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乔父出车祸-私人婚-
私人婚

第281章 乔父出车祸

    六神无主的乔依然一路上都在哭,嘴里全是“爸爸,你不能有事。”

    “我爸爸那么善良的人,为什么会出车祸?”

    当顾澈才把车子停稳之后,乔依然也不等他,就死劲往前冲着,拉着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人就着急问着,“医生,我爸爸在哪里,我求求您告诉我在哪里?”

    “小姐,你要去什么科室?”

    “我要找我爸爸。”

    顾澈见着乔依然这样没了主心骨的样子很心疼,他牵起她的手,冷静问着穿白色大褂的人,“请问急诊室在哪?我太太的父亲叫乔志远,是今天早上出车祸被送来医院的。“

    白色大褂的人看着一身正装,说话有条不紊的顾澈,他回答问题时也很有条理,“你们往前走100米右拐的大楼,应该是在三楼,如果不在你们在问问那边的护士。”

    “谢谢。”顾澈道完谢,就抱着乔依然的肩膀往前走着,她木讷地跟着他,嘴里喃喃自语着,“爸爸,爸爸。”

    手术室外,柳正荣手上拿着高跟鞋打着人哭喊着,“我们家老乔跟你无冤无仇的,你为什么要对着他撞,他为人老实巴交的,你是为什么……”

    跪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瘦弱的小伙子,小伙子脸上鲜血直流,“阿姨,是我不好,我不该喝酒,我会负责的。”

    “负责?”

    柳正荣指着正在手术中的手术室大吼着,“你去手术台上躺着,把我老公还给我。”

    她吼完,便用高跟鞋继续对着瘦弱小伙子的脑门砸去,“杀人要偿命的,我打死你,我们家老乔就能醒过来了。”

    “阿姨,您别冲动。您注意点身体。”两个年轻的警察拦着柳正荣,“您放心,法律是不会放过肇事者的。”

    “不放过,无非就是关他几年而已,可是我们家老乔,我老公呢,他还救不救不得过来。”

    “妈。”乔依然把他们的对话听清楚,她艰难地喊了一声,又带着仇视的眼神盯着在场那些陌生人,“爸爸,爸爸在哪?我要进去看看他。”

    “依然啦,你爸爸要没了,我要这么过啊,你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活不下去了。”柳正荣看到了大女儿,那眼泪更加肆无忌惮地往下掉落着。

    警察跟乔依然简单介绍了一下案发经过。

    清晨的时候,乔志远和郑彦在公园锻炼身体完了之后,他们在过马路的时候,遇上了一个开了通宵大货车的司机,司机是疲劳驾驶,把他们两人都撞伤了。

    但因为乔志远除了年纪比郑彦大,腿脚又有点问题,逃离大货车的时候不迅速,整个人是被直接撞飞了,而郑彦是走在乔志远的前面,他来得及逃跑,所以只是被刮伤了而已。

    “所以意思是,爸爸的腿脚如果是好的,就能不被撞到了,是吗?”乔依然哽咽着问着警察。

    “从肇事的司机的证词是这样说的,他说他意识到前面有人的时候,有拼命地按喇叭,年轻腿脚灵便的郑彦跑掉了,而你父亲因为行动不方便,所以……”

    “所以,就酿成了悲剧,这只是肇事司机单方面的证词,我们还得等郑彦包扎完伤口,再录口供。”

    “乔小姐,发生车祸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你好好照顾你妈妈,她自从来了医院之后,眼泪就没停止过,你爸爸还等着你们的支持与照顾。”

    想跟警察说声“谢谢”,可是难过心痛的泪水,挤压着她,让她除了发出了“呜呜……”的哭泣声,就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她从她妈妈手里抢过那高跟鞋,对着那跪在地上的肇事司机狠狠地砸了过去,她有很多话要说,可一句也说不出来,那通红的眼睛瞪着圆圆的。

    她那个样子恨不得把这个肇事司机给吞到肚子里。

    “呜呜,我……”乔依然着急地想骂他,可是就是说不出话来,她又改用脚踢,可踢着踢着,她整个人就往地上瘫了下去。

    顾澈刚打完电话回来,就看到了乔依然整个人瘫在地上,警察要扶她起来,她不让人碰她,就只是“呜呜”地大哭着。

    他疾步过去,把她给捞了起来,放在了休息椅上,抱着她的肩,安慰着伤心的母女俩,“岳母,依然,我刚刚联系了专家,岳父的手术他们马上会赶过来帮忙的,一定会没事的。”

    “阿澈,你也来了啊。”柳正荣听后,哭得更加汹涌澎湃了,“阿澈,你可得好好找人救救你岳父,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这把老骨头活不下去无所谓了,就是我的依然,从小跟她爸爸感情好,她爸有是有个不测,我担心她出事。”

    “依然,别怕,我在这里。”顾澈感觉到怀里的女人一直在发抖,她望着顾澈指了指手术室的门,眼泪一直没断过,就是说不出一句话。

    “放心,放心,赖柏海已经安排好了专家在过来的路上,岳父不会出事的。”顾澈把她发抖的小手紧紧攒着。

    过了一会,郑彦坐着轮椅被护士给推了过来,顾澈有些意外他怎么也在,但从警察问话中,他也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观察着郑彦,思考着这件事是不是不那么单纯。

    做完笔录的郑彦,从轮椅上瘸瘸拐拐地下来,在护士的搀扶下,他站的东倒西歪地站在乔依然和她妈妈面前深深鞠了一躬。

    “阿姨,依然,对不起,对不起,十分对不起,若不是叔叔为了保护我,把我给推开,如果不是他用身体撞开我,他也不至于被撞飞。”

    “什么?”柳正荣抹了抹眼泪,“是老乔给你当了替死鬼,你这么年轻的人,自己不会跑吗?你怎么就不护着我们老乔,还要他护着你。”

    “老乔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的。”柳正荣叉着腰大骂着,“要不是你找老乔去晨练,他怎么会出事,就是你害的我们家老乔出事了。”

    “阿姨,对不起,下辈子我会尽我所能照顾好你们的,我会像儿子一样伺候您和乔叔,照顾依然和惜梦。”

    道歉的郑彦看了一眼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乔依然,她眼圈都红成了兔子眼,声音都哭沙哑了,她被顾澈好好护着。

    “你还我老乔。谁要你照顾了。”

    “郑先生,我岳父岳母还有我太太两姐妹,我自会把她们照顾得很好的。”顾澈轻拍着乔依然,才站起身与郑彦对视的时候,他西裤就被乔依然狠狠抓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