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幸福的转折-私人婚-
私人婚

第280章 幸福的转折

    浴室里的水声逐渐停了下来,乔依然守在门外对着顾澈甜甜地笑着,“老公,谢谢你。”

    他瞟了一眼那关掉了灯的衣帽间,继续拿着浴巾擦着头发。

    跟在他身后的乔依然嘴角都快咧到眼角了,眼前是顾澈那练得均匀有致的肌肉,他才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乔依然就笑呵呵地爬到了沙发上去,半跪在他身后,从他手上拿过浴巾,“老公,我给你擦。”

    他松手,任由乔依然擦着,她柔弱无骨的手指给他擦着头发更像是在给他按摩。

    “老公,我很喜欢你为我准备的衣帽间。”乔依然抱着他的脖子,从他肩膀后面勾着头,望着他。

    “那不是我准备的,是曹管家准备的。”他闭着眼,故意不去看乔依然。

    “那不也是花的你的钱吗?”

    他不做声,乔依然当他默认了。

    “老公,我早上才说媛媛设计的衣服很漂亮,晚上那衣服就出现在我衣柜了,多亏了你。”

    “西郊别墅小,媛媛说堆不下了,我才拿过来的。”

    口是心非的男人,乔依然瘪了瘪嘴突然就吻了他耳后根一下,“嘻嘻,我老公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

    “切,你老公在你心里不是变态跟混蛋了吗?”

    顾澈调侃着,被她也不是第一次吻了,却是第一次被她吻耳后根,以前只知道耳后根是乔依然的敏感带,却不知道也是他的敏感带,他脸颊有些发烫。

    乔依然有些不好意思,故意给他擦头发的力度大了起来,故意把他的头发弄成了鸡窝,“我不是被你吓唬住了吗,人家胆小嘛。”

    很快,她又把他的头发捋顺,跳下沙发,抬头看着顾澈,又用手给他整理着发型,“很帅的小伙子嘛。老公,你的脸怎么有点红了,是不是我给你擦头发的时候,浴巾蹭到了你的脸啊。这大少爷的皮肤可真娇嫩啊。”

    他捉住她在他脸上作祟的手,使她背部靠着他的胸膛,他不愿被她看见他的脸红。

    “这么胆小怎么办?我总是要加班,以后云姨应该不会过来住的,佣人们又是住在另外的一栋楼里。”

    那不安分的小脑袋瓜总是忍不住要往后看,顾澈只好用下巴抵着她的头顶,又以这种姿势抱着乔依然在阳台上看起了夜景。

    晚上的海风吹在身上很凉,顾澈把睡袍打开,把他小妻子给包起来了,他脸上的红也被吹走了。

    “老公,为什么云姨不过来住啊。”

    “她要陪媛媛。”

    “那让媛媛一起来住不就好了。”乔依然总算扭头成功,认真地望着自己的老公。

    “你不是不喜欢她吗。她那人很烦,又很任性……”

    乔依然虽然对顾澈不是十分了解,但是她还是认识到顾澈是一个责任心很重的男人,“老公,我那天就是说的气话,我不是讨厌媛媛,我只是气你赶走了我妹妹。”

    “不需要迁就我来委屈你自己。我自己的表妹,从小就乖张目中无人,喜欢欺负老实人。”

    “老公,我……”

    顾澈握着她的手,按了按阳台上的一个开关,立马楼下的花园就灯火通明了。

    “喜欢吗?你可以一边荡着秋千一边看着海景,那边也给你做了个可以做蛋糕的操作间,你到时候就可以一边做着蛋糕一边看着孩子们在花园玩耍了,不知道我到时候看到我们孩子荡着秋千,傻乎乎叫你‘妈妈’,我会不会忍不住揍他们。”

    “老公,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乔依然转过身,抱着顾澈,这是她之前在郑彦家参加宴会时,跟顾澈说的心愿,居然就被他全部记住了,还全部实现了。

    这座靠海的庄园,那个按照她所说的秋千,蛋糕间,还有今天早上她说漂亮的衣服。

    仿佛只要她喜欢的,顾澈就会给她弄一份。

    “傻。”

    被人捧在手心里呵护就是这种感觉吧。

    虽然她自己的爸爸也是把她捧在手心里呵护的,但是她爸爸的能力有限,不曾给过她这么梦幻的一切,而且因为有那层亲情在,她大多数时候是心安理得,也不会像这样心生这么多感激。

    她哽咽着,“老公,谢谢你,其实有个问题我想问你很久了,以你的地位,你干嘛会同意娶我?你除了有钱,还这么好……”

    “因为你最傻。”顾澈抹着她脸上的泪珠,如果娶她的真相暴露了,她也能继续爱他,还会觉得他好,那他就满足了,“老婆,傻人有傻福听过吧。”

    “你怎么总是这么讨厌。”乔依然把眼泪全蹭在顾澈的睡袍上,她想好好感激他,谢谢他这么爱护她。

    重新躺回床上的两人,互相对视了几秒之后,乔依然在顾澈耳边害羞地说了一句。

    可顾澈看着她摇了摇头,“不要因为感动就委屈自己做不想做的事。”

    她送给他一个缠绵的吻之后,就窝在他怀里睡着了。

    第二天,乔依然是被她妈妈的电话给吵醒了,一向大嗓门的柳正荣,说话的声音有气无力地,还带着哭腔。

    “依然,你快来第一医院,你爸爸出车祸了。呜……这可怎么办啊?你快来啊。”

    “什么?我爸爸?没搞错吧。”乔依然觉得不可思议极了,明明凌晨的时候,她还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为什么一觉醒来就变成这样了。

    “死丫头,你快来!你爸爸现在正在抢救室里呢,我……”

    电话里是熟悉的声音,是那个总大声吼她的声音,是来自于她妈妈的声音。

    不是骗子。

    手机就那么跌落在地上了,她都忘记要捡,豆大的眼泪悄无声息从她眼眶里夺眶而出,她朝着楼梯跑着,嘴里叫着,“爸爸,爸爸。”

    顾澈今天没有去公司上班,她怕乔依然刚到陌生环境会不习惯,就在家里办公。

    他在书房就听到了乔依然的哭声,还有下楼的奔跑的声音,直觉告诉他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正在楼梯上奔跑的乔依然,被顾澈在身后呵斥住了,“站住”。

    她转过头,哭红的眼睛看了他一眼,就又回头继续光着脚跑着。

    来不及责怪她又不听话瞎跑,顾澈就追下楼,她一时之间急的找不到大门的位置,蹲在地上哇哇大哭了起来。

    “我要我爸爸,我要去医院,爸爸,你不要有事。”

    “医院,医院,我要去医院。”

    “他不会有事的。”顾澈让司机把车子从车库开了出来,又让佣人上楼给乔依然拿了一套衣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