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总算沉不住气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270章 总算沉不住气了

    对自己妹妹被赶出公寓的事情,乔依然是很火大的,于是她是处处跟顾澈作对。

    早餐就故意弄很甜的甜点和糕点给顾澈吃。

    晚上顾澈让她关灯睡觉,她就偏偏要把整个卧室的灯全部调到最亮,还故意挑衅地说,“我最近心情不好,需要强烈的光线亮着才睡的着。”

    顾澈对自己小妻子这种心中有气,故意跟他作对的小伎俩觉得很有意思,至少高兴不高兴都表现在脸上,不像她妹妹暗地里憋着坏水。

    明知道乔依然最近不想搭理他,他便保持着沉默,悄无声息地接受了她做的舔到腻牙的早餐,也对她整晚灯火通明的做法并没有微词。

    这样的日子到了第三天的晚上,乔依然想起自己妹妹被赶走了就来气,她都这样跟顾澈作对了,他干嘛不骂她,也不跟她吵架。

    乔依然想着只要顾澈敢说她一句不是,她就要花尽全身力气把这次架给吵赢,她这三天在脑海里可是彩排了不少吵架的词汇了。

    她就等着不占理的顾澈主动挑起战火,她好全方位迎战了。

    所以这几天,她也不是没有故意挑衅顾澈,可是他就压根不迎战。

    这晚,顾澈是喝了一点酒才回来的,人也有些疲倦,洗漱完毕,他回到床上,惯性使然就去关灯了。

    “都说了我最近心情不好,我要强光开着才能睡觉。”乔依然想着,今晚说不准就能好好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气了。

    “别闹,我……”他今晚虽然酒没有喝多少,确实高浓度的白酒,他头有些晕,强光照的他眼睛有点难受,就更加的头晕了。

    乔依然直接从床上坐起来了,“我都说了我心情不好,需要强光照着才能睡着。你要觉得我闹了,那你别在这里睡,反正你家里客房多,书房也行,再不行,你外面还有那么多房子,你不是还有游轮吗?”

    疲倦的顾澈伸手把灯给打开了,他心中有些好笑,他小妻子除了是个醋缸之外,还是个小炮竹,一点就燃,他把手臂摊在了床上。

    他手臂落在床单上的声音有些大,乔依然以为是他故意敲床垫在抗议。

    气鼓鼓的女人,直接开始了那些已经彩排过很多遍的台词了,“我就是这么不讲道理,我们穷人家的孩子就是这个样子。你干嘛要跟我挤在一起,你去你游轮上睡觉啊,你去你其他别墅睡觉啊,你干嘛要委屈你自己。”

    顾澈揉了揉他眼睛,叹了一口气,“你不困?”

    “我才不困,我想起你干的那些事就觉得恶心。”乔依然也豁出去了,今晚不跟顾澈好好吵一架,她一定要被心中的怒火压垮了。

    做错事的人没有一句道歉,还一副“乔依然,你别瞎胡闹”的姿态,这让乔依然觉得受到了二次伤害。

    “顾澈,你今晚不跟我吧话说清楚,你休想睡。”终究还是受不了他不迎战的德行,乔依然直接用脚踹着他的背部。

    她的脚还没收回来,就被一双大手掌给捉住了,“恶心?我干的事恶心?你她奶奶的,不是最喜欢我被我干吗?”

    “你,你想干什么?”乔依然捂着她的睡衣,这个恶劣的男人,眼睛怎么那么红,像是要吞了他一样,“你就只会在那种事上欺负我。”

    动粗口的顾澈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并没有像以往一样直接撕掉她睡衣,而是把她拖进了浴室。

    浴室的灯被开到最亮了,乔依然在浴室的镜子里看到了她自己正被顾澈抵在浴室的墙壁上,他正野蛮地咬着她锁骨。

    他附在她脖颈间,沉沉的声音问着,“这里更亮,高兴了吧。”

    镜子里的她睡衣带子已经落在了肩膀上,他们两人的姿势羞的她恨不得就此死去好了,“顾澈,你真恶心”。

    最让她羞耻的时,顾澈把她按在洗手台边,他趴在她后背上占有着她,“老婆,这样我们就能一起恶心了。”

    他扶着她下巴看着镜子里的他们,她把眼睛挪走,那浴室的镜面墙上却将两人的全部都倒影出来了,“你有病……”

    骂他的话,因为他的作祟,使得她说的上气不接下气,“你除了会欺负我,还,还会干什么。我怎么这么命苦,跟你这种禽兽在一起了。”

    他咬着她耳根,“你老公不是正干着吗,男人必要的技能怎么可能不会。”

    “老婆,你乖点不好吗?你说你妹妹在这里,你还会跟我这样吗?”顾澈抱着她的下巴,看着镜子里的他们。

    镜子里的男人得意洋洋,望着大汗淋漓的女人,甚是得意。

    “我就知道,你不会安什么好心,你就为了你自己的龌蹉想法就把她赶走了。你真是冷血。”她想过很多理由,但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

    “宝贝,你最近不是心情不好吗?你看浴室的灯够亮吗?你看你红扑扑的脸蛋上的毛细血孔都能看见了。不亮,明天我就找人来换更亮的。”

    “闭嘴。”乔依然只想尽快结束。

    第二天,顾澈睡醒之后,搂着自己小妻子温柔地吻了几口,她便醒了,她看了看时间她今天居然睡过了。

    “早餐还没做。”当她准备起身的时候,感受到身体的不适,她又躺回去了,“你这种禽兽真该饿死算了。”

    他昨晚说的那个赶走她妹妹的荒唐理由,可真恶心,也很像他的作风。

    “宝贝,以后要修理我,就找我喝醉的时候,那种半醉不醉的时候,会做些不经大脑思考的事,最后吃亏的还是你。”他的小妻子真是越看越可爱,尤其是生气的时候,傻傻的,真想好好再欺负一次。

    乔依然恨不得把他踹下床,“你滚开,顾澈,你要不要去看看病,我觉得你有特殊癖好。”

    “连我杀人都愿意等的女人,还怕这个吗?老婆,老公以后会对你温柔点的,愿意相信我吗?”

    轻柔不带杂念的吻,亲着她额头,鼻尖,更像是一种承诺与疼惜。

    “愿意。”乔依然说完就觉得她一定是着魔了,居然能相信这个禽兽的男人。

    跟自己生气的女人,只留一个背影给顾澈。

    “你就仗着我爱你,就尽情欺负我吧,趁着我爱你的时候,好好欺负,等我不爱你的时候,我才不会让你欺负我的。算命先生都说了,我俩之间的主动权在我这里……”

    正发泄着心里不痛快的女人,只感觉背后的男人有一股寒凉之气朝她靠近,她便没说话了。

    “姐夫跟小姨子待在一个屋子里,传出去,很好听?”顾澈把睡衣直接甩到了乔依然的脑袋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