第268章 你个坏胚子-私人婚-
私人婚

第268章 你个坏胚子

    “不要,我不要跟我老公分开。”睡梦中的乔依然推不掉那只一直拉她走的手,她眼睁睁看着顾澈越来越远了。

    “老公,我要我老公,我只爱我老公,我只要他,你放开我。”她用劲全部力气也挣脱不了那个厚大的手掌。

    “不要。”乔依然满头冷汗从梦里醒了过来,发现了她的手仍被紧紧握着,她还没从梦里回过神,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往回抽着她的手。

    “你放不放开!”乔依然怒了,她用另一只手扯过一个抱枕就对着抓着她手的人扔了过去,“给我放开,我不跟你走。”

    “不错,做梦都知道自己是谁的女人。”顾澈低下头吻了她额头有,又按下她的头,放在他大腿上,他继续拿着文件看了起来。

    “咳,是你啊,吓死我了。”乔依然抬高脑袋,看清楚是顾澈之后,就往他腹部蹭了蹭,又用手紧紧搂着他的腰,“老公,我会爱你一辈子的。”

    正在看文件的男人,伸手摸了摸她的脸,他余光瞟到了她坚定的眼神,“这辈子就死了红xing出墙的心。”

    “老公,万一我,我是说万一”,乔依然吞了吞口水,又用很小的声音说着,“万一我出轨你……”她连后面的“你要拦住我”还没说完,就被顾澈锁住脖子了。

    “嫌命长了。”

    他眸底很是狠戾,“我不会让你有出轨的机会。”

    被锁着脖子的乔依然眼里洋溢着笑容,“老公,你一定要说到做到”,说完她就嘟着嘴跟顾澈索吻,他心里应该也是想跟她白头到老吧。

    顾澈冷了她一眼,就把手收了回去,便用两只手拿着文件,认真看着。

    乔依然自言自语着,“今天去拜了送子观音,也找算命先生看过了,我跟你是天注定的缘分,我们应该十一月份去领结婚证,只要我不出轨,我们这辈子就能白头到老。”

    “没说我们第一个孩子什么时候出生吗?”顾澈把文件翻了一页,他趁机偷瞄了几眼自己小妻子,真是个小不点,疑神疑鬼的吓她自己。

    乔依然瘪了瘪嘴,“因为我没问。”她一心就只想着为什么是她出轨,压根就没有想到孩子什么时候出生的事。

    认真看着文件的男人,对着某一页文件看得很仔细,他把另一只手放在了乔依然的细腰处,把她从沙发边缘往里抱了抱。

    乔依然眨巴着大眼睛盯着专注的顾澈看了几分钟,觉得顾澈对她真的挺不错的,他最烦有人在沙发上睡觉了,她睡了他不仅不发火,还担心她会摔下去。

    幸福的小女人不停地翻着身,变化着角度观察着顾澈,“怎么看怎么帅。”

    那毛茸茸的头一直在他怀里动来动去的,还傻笑着问他,“老公,我像不像一个躲在你怀里撒娇的小狗。”

    顾澈担心她一个不小心就滚下沙发,便用闲着的那只手按着她肩膀,“你倒是像一只发春的猫,不停勾引着人。”

    调侃完,还用手捏了捏她下巴,气呼呼的女人咬了他的手一口,见他若无其事的,偷笑了一下,把他手挪到了她柔软上,嚷着,“是你发春吧,看文件,手放哪里了?你怎么这么好色啊。”

    “啪嗒”一声,文件跌落在地上了,顾澈把乔依然给抱起来,俯身上去,“那我得把这罪名坐实了。”

    “承认了吧,就是你好色,色狼。”乔依然讥笑着,她只觉得脖颈上被他吻过的地方像是要着火了,上衣也在一件件被丢到地上,“老公,我妹在,我们回房。”

    不提还好,越提顾澈就越肆无忌惮了,他直接握着乔依然的手放在了他裤带上,“你妹走了,换个地方更有情调。”

    言毕,便带着那双笨拙的小手解开了裤带,顾澈凝着害羞的女人为他一点点解开裤带,一边吻着她耳根。

    早已被吻得软绵绵的乔依然,突然就来了精神,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她去哪里了?住的好好的,怎么就走了?是不是你赶她走的?”

    方才对他温柔低眉的女人,瞬间就化成了小老虎,他继续着他的动作,按住她不安分的双肩,对着她锁骨就是一口。

    “嘶”,她的吃痛声还带着怒火,她推了推顾澈,“不给我把话说清楚,你……就休……想……”

    话才说到一半,她就感受到了一股不属于的力量侵蚀着她的身体,“嗯,混蛋,你,哼。”

    “你总是不听话,还没学会专心点。”顾澈对着她喋喋不休的唇描着唇形。

    她的身体出自本能就很迎合他,可她大脑和嘴就一直还在为她妹妹抱不平,当她的手再次推向顾澈的时候,他直接捡起地上的领带把她手捆在了她的头顶。

    “你混蛋,顾澈你太过分,你干嘛趁我不在赶我妹走,你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心里不欢迎我妹在这里住,干嘛还当面跟她说让她住这里,你真恶心,你妹妹那么多鬼主意,把我们搅和地鸡犬不宁,我都没有说什么,你凭什么赶我妹走。”

    骂累的女人,发现被骂的男人是越骂越兴奋,他吻着她下巴,“你是觉得媛媛在这里,你放不开吗?放心,我以后都不会让她来这里。”

    乔依然一直想摆脱顾澈,起身去找自己妹妹,乔惜梦才做完流产手术不久,还得休养,可是兴致正浓的男人一直在她清醒前都没放过她。

    第二天,乔依然是嗓子也哑了,腰也疼了,手腕上被捆的痕迹很深,她对着顾澈发怒,“你要是不给我个交代,我就跟你没完,谁让你赶我妹走的,你还想不想我跟你领证了?”

    无论她怎么骂他,他都没反应,唯独这句话让他有了反应,“少威胁我,嫁不嫁由不得你,我顾澈要你,就要定了,轮不到你说不。”

    这是原则问题,他不允许她把离开分开放在嘴边,那冷肃的样子让她觉得很陌生,很害怕。

    “哼,你欺负我就算了,现在还欺负到我妹妹头上你,你知不知道她……呜呜,你个坏胚子,我讨厌你。”

    换好衣服,她连脸也来不及洗,就往楼下狂跑着,乔惜梦的手机仍是关机,她六神无主地跑下了楼换好了鞋,正打开门的时候,身后厉声响起,“让你好好走路,怎么就是记不住?”

    “哼,不就是要打断我的腿吗?你打啊!”乔依然转过身,挑衅地看着他,“你把我妹都赶走了,你居然还有脸凶我。”

    “她回学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