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冷血不冷血-私人婚-
私人婚

第284章 冷血不冷血

    “谁愿意给他生孩子,谁去,我现在是不乐意给他生了,我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是不会放过他的。”乔依然越想越气,他凭什么就不让她捐血。

    柳正荣没好气地抬起手给了乔依然的脑袋就是一巴掌,“阿澈他给你爸爸捐了600cc的血,他怕我身体吃不消,就代我捐了300cc,你看他脸色都那么白,今天都是他一个人忙里忙外的,也不知道他身体吃不吃得消,你去看看他。”

    “他?”乔依然怔愣了一会,又望了望顾澈离开的方向,那里早已没有他的身影了。

    “不是他还有谁。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白眼狼,别看你老妈我平时为人刻薄势力,可是我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一点都不含糊的。”

    “我不去,我要等我爸爸苏醒过来。”其实乔依然心里已经很后悔了,刚才伤人的话说出口,说完,她也觉得不妥,她甚至以为顾澈会甩她巴掌的,可是他没有。

    两母女的吵闹声,把在icu病房值班的护士都给引出来了。

    “两位,还请保持安静,病人现在还处在危险期,你们这样在这里吵,会影响病人休息,也会让他有很大的情绪波动。”

    “不好意思,我们会注意的。”乔依然朝自己妈妈做了个“嘘”的手势,又不知觉地看了看顾澈离开的那地方。

    她想着如果他回来,她就好好跟他认个错,要不然就等她爸爸醒了,她再去认错道歉。

    得知了顾澈给她爸爸捐了那么多血,乔依然心里格外的不好受,她还那么过分地骂他不懂亲情,骂他冷血。

    他会不会很难过,想给他发信息先道歉,却发现手机压根没带,又不愿意找自己妈妈借手机联系他,怕他不愿意搭理她了,让他自己妈妈担心。

    乔依然一直注视着自己爸爸的病床,直到身边突然多了个人,不是他身上那股薄凉的薄荷味。

    她挪了挪她的目光,站在她身边的是赖柏海,他很难得的臭着一张脸。

    “他,他呢,他没事吧。”习惯了赖柏海的玩世不恭,乔依然看到他臭脸,还是很不适应。

    赖柏海失望地看了看她,犹豫了一会才说,“等你爸爸醒了再说。”

    这种感觉很不对劲,乔依然追问着,“他是不是很生气?”

    “有空你也多关心关心他,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也会难过,也会伤心。他是怎么对你的,你又是怎么对他的。”赖柏海压住心里的火气,才说,“他是不是冷血,你比任何人都清楚。”

    乔依然越想越觉得她自己是个白眼狼,“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犯糊涂了。”

    “喏,他自己还饿着肚子,就先让人给你送夜宵来了。”赖柏海指了指送外卖的人,那是怡悦大酒店的外卖盒子,里面有着她爱吃的甜点。

    食之无味的夜宵,乔依然难以下咽,满脑子里尽是她对顾澈说的那些混账话。

    她不知道她爸爸还有多久才会醒来,也不知道顾澈有没有吃饭,他抽了那么多血,身体吃的消吗?

    她很乱,为什么那么伤人的话就那么轻易地被说出来了,顾澈对她好不好,她比谁都清楚。

    他那么精心为她准备的新家,他们才住一个晚上,她就对他说出了那么多绝情的话。

    她很想跑去跟顾澈道歉,跟她解释她是急疯了才会说出那么伤人的话。

    因为她爸爸是因为腿脚不灵便才没来得及跑掉才受伤这么严重的,而她爸爸的腿脚不灵便又是因为她才那样的。

    欠她爸爸的恩情是这辈子也还不清的,现在又多了对顾澈的亏欠。

    “乔依然啊,乔依然,为什么你总是在欠人家的,你就像个害人精一样。”她在心里咒骂着她自己。

    心乱如麻的乔依然望着病床上的爸爸又不时望望走道上出现的人。

    她在心里默默念着,“爸爸,你赶快醒过来,好不好?我错怪了阿澈,我要去跟他道歉,爸爸你说过做错事要学会道歉是不是?”

    “爸爸,你赶快醒过来,好不好?”对她爸爸的担心和对顾澈的亏欠,压得她很难受。

    放心不下仍没脱离危险期的爸爸,乔依然只好暂时在icu病房外候着,只要她确定他爸爸苏醒过来,她就去找顾澈道歉。

    一直到到下午,乔志远才渡过了危险期苏醒过来。

    病房里,柳正荣抱着乔志远哭得甚是狼狈,“老乔,你要再不醒过来,我就要随你去了。”

    全身多处骨折的乔志远,头上还缠着纱布,他连手都抬不起来,说话的声音很是微弱,“老婆,说好了照顾你一辈子,就一天也不能少的。”

    “呜呜……乔志远,你说你安分的待在家里不好吗,非要出去锻炼,差点连命也保不住了,以后不许去了啊。”柳正荣忍不住威胁着。

    乔志远虚弱地眨了眨眼同意了,又望了望病房里的乔依然和赖柏海,他艰难地抬着下巴指了指他。

    “叔叔,您好,我是赖柏海,我是一名医生,但不是您的主治医生。我是阿澈的私人医生。”赖柏海指着他自己轻声跟乔志远介绍着他自己。

    他指了指乔志远的病情表,“问题不大,只要把骨折的地方和头上的伤养好了,就能出院了。”

    “谢谢。那……阿澈……呢?”乔志远又扫视了一圈病房,怎么就没看到小女儿和顾澈。

    看着乔志远虚弱归虚弱,但总算是醒了,柳正荣的精神也好了不少,“还不是你宝贝大女儿,像个白眼狼一样,发了好大的火把阿澈给赶走了。”

    说话还不解恨,柳正荣又当着乔志远给了乔依然后脑勺一巴掌,“我怎么就生了你怎么个蠢东西。”

    “依然,你怎么着阿澈了。”乔志远艰难地想把氧气罩子给揭开了。

    乔依然握着他的手,摇了摇头,“没事。”

    “乔志远,你醒了,我也不怕跟你说了,你这女儿简直就是狼心狗肺。你住院多亏了姑爷帮你找医生,找血源,他还给你捐了不少血,你女儿搞不清状况就骂阿澈冷血。就算是自己儿子也不一定会这样出钱出力的。”

    柳正荣看着乔志远挪动着双臂想起身,那氧气罩全被雾气集满了,他很想说些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乔依然更加难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