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心痛的对峙-私人婚-
私人婚

第282章 心痛的对峙

    她对顾澈深深的依赖,让郑彦心里很酸涩。

    “就是,我和老乔没儿子,可是我们有女婿啊,以后别找我们老乔了,害人精,还不快滚。要不是你,老乔也不会出事。”

    柳正荣又脱掉了那只还穿着的高跟鞋,举起来就想打郑彦,警察挡着,毕竟这个是证人。

    警察劝着郑彦,“郑先生,你先回去吧,这个时候伤者家属的情绪还需要照顾一下,想道歉,以后机会也有大把。”

    顾澈握着乔依然拽着他裤子的手,又坐回了休息椅,他又把乔依然圈在怀里,他打了个响指,立刻就出现了一个黑衣保镖。

    “把郑先生送回病房。”

    “是,顾总。”黑衣人把郑彦强行按回了轮椅,以飞一般的速度送走了他,他一直往后恋恋不舍望着乔依然。

    她就那么哭着,看也不看一眼他,哪怕她跟她妈妈一样打他骂他几句也好,她这样子让他心里又增添了无数伤感。

    十分钟后,赖柏海带了一组外科专家来了医院,院长也跟在一旁忙活着,“顾总有什么吩咐请不要客气。”

    顾澈让院长给他们安排了几间离住院楼近的贵宾室之后,他想拉着赖柏海去问问病情的意见,但乔依然就是死死拽着他的衣服,不让他走。

    赖柏海倒是很识趣地给顾澈发着短信,“依然爸爸有些危险,但不至于救不活。你家童养媳有点不对劲,看好了。”

    把信息看完收回口袋之后,顾澈让保镖给他们买来了吃的,还有乔依然最爱的炸鸡。

    哭到虚脱的柳正荣拿着饭菜,虽然吃不下去,但在赖柏海的劝慰下,还能吃了几口米,而乔依然除了喝水,就什么也不肯吃。

    “依然,你最爱吃的炸鸡,尝一尝?”顾澈忍着油腻腻的金黄色油皮,喂给乔依然,却被她直接推开掉在了地上。

    像是怕他生气走掉一样,她又死死拽着他的袖子,不让他走,大声地抽泣着。

    顾澈把手擦干净之后,又喂了乔依然喝了几口水,当他又重新跟乔依然十指紧握的时候,她紧绷的身体很是自然地就朝靠了过去。

    手术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院长特别交代过的特殊病人,整个医院上下都不敢懈怠,可是仍抵不过血库血量不够这种事。

    赖柏海积极地在找各个医院调集着。

    主治医生为了安全起见,“请家属去验验血型,随时准备献血,外面医院的血液调拨花费时间太长了,现在是争分夺秒的时刻了。”

    “咦,惜梦怎么还没来?”柳正荣好奇地望了望手术室外,没看到小女儿,她若有所思地望了望大女儿,才对等待的护士说,“我去验吧,我大女儿不方便献血,她最近在备孕。”

    “不,我……”乔依然“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她指了指她胳膊,又跟在护士后面点了点头,“我……可以的。”

    跟在她身后的顾澈,紧紧牵着她的手,“放心,还有我,我让保镖们也来验验血型。”

    他瘦弱的小妻子,难过得说话都不能成整句了,他轻声跟乔依然说着,“依然,你待在这里一下,我去打个电话多找点人帮忙筹备血液。”

    乔依然皱了皱眉,很是不舍地,却又不得不松开了他。

    验血室里,柳正荣刚抽完血,按着棉棒,她挡着乔依然,“依然,听妈妈的话,你就别验了,你身体本来就弱,现在又打算怀孕了,抽血不吉利。”

    “妈……爸爸……他……”乔依然急的眼泪留的更急了,她把她胳膊伸给了护士,用了很大精力才说出话,“抽我的吧。妈妈,我担心爸爸。”

    说时迟那时快,乔依然就把胳膊升到了那抽血的针头下,望着那鲜红的血液渗出来,“护士,你赶快抽。”

    柳正荣脸色在一旁絮叨着,“依然啊,你爸爸不会怪你的,你说你要是身体垮了,你爸爸得多伤心。”

    “没……没事。”乔依然朝自己妈妈淡淡笑了一下。

    “也不知道惜梦那死丫头怎么还不来,她身体比你好,献血这种事应该她来。”

    “惜梦更加不行。”她可是不久前才做过流产手术,更加不能献血。

    柳正荣一直在验血室担忧地走来走去,当顾澈回来的时候,柳正荣立刻拉着他说着,“阿澈,依然非吵着要献血给她爸爸,你说你俩都打算要孩子了,献血这事始终行不通。”

    顾澈点了点头,眼里闪过一丝担心,“您放心,我来劝她。”

    “老公,我说什么也要给我爸爸献血。”乔依然坚定不移地表达着她的想法,“我刚刚才验了血型,只要匹配,我就给我爸爸献血。”

    顾澈指了指墙上的献血注意事项,“第四条就是月经前后三天,暂不能献血。”

    “我不管,我就是要给我爸献血。暂时不能献血,并不是说我的血有问题。”乔依然对着那注意事项分析着。

    “不行!”顾澈直接强硬地拒绝着。

    柳正荣也在一旁劝着乔依然,“依然,你现在不适合捐血,就不要勉强自己了,把身体拖垮以后还怎么生孩子。血就是女人的命,你还年轻,不能任性,抽妈妈的血,何况阿澈还有这么多保镖,他们总有跟你爸爸血型匹配的,不差你这点。”

    “可是爸爸是我的。”乔依然鼻子酸酸的,现在说一句完整的话,对她来说很吃力,但是她不能放任自己不献血,她不能看着她爸爸出事。

    她瞪着顾澈,瘦弱虚弱的她,此刻用尽了全身力气与顾澈对峙着,“顾澈,你是担心我以后不能生孩子吗?难道那不存在的孩子就比我爸爸的命还重要吗?”

    “阿壮,把太太送回休息室,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她出门。”顾澈直接把乔依然给推出了验血室。

    “顾澈,我恨你,我爸要有个三长两短,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乔依然一边哭着就被保镖给请走了。

    看着乔依然走后,柳正荣松了一口气,顾澈也和他的随行保镖也都参加了验血。

    验完他们的血型后,护士小心翼翼问着,“顾先生,乔太太,各抽你们300cc的血,行吗?”

    院长特意交代过,这一家人必须好好伺候着,尤其是叱咤商场的顾澈。

    顾澈把西装外套脱下,挽起了袖子,把胳膊递给了护士,“直接抽我600cc,我岳母就别抽了,不够就去抽我合适血型的保镖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