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爱我就直说-私人婚-
私人婚

第278章 爱我就直说

    那操作间里,有着各式各样的蛋糕胚子,和搅拌器,还有打蛋器……

    这完全就满足了她一直以来就想拥有一间属于自己操作间的愿望。

    她开心地转身回抱着顾澈的腰,“老公,你什么时候给我准备的啊,你怎么要对我这么好,弄这些是不是花了很多钱啊。”

    “这些就感动了。”顾澈摇了摇头,指了指操作间,“你再看看,有没有哪里不满意,或是还想买什么东西,就直接跟曹管家说。”

    顾澈指了指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中年妇女,这个曹管家看起来比老宅里的夏管家要慈眉善目许多。

    “太太,您好,往后有什么需要都可以跟我说。”曹管家乔依然点了点头问好。

    “您好,谢谢您。”乔依然因为太激动太高兴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要如何说话。

    曹管家笑了笑,“太太,这间操作间可是先生为您一点布置的,您应该感激他。”

    说完,曹管家便退出了操作间,又把客厅里的佣人一并带走了。

    乔依然就这么抬头看着顾澈,一时半会不知道说什么了,看着他笑,又忍不住掉了几滴眼泪,“老公,谢谢你,我这么笨,又总惹你生气,你竟然还为我精心准备这么多。”

    “越哭越傻。”顾澈抱着她肩膀,指着那操作间的台子,和那皮质的椅子,“你坐上去试试,高度合适吗?不合适我尽快让人改。”

    “合适。”乔依然紧紧盯着顾澈。

    “这些工具够用吗?”

    “够用。”

    “这些材料还差什么吗?”

    “不差。”

    顾澈渐渐发现他说什么,乔依然都是认同的,垂眸就对上了她痴呆看着他的眼神,“乔依然是个傻子,你同意吗?”

    “同意。”看着顾澈调侃的样子,乔依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就细细一想,就回过味了,“虽然你爱耍我,但这也是爱我的一种方式。”

    听不到他说“我爱你”,那就感受他爱她的方式吧,乔依然踮起脚,还是不死心,勾着他脖子,有些不安地问着,“老公,你爱我吗?”

    想听到他开口说“我爱你”,却更怕他再把以前那番言论拿出来再说,“乔依然,我们这样不好吗,你要什么我给不了你,婚姻和钱,哪样我没给你?为什么非得无聊到追寻什么虚假的爱情?爱情那种虚幻的东西,我这里没有?”

    他一直都很积极要跟她去领结婚证,是她一直在拖,这个男人正如他所说的,婚姻和钱,他不会少给她。

    不想把此刻的幸福破坏掉,乔依然捂着顾澈的嘴,随后就覆上了她自己红润的唇。

    他做的这些,反正也让她感受到了被爱的幸福了,她也就不要逼他了,或许是她心里害怕他不爱她,特意选择了这种鸵鸟做法。

    “好啦,新家礼物送给你啦,我要去参观一下楼上的房间了。”乔依然觉得这样就够了。

    顾澈瞟着那快速跑掉的小妻子,还真是个胆小鬼,想问的话不是还没问完吗?

    “乔依然!”

    “你赶快上来啦。”

    “我有话还没说。”

    “老公,你给宝宝们准备了几个房间啊?有装修公主房吗?有他们的玩具房吗?”

    不断发问的乔依然不等顾澈回答就又继续追问着,“老公,云姨的房间也在楼上吗?一楼好像没有看到卧室哦!”

    “反正有电梯,云姨住几楼都没事。”乔依然自问自答着,她在刻意避开顾澈,他的面容比平时还要冷峻,已经黑脸了。

    他是生气了吗?

    怪她又问了他不喜欢也不相信的问题吗?

    云姨说过他不相信爱情是因为他父母的失败婚姻,乔依然有些自责她的追问是不是又勾起了顾澈难过的回忆。

    “跟你说过的话,要什么时候才能记得住。”顾澈直接拉住又想逃窜的女人。

    他果真是生气她问了他爱不爱她的话题了。

    “对不起。”乔依然除去心里的难过,也有着一丝不甘心,为什么她就不能得到心爱男人的表白。

    哪个女人不渴望听到心爱的男人说一句“我爱你”,哪怕一生只听到一次,那也足够了。

    “你要什么时候才会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

    他强迫她与他对视,可她在气势上就输了,只是不停地说着,“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强迫你了。”

    “唉”,顾澈松开她,拥她入怀,“怕了?”

    “没有。”窝在他怀里其实就够了,乔依然只觉得视线模糊。

    “你再这样乱跑,就真的要给你截肢了,尤其是现在我们如此积极地要宝宝,你这样乱跑,摔在哪里了,你老公就得回答医生‘顾先生,请问您是要保大还是保小了’这种蠢问题了,慢点走路不行吗?”

    这次他教训她不要乱跑的语气是最温柔的,生怕吓坏了她。

    “知道了。”乔依然把眼睛埋进顾澈的怀里,趁势擦干了眼泪,又轻轻拍了拍肚子,“现在还没有。”

    “你怎么知道还没有?我每晚那么努力。”这个胆小的女人,以为偷偷抹泪他就会不知道吗。

    真是个蠢女人,想哭就光明正大哭不就好了,明明就是个爱哭鬼,还憋什么眼泪。

    “顾澈,你注意点行不行,大白天的,不要把那种话题放嘴边,家里还有人呢?”乔依然推了推他已示警告。

    “佣人和管家都不在这栋楼,要不是这个别墅太大,我都不打算请住家保姆,我实在不习惯看见外人在我们家晃悠。”

    这个法子还真是屡试不爽,只有害羞才能让乔依然尽快地从悲伤的情绪里出来。

    “其实我一个人也是可以打扫的,然后每个月请一两次钟点工就好了。那样你就可以不用看到外人在我们家晃悠了。”

    “我老婆总算知道心疼自己男人了。”顾澈摸了摸乔依然的头,又说,“我也是会心疼我老婆的。”

    “啊?你说什么?”乔依然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你会心疼我?”

    “哎,不知道耳朵不好会不会遗传给宝宝,让你不要再跟我说对不起,不要再乱跑,你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顾澈嫌弃地松开了乔依然,推开了他们的卧室。

    迈着脚步,才小跑一步的乔依然,想起了顾澈刚刚的抱怨,就又开始迈着大步子走着跟在顾澈后面。

    “老公,你是不是爱上我啦,你都会心疼我了。你爱我,你就直说嘛。人家又不是不给你爱,何必遮遮掩掩的。”

    :欢迎小伙伴们尽情留下你们的意见与疑问,果汁先多谢你们啦。嘿嘿,有空记得把我放进书架哦,欢迎各种打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