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至死不渝-私人婚-
私人婚

第27章 至死不渝

    拿完了手机,乔依然跟顾澈一起漫步在别墅里的小花园里,路过连理枝的时候,乔依然很有感慨地说:“阿姨一定是想拥有一份至死不渝的爱情。”

    走在前面的男人微怔了一会,点了点头。他抬头看了看连理枝,那应该就是妈妈的愿望吧。

    妈妈生前是那么爱着顾海峰,任凭顾海峰如何在外花天酒地,她就在这里死死等着他。

    “可是鸭子先生,你这样真的好吗?”乔依然是个憋不住话的人,她虽然对施艳没什么好感,但是她认为施艳既然包养了鸭子先生,鸭子先生就不能这样对不起金主。

    男人懒得理她,就朝别墅走着,只听见后面的女人小跑着,然后又挡在他面前,“你怎么能在你金主的房子里接客,你就不怕阿姨发现吗?”

    接客?阿姨?发现?

    接客,这个蠢女人居然以为他跟沈博文是那种皮肉关系。

    很明显乔依然口中的女人不是他妈妈,顾澈不耐烦地抬手推开了她,这个死女人还真以为施艳是他金主。

    他妈妈那么高贵的女人,又怎么可以跟施艳那种不知羞耻的女人做比较。

    “鸭子先生,做人不可以太贪了。”乔依然实在想不通这个鸭子先生的所作所为,“还是你很缺钱?”

    “阿姨包养你,给你这么大的别墅住,你还不知足吗?你还坑我欠了那么一大笔欠款……”

    “闭嘴。”顾澈低声怒吼着,如果乔依然再没边没际说下去,他说不准能掐死这个女人。

    挺拔颀长的身影越走越远了,乔依然小声感叹着,“世风日下,这个鸭子先生真是丧心病狂。”

    但是说完,她又觉得有些不妥,尤其是今天在医院里,如果没有鸭子先生帮她拦下施艳的那记耳光,说不准她的脸都肿起来了。可能鸭子先生还是有一点良知的。

    鸭子先生是她后婆婆的小白脸,乔依然想到这里就觉得很别扭,就像是一件穿着怎么都不舒服的衣服套在身上一样。

    儿媳和婆婆共用过一个鸭子,这传出去,也太难听了吧。

    乔依然打算利用鸭子先生那一点点良知跟他谈谈,让她离开或是他不再当施艳的小白脸。

    给男人煮好一杯咖啡,端到了书房,乔依然站在书房不肯离去,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比较好。

    “想光顾我?”无缘无故给他煮咖啡的女人,又有什么幺蛾子。顾澈放下手中的文件,抬起头,半眯着眼望着乔依然。

    醇厚的嗓音,俊美的容颜,让乔依然的心神消失了片刻。

    看着女人一副沉醉在他魅力里的样子,顾澈起身朝愣在原地的乔依然走了去。

    这个女人傻是傻了点,但是看起来白白嫩嫩的,冰清玉洁的,尤其是她那娇艳欲滴的唇,的确是很想让人推倒。

    直到男人越来越厚重的呼吸,越来越近的距离,乔依然猛地想起了什么,她意识到危险正在一步步向她靠近。

    “我没钱光顾你”,乔依然害怕地往后退了好几步,这个鸭子先生不是才接完客吗?而且还是个男客人。

    “我才不跟男人共用一个男人。”生性保守的乔依然说完这番话,她的脸,脖子耳根全都染上了红晕。

    “你这种鸭子为了钱不分男女,我就算再找鸭子,我也不会再找你这样的。鸭子先生,你既接受施艳那种阿姨级别的客户,又接受刚才那种男人的客户,你的胃口怎么如此大,你是不是有很多回头客……”

    这个小女人,今天吃豹子胆了吗?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顾澈扯开了衬衣扣子,把乔依然逼到墙角,死劲地朝那个喋喋不休的小嘴吻了下去。

    女人抵死逃避,却仍被男人牢牢抱着头。

    “你这个回头客,我不收费。”男人半眯着眼眸,看着口红已经花掉的红唇,邪肆地说着。

    “你放开,放开。”乔依然恐惧地发现她的腿被男人的腿死死抵住,而她明显能感觉到贴到她身上的男人身体是那么的炙热,热到都快灼伤她了。

    男人目光灼灼望着女人说,“我们之间,控制权永远在我这里。”他再次歪着头吻下去的时候,怀里的女人,害怕地用手死死抵着他,“求你,不要。”

    本来只是想吓唬她而已的,但看着自己老婆对自己是那么抗拒,顾澈心里很是不爽,他抱着乔依然的头,死死吻着女人的唇,还把女人放到了书房的沙发上。

    女人独有的馨香,对顾澈来说是那么的诱惑,他吻了她甜腻的唇,就想获取更多,骨节分明的手从她上衣的下摆伸了进去,摸上了她柔软的浑圆。

    女人的肌肤很是细腻,摸在手里比捏着棉花还柔软,只是乔依然因为害怕而不断颤抖着,她闭着眼睛,豆大的泪珠从她眼角滑落,她一再抗拒着男人给的吻。

    当男人的吻从她嘴边移开的时候,乔依然大声呼叫着,“云姨,救命。”

    她的声音是那么的绝望,那么无助,轻柔的拳落在顾澈的身上更像是在按摩。男人喘着粗气轻抚女人的脸,却不料被女人狠狠咬了一口,那一口都快把他的肉给咬掉了。

    “嘶”,意乱情迷的顾澈,因为下巴被乔依然咬破了而出血了,他慢慢恢复了理智,他给乔依然把衣服整理好了之后,就离开了书房。

    像是从鬼门关走了一趟的乔依然,趁着空档赶快跑掉了,云姨拎着乔依然的包跟在后面赶着,“乔小姐,你慢点跑。”

    摸着泪的乔依然,兴致不高地接过包,哭诉着,“云姨,他……”

    “呜呜……”

    “云姨,我那么大声呼救,你怎么不去救我。”

    这个混小子,云姨轻拍着乔依然的背,安慰着,“都怪云姨,年纪大了耳朵背。没听见乔小姐的呼叫声。”

    二楼未亮灯的房间里,窗帘处有个颀长的身影,云姨伤神地瞟了瞟,暗暗骂着:让你不承认你是顾澈,活该你老婆不肯跟你亲热。

    男人烦躁地按了按太阳穴,抽着烟,对着电话吩咐着,“派辆的士送太太回公寓。”

    “找个女司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