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你这个小偷-私人婚-
私人婚

第272章 你这个小偷

    “你喜欢?”顾澈盯着乔依然,她正看着津津有味的,“老公,你看这款小碎花裙子是不是好俏皮,明明就是普通的碎花,媛媛她就能设计得很大气,真好看。”

    “噔”电梯到了地下停车场,乔依然傻笑着,“只顾着跟你八卦,忘记了在一楼下,我上去了。”

    顾澈牵着她的手下了电梯,“你当我是死的吗%3f”

    真是个爱生气的男人,乔依然对他翻了翻白眼,笑着说,“人家不希望顾总迟到嘛。”

    护着车门,让娇小的乔依然上了车之后,顾澈一边启动着车,一边说着,“让唐浩宇给你找个司机吧,晚上我们一起去看车。”

    “老公,不用那么浪费的,我自己坐公车或是的士也方便,还有现在那么多打车软件啊,反正去哪里都很方便。”乔依然绑着安全带后,就一直望着顾澈。

    这几天她跟他置气,都没有好好看他,他好像更帅了呢,乔依然觉得她只要看着顾澈,就忍不住笑,心里就是莫名有一种幸福与激动。

    “住在这里或是西郊别墅的人,才没有空接单,接单的也都是些闲着无聊不安好心的男人。”

    “咦,老公你居然知道什么是打车软件。我以为你不知道什么是打车软件,还准备给你讲解一下。”那语气让顾澈觉得乔依然嫌弃他是个老古董。

    “我又不是原始人。”

    顾澈开车的技术很好,车子开得很快,也很稳,乔依然眼睁睁看着顾澈超越了一辆辆原本在他们车前的车。

    住在这附近的人,出门代步几乎都是房车或是跑车,所以别人的车速也是很快的,乔依然鼓着掌,“老公,你车技真好,如果我车技也这么好,我就自己开车了。”

    “西郊别墅里那么多车都闲置着呢,怪可惜的,老公,不如你带着我上几次路吧,我就能自己开车了。”

    “你那个驾照是花钱买的吧。”他胆小又迷糊的老婆,他可是很不放心让他开车。

    “你少瞧不起人了,我可是一次性满分考过的。不信,你下车,我来开车,我送你去公司。”乔依然摸了摸胳膊,居然都十月了还穿着短袖,让她在气势上都矮了不少。

    顾澈修长的双手在方向盘上熟练的拨弄着,“知道会车的时候怎么用信号灯吗?”

    “在没有路灯和照明不良的道路会车时,如果对方车辆150米之外时提前选择交会地点,与对方车辆配合变换远近光灯,就是对方用远光,我用近光,反之,就我用远光,他用近光,还需要控制车速,尽量靠右行驶。”

    “如果交会地点是在150米之内,关闭远光灯,改用近光线防炫目灯……”

    乔依然一口气说完,自信满满地望着顾澈,“我说的没错吧。”

    很少见自己小妻子会这样自信,顾澈倒是有些意外,那么迷糊笨笨的乔依然居然能记得这么清楚。

    “看样子,我们依然是个书呆子啊,把交规背的这么熟。”顾澈伸手就想去摸摸她的头。

    不是个十足的小傻子嘛,还是有她聪明的时候嘛。

    “驾驶员在开车的时候,这样单手握盘是要扣分的,扣分,扣分,要不要我把驾照借你扣分,街上小广告收驾照扣分是一分是一千块,你是我老公,我一分收你一万块。”

    说完,她还是一副“我已经算你很便宜了”的样子,惹得顾澈抿了抿唇,他把车顶的后视镜朝乔依然那边挪了挪。

    只见她自己咧着嘴忍不住笑了起来,还朝他伸着手要钱,但是她手心朝上的动作让他微微蹙了蹙眉。

    “我顾澈的老婆要钱就是要这样理直气壮的。”顾澈把乔依然的手心转了个方向,使她手心朝下之后,才把他的钱包放在她手里,“对谁都不要手心朝上,知道吗?”

    “哦,有这个讲究吗?”乔依然不懂,她怎么记得刚才顾澈那个动作好熟悉,“我想起来了,老公你第一天跟我回家的时候,我没钱买菜,你也不让我手心朝上。”

    “哼,坏蛋,我还没有跟你算清楚你用‘鸭子先生’骗我的事呢”,乔依然眯着眼,对着顾澈的侧脸看,“老公,我觉得我心灵受到了一万点伤害,我需要补偿。”

    “钱包不是在你手上吗?”顾澈像是想到了什么,打算把钱包拿回来,后来又把手给收了回来。

    虽然他这个动作前后不到三秒,可是仍被敏感的乔依然发现了,“顾澈,看样子你钱包里有见不得人的东西,是不是还保留着初恋女友的照片。”

    “有本事看,可不要哭鼻子。”顾澈调笑着说,有些事知道了也不是坏事。

    “哼,谁哭鼻子谁是小狗。”狠话虽然放出了,当乔依然摸着他钱包时,指腹一直在那质地极好的皮质上摩挲着。

    他的钱包放在家里的时候也从来都没有锁在柜子里或是保险箱里,乔依然没有爱动别人东西的习惯,她也从来都不知道他钱包里的照片是谁。

    虽然她在顾澈回家的当天拿过他的钱包,可是当天情况那么特殊她压根就没有心情去注意。

    犹豫再三,乔依然有些不想打开了,她怕真的看到了他跟她初恋在一起的照片,她一定会受不了的,他的初恋是郑子珺吗?

    按照顾澈在西郊别墅那么宝贵他初恋的照片来看,她推断郑子珺应该不是他初恋,他对她初恋看的出来用情是极深的。

    连一个相册都那么宝贵的女人,他又怎么舍得那样赶走呢。

    那就说明他初恋是另有其人了,乔依然觉得胸口好闷,故意转移着话题,“老公,你说你这个爱马仕的钱包是手工制作的吗?大家都说他们家的东西是以手工为主的。”

    “下次去欧洲出差,我带你去参观一下他们的制作流程”,然后顾澈就又盯着乔依然,“看啊,不好奇我钱包里是什么照片吗?可是有个女人哦!”

    女人!

    乔依然感觉她汗毛都竖起来了,“你这个不守妇道的男人,你都有了我,你居然还敢在钱包里放着别的女人照片。”

    一向胆小的乔依然,觉得她这辈子的勇气都是花在了面对顾澈的时候。

    “我给你把那个女人给撕掉,顾澈你钱包里,除了你妈妈就只能有我,知道吗?”

    他的小妻子,不这样激一激,怕是没有勇气去打开他的钱包的。

    “顾澈,你这个小偷!”这是乔依然在看到顾澈钱包里的照片后的第一反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