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顾澈会来-私人婚-
私人婚

第28章 顾澈会来

    自从那晚被鸭子先生轻薄后,乔依然的心情一直低沉着,经常走神,就连别人讲话也常常听不见。

    那晚她回到公寓后,就把鸭子先生的电话号码拖进了黑名单。

    “依然,你今天多待会再回去吧,阿澈今天会来医院看望我的。”顾思楷望着无精打采的乔依然说着,最近几天的乔依然总是心不在焉的。

    这不顾思楷问完,乔依然不仅没有回答,还机械地削着苹果,差点就把手给削到了。眼尖的顾思楷夺过乔依然手里的刀和苹果,又把护工指使了出去。

    “孙媳妇,你这是怎么了?”顾思楷慈祥又关切地问着,“你是不是跟阿澈吵架了,所以我说他会来,你就生气了?”

    “啊?什么?”乔依然睁着如黑葡萄般的大眼睛发出了疑问,直到顾思楷重复了一遍,她才回过神。

    “哦,好的。”她淡淡地答应着,过了好几秒她才反应过来。

    爷爷刚才说了什么?

    谁要来?

    顾澈,她老公要来?

    她现在的心境是一点都不想见自己的老公,说不清是她还在怪顾澈当天在她有难的时候挂了她电话,还是她被鸭子先生轻薄后觉得愧对了顾澈。

    她的心很乱,她很想躲起来不见任何人,但望着顾思楷那充满希冀的眼神,她还是不忍拒绝,只是她此刻的心很难平复下来。

    “爷爷,我记得你说顾澈爱吃樱桃,我出去买点。”情急之下,乔依然只有拿出这个理由来暂时逃脱这个环境。

    既然避免不了迟早都要见到的人,那就不要躲了,只是在此之前她需要时间和空间来平复一下心情。

    不知不觉又走到了医院的长廊,这里还是一如往昔布满了爬山虎,上次鸭子先生就是在这里为她拦下了施艳的那记耳光。

    她不由自主地望了望四周,没看到那个狂妄又嚣张的鸭子先生,太阳透过爬山虎的间隙刺痛了她的眼,她觉得眼睛涩涩的。

    鸭子先生他怎么可以那样对她,她可是结婚了的女人,就算他们之前有过什么,那也是结婚前的事情了。为了结婚前的放纵,她已经付出了代价,可这个鸭子先生为什么就不肯放过她。

    买好了樱桃之后,乔依然对着天空深呼吸了一口,又勉强地对着天空微笑着,“我就要见到我老公了。趁他高兴的时候,找他借点钱,先还给那个丧心病狂的鸭子先生好了。”

    “难道现在流行脸朝天走路吗?”沈博文接到顾澈命令,要给顾思楷草拟合约,他才走进医院,就看到了对着天空发呆的乔依然。

    听到有人跟自己说话,乔依然很是尴尬地收回了头,又理了理凌乱的发型,定睛一看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就是那晚在鸭子先生别墅里的男客人吗。

    “怎么是你?”乔依然看到沈博文的脸色变得很差劲了,她老公就快来医院了,如果眼前这个男人跟她谈论起鸭子先生又被她老公听到,那她该怎么办。

    她老公,顾澈,传说中心狠手辣的男人,会不会把她打死,然后再向她家里人讨回那些帮他们还回去的债款。

    不要,一定不能,一定不可以。

    乔依然摇了摇头,假装不认识沈博文,抬腿就小跑着,沈博文不杰,也跟着她一起跑着,“乔依然,你跑什么?难道你不记得我了?”

    “不记得了。”乔依然斩钉截铁地回答,她眸光担忧地往四处打探着,生怕她那没见过面的老公突然出现了。

    “你再仔细想想。”沈博文紧紧跟着乔依然走着,他不明白为什么乔依然见到他像见到鬼了一般,“你是不是还在生气?”乔依然领证那天,若不是他跟乔依然说什么离婚找他,顾澈估计也不会那么生气地对乔依然。

    脾气火爆的顾澈,指不定怎么收拾了这个小绵羊一样的女人。

    生气?生什么气?说的好像他们认识一样,乔依然也懒得细想,她只想赶快摆脱这个男人,担忧又迫切地说着,“没有,我没生气。”

    这种语气,八成还是在生气,沈博文不遗余力道着歉,“乔依然,我那天不知道你是去领结婚证的,我看你那情绪不高的模样,我才以为你是去办离婚的,毕竟我是擅长打离婚官司的。”

    啊?

    什么?

    他在说什么?

    民政局,离婚官司?他是那个有点神经质的律师吗?乔依然停下了匆匆的脚步,仔细观察了一遍,又接过沈博文的名片,她才确认这个男人就是当天她领证时候遇见的那个神叨叨律师。

    “想起来了吧。”沈博文洋洋得意地望着乔依然看,“这下子该真不生气了?”他要是知道乔依然要嫁的人是顾澈,给他一万个胆子,他都不敢跟乔依然说什么离婚找他。

    乔依然并没有如沈博文所愿说什么原谅他之类的话,他被慌慌张张的乔依然拖到了一个隐蔽的角落处。

    “你以后再见到我,不要跟我打招呼。我们就是陌生人,懂不懂?”乔依然低吼着,她的脸色煞白,心里害怕极了,万一被人揭穿她就完蛋了,甚至会小命不保。

    这个乔依然脾气怎么这么大,看起来温温柔柔的,沈博文好奇问着,“为什么?”

    “你要再跟我打招呼,我就让你整个律师事务所的人都知道你找鸭子了?”说出这番威胁的话,乔依然感觉透支了她半条命一样,她平时说话可从来没有如此激烈过。

    她一溜烟的跑掉了,只留下在阳光中凌乱的沈博文,“我究竟什么时候找过鸭子,我怎么不知道。”

    这女人该不会脑子出了什么问题吧,不行得赶快告诉顾澈,他甚至都等不及见面告诉顾澈,立马就给顾澈打了一通电话,“澈,你老婆乔依然,你要不要带去检查一下大脑。”

    正在走向病房的顾澈,心里疑惑了起来,就听着沈博文把刚才乔依然那一出威胁的戏码讲了一遍。

    男人邪肆地挑了挑眉,语气带着明显的不悦,“该检查的人是你。”

    他老婆不知道多可爱,多有意思呢。

    这小东西,好几天也没见她去西郊别墅了,还把他拖进黑名单了,看样子,她是欠收拾了。

    :请大家多多支持我,给我提提小意见,给我留点小评论,也可以投点推荐票给我的,谢谢大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