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他选择缄默-私人婚-
私人婚

第269章 他选择缄默

    得知了乔惜梦的下落,乔依然的担忧总算少了一点。

    她和顾澈并排在等电梯的时候,死死盯着电梯门,又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故意说给顾澈听,“果真是你赶走她的,你是不是从心眼里就瞧不上我们家人。”

    从乔依然对她妹妹无条件的相信来看,顾澈认为她是不会相信乔惜梦勾引他,他保持缄默。

    他不做声,在她看来就是承认了他是看不起她家的人,乔依然百般委屈,却不想在他面前掉眼泪。

    “晃”一声,电梯的门还没完全打开,乔依然就钻进了电梯里,按下了一楼的按键就低下了头。

    顾澈走进电梯后,她就刻意地跟他保持着距离,这让顾澈有些无奈,“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

    把她身体还没恢复好的妹妹赶走了,她实在没法忍,她昨天可是为了他们之间能尽早有个孩子才去拜送子观音的。

    他们之间,好像只有她是真全副身心投入到这段感情中来的,只有她把他的家人和长辈全当成了她家人,而他却容不下她虚弱的妹妹。

    人生气的时候,就是很爱胡思乱想,乔依然甚至觉得不如就这样分开算了,趁着他俩还没有孩子当牵绊,悬殊的家庭背景,这是她无法改变的。

    不到一分钟的电梯,她想了很多,就是没回答顾澈的问题。

    出了电梯,她便又小跑着,才跑了不到两步,就被身后的长臂给揽入怀了,他弯腰把她抱入怀,“好好走路。”

    “要你管,放我下来。”僵硬的话语,疏离的语气,她就是要跟他划清界限。

    他把她塞进了他的宾利车的后座里,她连忙就想打开另一边的车门跑下去,得亏了唐浩宇的眼睛尖,把车门给锁住了。

    “唐浩宇,你今天就跟着太太,送她去她想去的地方。”随后,顾澈就下车了便走向了车库。

    老婆只有一个,车子有很多辆,那小东西正在气头上,他说什么她也听不进去的。

    他为了保险起见,便给唐浩宇发了一则信息“昨晚的事不许让太太知道。”

    这辆玛莎拉蒂自从被乔依然吐脏之后,他就很少开了。

    他瞟了瞟副驾驶座的位置,摸了摸那座椅,他和乔依然第一次相见的场景全都浮现在脑海了,他的小妻子可是个脾气很大的小东西。

    才跟她见第一面,就把他骂得狗血淋头。

    得到了唐浩宇确定的答案,他才启动了这辆黑色的玛莎拉蒂。

    唐浩宇看了看后视镜里气鼓鼓的乔依然,紧张地问着,“太太,这是要去哪里。”

    这个瘦瘦的弱小女人,竟然把顾澈那么骄傲的男人给hold了,这不由得让唐浩宇对她刮目相看。

    “去s师范大学,我要去找我妹妹。”乔依然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哽咽,“可不可以快点,我很担心我妹妹。”

    “太太,给。”唐浩宇扯了一张抽纸给乔依然,他觉得有些奇怪了明明就是他亲眼见到乔依然把顾澈灰溜溜给逼走的,她怎么倒委屈起来了。

    果真女人心思让人猜不明白,但是乔依然就很明显比她妹妹乔惜梦简单多了,没那么多花花肠子。

    昨晚,唐浩宇半夜被顾澈叫来把乔惜梦给送去s师范大学,那小姑娘一直口口声声嚷着,“我对我姐夫是真心的,他干嘛要送我走。”

    替人工作的唐浩宇,领会了自家老板的意思,只是淡淡地模仿了顾澈说了一句,“如果想看到明天的日出,不该说的就烂在肚子里。”

    倘若是一般女孩听到早已吓得不敢吭声了,这个乔惜梦却还敢呛声,“你只不过是顾澈身边的一条狗而已,还敢恐吓我。”

    若不是看在乔惜梦是乔依然的妹妹份上,唐浩宇就毫不客气直接给她巴掌了。

    像这样缠着顾澈的女人中,他一年也遇上了不少,但他万万没想到这次居然是顾总的小姨子。

    太太明明是个很善良无公害的女人,怎么就有那么一个妹妹。

    思想不集中的唐浩宇差点跟一辆大卡车相撞了,还好他反应速度,往右边车道偏了过去才没造成车祸。

    “太太,对不起,你没事吧?”唐浩宇把车靠边停下,回头张望着乔依然,虽然她也因为突然减速而撞到了车门,但还是淡淡一笑,“我没事,你呢?”

    “我也没事,太太你系好安全带,我们走外环线过去,速度可以快点。”

    “行。其实你就正常速度开,我也而不是太赶时间。”一向稳重的唐浩宇差点撞车了,乔依然以为都是她催他快点,让他有了压力才差点跟人撞车了。

    到了s师范大学,乔依然在乔惜梦的宿舍里见到了她,她正在床上玩着电脑。

    “惜梦,你怎么就突然从公寓里出来了,也不等我回去,是你姐夫欺负你了吗?你跟我说说?”乔依然担忧站在乔惜梦的床铺下。

    把键盘敲得“啪啪啪”直响的乔惜梦,白了一眼她,然后继续玩着电脑,又跟舍友有一搭没一搭聊了起来,就是不理她。

    这个傻里傻气的乔依然究竟有什么好的,一眼望过去,就没有一点比她乔惜梦好的,为什么顾澈就看中了这个乔依然。

    实在是太不科学了,从小别人都是夸她比乔依然长得好看,也更讨喜,为什么到了顾澈那里全反过来了。

    她不是没想过添油加醋把昨天的事情说成顾澈强迫未遂告诉乔依然。

    可她又怕遭到顾澈打击报复,心里那口恶气一直下不去。

    “惜梦,你下来,跟我回我们自己家,你最近的身体需要好好补一补。”

    “乔依然,你给我闭嘴,你想当大喇叭吗?”乔惜梦一股脑就从上铺爬了下来,背对着同学小声呵斥着,“你给我闭嘴。”

    这时候,乔惜梦同宿舍的同学们抱着书本要去上课了,“惜梦,要我们帮你喊到吗?你跟你姐好好玩玩。”

    “不用了,我姐就是过来给我送点钱,你们等等,我也要去上课了,再不去上课,黄老头得让我重修了。”乔惜梦一边说一边拿过乔依然的手提包,把她现金全给拿了。

    她本着乔依然的钱也全部是顾澈的,昨晚顾澈对她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她理所应当需要点补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