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句句往他心窝上戳-私人婚-
私人婚

第283章 句句往他心窝上戳

    手术完的乔志远住进了icu特护病房,他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是恢复状况需要根据他苏醒的时间来看。

    赖柏海隔着icu厚厚的玻璃窗,对顾澈和柳正荣分析着,“如果越早苏醒,他就能恢复得跟以前一样。”

    “那最差呢?”柳正荣捂着嘴,忐忑地问着,磕磕绊绊在一起这么多年,她很怕乔志远下辈子就这样躺在病床上不醒来了。

    “伯母,不会有最差的结果,您放心。”赖柏海安抚着柳正荣。

    可担忧自己丈夫的柳正荣,控制不住眼泪,“老乔是不是这辈子就不会醒了?”

    “岳母,您放心,我一定会请世界上最好的医生来帮岳父恢复。”顾澈真诚地保证着,柳正荣这才好点,但她还是担忧着昏迷着的丈夫。

    顾澈扶了扶额头,“我去通知依然,岳父醒了。”如果乔志远不醒,他的小妻子指不定还会怎么跟他闹。

    赖柏海拉着疲倦的顾澈,“阿澈,你们今晚就别来了,有我在,没事的。毕竟你……”

    “没事。”顾澈打断赖柏海的话,又对柳正荣说,“岳母,我马上就回来。”

    寂静无人的走廊上,柳正荣看了看面色有些苍白的顾澈,“阿澈,你赶紧回去休息休息去,今天抽了那么多血。你跟依然好好休息休息,明早再过来。”

    顾澈大而化之地摆了摆手,“没事,不看到岳父出了手术室,依然一定会着急的。我先去接她过来。”

    正在贵宾休息室里跟门和门口的保镖较劲的乔依然,在门被打开后,看到了那张熟悉的俊脸,她就把心里的怨气全倒出来了。

    “顾澈,我真没想到你这么自私,只为你将来的孩子,就可以不管我的爸爸。我爸爸要有个三长两短,这辈子我都跟你没完。”

    推开顾澈,她就跑到了门外,故意跟顾澈对着干,他不让她跑,她非要跑得很快,像是在挑衅他一般,故意还重重地跺了跺脚才开始跑。

    “回来!”顾澈对身边的保镖做了个不要追乔依然的手势,他的小妻子还真是个十足的小孩子脾气。

    “我偏不。”乔依然大声吼着,她今天还一顿饭都没有吃,又哭了一整天,现在喊了这么一嗓子之后,她只觉得腿都在发抖了。

    顾澈只是快速迈了几个大步,就拉住了她,“你爸爸从手术室出来了,你知道在哪个病房?”

    “不知道。”乔依然讪讪地说,这下子只得灰溜溜跟在他身后了,“我爸醒了没有,他现在怎么样了?”

    “还没渡过危险期。”顾澈继续朝前走着,他冷着一张脸,西装外套搭在他手臂上。

    跟在他身后的乔依然发现,以往顾澈走路,她都要小跑才能跟上他的步伐,可是今天她却只是正常速度,就能跟上了顾澈。

    “明知道我担心我爸爸,你还故意走这么慢,不高兴带我去,你就直接告诉我在哪,我自己找过去就好了,不用麻烦你顾大少爷。”

    他对她好,就是为了哄她给他生孩子而已,居然就那么不讲道理地不让她给自己爸爸捐血。

    她现在很讨厌顾澈。

    “依然,你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去吃点东西。”顾澈理解她是还在生气,压根就不会跟她计较。

    “叫什么叫,我没什么跟你好说的,更不想跟你一起吃饭。你别废那么多话,赶快带路,别浪费时间了。”

    不耐烦又生气的女人,直接走在了他前面,顾澈扶了扶额头,抿了抿唇,像是在忍耐着什么,阔步朝前走了去。

    两人就这么别扭地一前一后来到了icu病房,乔依然拍着玻璃门,大喊着,“爸爸,你醒醒,我是你的依然啊,你睁开眼看看我。”

    然,病床上的乔志远还是那么安详地睡着觉,仿佛外界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体力不支的乔依然趴在那玻璃门上哭着的同时,她的身体一直往下坠,顾澈在她身后扶着她,“回去休息吧。”

    “我不回去。”乔依然推不掉顾澈扶着她的手。

    她噙满了眼泪的眼睛,怒视着顾澈,“是不是因为病床上躺的是我爸爸,不是你爸爸,所以你才能说出这种风凉话。”

    风凉话?顾澈望着乔依然连眼睛也没眨一下,他眸底是深邃不见底的神色。

    “你这种人就是冷血,你自己跟你爸爸的关系不好,你还妨碍我给我爸捐血,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像你跟你自己的爸爸有仇一样,我要在这里等我爸爸苏醒过来,你这种冷血动物是不会懂这种亲情的。”

    他冷冷地看着乔依然,一言不发,乔依然依旧挣脱着,他不肯松手。

    “依然,你这话说得太过分了。”赖柏海压根就没料到温顺的童养媳,气急败坏的杀伤力竟然这么大,句句话往顾澈心上插刀。

    顾澈跟他爸爸的决裂,应该是他这辈子发生过最心痛的事情了,那件事对他有多残忍,赖柏海可真想让乔依然知道。

    坐在休息椅上的柳正荣见形势不对劲,她害怕自己女儿吃亏挨打,就好言相劝着,“依然,赶快跟阿澈道歉。今天多亏了阿澈……”

    “多亏了他,我没给我爸爸献血,多亏了他,我没有看到我爸爸从手术室里出来,我爸爸要有三长两短,我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他了,你松开我,我不想见到你。”

    顾澈望着哭到脖子根都红了的乔依然,他松了手,一个人离开了,对她终究是舍不得,就算她说的话让他很想给她一巴掌。

    望着顾澈那步履缓慢的样子,赖柏海愁容满面,他对乔依然丢下一句,“你还真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呜呜……”乔依然气急了,她把头扭回到了icu病房里他爸爸的身上了。

    “依然啦,你赶快去给阿澈道歉,你现在越来越无法无天了,阿澈忙里忙外给你爸爸找医生,他也是为了你好才不让你捐血。”柳正荣着急地拍了拍腿。

    “他哪里是为了我好,他就是担心我落下毛病,以后生不出孩子。”乔依然吸了吸鼻子,在她心里谁也比不上她爸爸重要。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固执!”

    柳正荣嗓音不直觉加大了,“阿澈那种条件,外面肯给他生孩子的人多了去了,不差你一个,你就作死吧。你爸爸要是醒不来,你老公又跑了,我看你以后怎么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