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我的然然-私人婚-
私人婚

第273章 我的然然

    “真看不出来顾家的大少爷居然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乔依然没好气地骂着顾澈。

    他瞟了瞟还有一千米就到的孤儿院,把车子停在了一颗大树下,细细看着他发怒的小妻子。

    “依然,你有没有觉得你现在脾气很大,我们刚认识那会,你多温柔。”初识她,她总是压抑着她自己,做什么都畏手畏脚的。

    不像现在,不高兴了就大声呵斥他,骂他,他更喜欢现在随着她自己性子的样子,不再压抑,只做最真实的乔依然。

    “我是不会对一个偷然然的小偷客气的,顾澈你是不是有偷东西的爱好,你们家那么有钱,就不会去买一只小狗吗?干嘛偷我的然然。”

    乔依然把顾澈钱包里的照片给抽了出来,“我可怜的然然,这个偷狗贼有没有好好对你。”

    “依然,你……”

    “你休想狡辩,这就是我的然然,她脖子上的铜牌就是,上面刻的依然的首字母的拼音,yr,我没瞎,我看得见。然然离开我们家的时候就是这么点大,不到三个月。”

    说话的同时,乔依然用手比划着一个只有她大腿那么长的距离。

    乔依然指着那小金毛狗的脖子说,“你自己看看,你把我的然然抱得那么紧,镜头都把牌子上的字照出来了。她脖子的牌牌还是我爸爸找人打出来的。”

    这个女人真是喋喋不休个没完,顾澈不做声,只是注视着她,听她骂着。

    “我的然然好可怜的,一出生她就最小,她的兄弟姐妹就欺负她不让她吃奶,她主人看她快死了,就把她丢在垃圾堆,我把她抱回家给她喂奶粉喝,好不容易她会走路了,能跟我玩了,我妈又不让我养了。”

    提起往事,乔依然还是很不高兴,她把顾澈的钱包扔给了他,只把照片留在手上,“我明明记得我把然然送给了一个漂亮阿姨,你是怎么从阿姨家偷走的。”

    顾澈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这个女人还真是太爱较真了,“那是我妈妈,你婆婆。”

    “真的不是你偷的?”乔依然半信半疑地瞄着顾澈,她现在认定了他就是个偷狗贼。

    “看,你说的漂亮阿姨当天是不是还带着一个孙悟空的面具。”顾澈把钱包里放照片的地方放到了乔依然的面前。

    原来在顾澈抱着然然的照片下面还有一张照片,就是这张顾澈的妈妈拿着面具看着顾澈在玩的照片。

    “我记得当时我妈妈下车去买桂花糕,就看了一个小女孩,抱着一条小金毛坐在路边鬼哭狼嚎,我妈妈上去问了一下怎么回事,那个小女孩就抓着我妈妈不让走了。”

    顾澈摸了摸耳边的头发,又耸了耸肩,轻松地说着,“于是她儿子,我,在若干年后就成了偷狗贼。”

    对于这段回忆,乔依然可是记得很清楚的。

    回忆朝她铺面袭来,顾澈的妈妈当时路过看见她哭,于是就回车上拿着面具带上哄她,可惜她还是拼命哭,“阿姨你帮我养着然然,我就不哭。”

    她当时生怕那个阿姨不肯要她的然然,哭着拉着阿姨的衣服,“阿姨,我的然然好乖的,她会自己上厕所,你带她回家好好照顾她好不好?她还这么小,不能成为流浪狗。”

    “从小就爱哭鼻子的习惯怎么一点都没变。”顾澈宽厚的大手轻抚着她的眼睛,仿佛要给她把多年前的眼泪给擦干。

    不好意思的乔依然,把顾澈的钱包又拿了过来,把照片又放回了顾澈的钱包,“真的好巧哦,原来我跟婆婆早就见过了,老公,你当时为什么不下车跟我打招呼。”

    “我是正在睡觉被然然给舔醒了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车子开走的时候你不是追着跑了好大一段路吗?”

    “嘻嘻,看样子我们还是很有缘分的嘛!”乔依然笑嘻嘻地靠着顾澈的肩膀,开心地望着他,“老公,然然现在是不是都是已经很老了,为什么都没在家里看见她,你说她还认识我吗?”

    “已经不在了。”顾澈摸着乔依然柔软的头发说着,他看着她马上就由兴奋变得眼圈红红的了,“但是然然的儿子还在,就在老宅里,见过没有?”

    失而复得的然然有了下落,马上又得知她已经不在了,乔依然心里一下子五味陈杂的。

    不会哄女人的顾澈,有些束手无措,他的小妻子一旦哭起来,那眼泪就是像水龙头打开了一样。

    “老婆,然然的儿子跟然然长得很像,你看看他们小时候是不是一模一样的。”顾澈拿着手机在里面翻着照片,可惜从头到尾满满都是各种合约照片。

    面对几十亿合同都不曾慌乱过的男人,此刻就慌了,他明明记得手机里就有浩浩小时候的照片,怎么就找不着了。

    看着顾澈手指在两部手机上不停动来动去找照片慌乱的模样,乔依然原本伤感的情绪也减弱了不少,“老公,你慢点找,我不哭。”

    “恩。”这个女人真是该装傻的时候怎么就这么这么聪明了。

    “我其实见过浩浩,老宅子里的保姆阿姨说,浩浩对人很冷淡,家里的小保姆都背着后面说浩浩是一只得了大少爷病的狗狗。”乔依然是憋着笑说完的,“跟你一样不爱搭理人,又很高傲。”

    “真是什么主人养什么狗,我的然然就很热情。”乔依然心里还是有些许伤感的,但想起了老宅的保姆阿姨说顾澈把浩浩是当亲弟弟在养,心里又很开心。

    对着他的薄唇,轻轻吻上了一口,“老公,谢谢你,还有婆婆。”

    顾澈自然很是满意自己小妻子送上的香吻,抱着她,变被动为主动吻着柔软的女人。

    缘分真的很奇妙,那么多年前,他们居然就认识了,乔依然深陷在他怀里,忘记了害羞,甚至连一辆车缓慢地滑过时,她也没注意到。

    一直到乔依然的手机响起来了,他俩才分开。

    乔依然对着后视镜擦着嘴角的口水,一边对着电话说着,“我马上就到。”

    顾澈把他俩的衣服整理好了之后,他淡淡问,“高雅澜催你了?”

    “没有,只是问我到哪了?”乔依然把车窗打开,让风吹进来,把她脸上的红晕给吹掉。

    “是吗?”高雅澜刚才那恨不得哭起来的样子,怕是会对乔依然不利,“老婆,不如我们回家继续。”

    “不行!”乔依然大声拒绝,“你别太过分了,昨晚我还没跟算账呢。”

    看着乔依然下了车,顾澈在电话里吩咐着跟着乔依然的保镖,“好好保护太太,尤其要格外注意高雅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