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她怎么还不醒-私人婚-
私人婚

第285章 她怎么还不醒

    “你还不赶快去跟阿澈道歉,还杵在这里干嘛?就你这不开窍的样子,就算阿澈不要你了,我们都不能说他一个不字,人家是怎么对我们的,你是怎么对他的。”

    乔志远一直想起身,柳正荣只得把病床给他摇了起来,他试图想要揭开氧气罩,被在场的三人给拦住了。

    “爸爸,我去给阿澈道歉,我去,我做的不对,我道歉,您别着急。”乔依然趴在乔志远耳朵边着急地说着。

    叹了很长一口气的乔志远,才缓缓说,“依然,去吧,我们,本来,就欠顾家那么多。”

    见乔依然像个无头苍蝇跑了出去,赖柏海跟乔志远夫妇告辞之后,就小跑追上了她,“你去哪里找他?”

    “休息室啊?”乔依然说完又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她缓缓停下了脚步,“他现在在%09dl吧,我,我晚点再去找他吧。”

    望了乔依然那愧疚委屈的模样,赖柏海无奈地说着,“八楼。”

    “八楼,我们现在要去八楼。”乔依然喃喃自语着,“电梯怎么还在三十楼?”

    她东瞅西瞅,总算看到了安全楼梯,想也不想就装撞开了安全楼梯的门。

    “去私人病房不是走这边。”赖柏海焦急地跟了上去。

    “私人病房?”乔依然扬起脖子问着赖柏海,“他……他怎么了?”

    言毕,乔依然就觉得一阵眩晕,她满脑子都是她昨晚骂顾澈冷血的话,“他不可以有事。”

    “不可以。”一整天没吃饭,没睡觉的乔依然,现在很没有精神,她扶着墙壁往上走着,心里想着只要到了八楼就再去问护士私人病房在哪。

    “现在知道心疼了?昨天骂得时候怎么就不悠着点,童养媳,你知不知道阿澈他……”赖柏海眼睁睁看到了他眼前那抹娇小身体踏空了一个楼梯,她整个人朝下软了下去……

    八楼的私人病房里。

    顾澈穿着一身病号服在病床前走来走去,“她怎么还不醒?你确定她没有生病吗?要不要送她去检查检查。”

    赖柏海坐在沙发上慢悠悠地削着苹果,那苹果皮已经堆满了整个茶几,“睡着了而已,你要担心我就用一盆冷水对着她淋一淋,保证马上就醒了。”

    他把手上削好的苹果放在了水果盘上,对着那一圈圈削好的苹果皮,数着,“一,二,三,四……二十一……你已经问过我二十一次,她什么时候醒了。”

    “嫌烦你就滚。”顾澈压低声音骂着,又怕吵醒了那熟睡中的小妻子。

    赖柏海把水果刀用消毒纸巾擦拭了几遍,“你去把全身检查做完,我自然就走了”,顾澈压根就不理他,他站起身,“这刀子还是得流水冲冲才干净。”

    下一秒,赖柏海使得私人病房里的感应水龙头一直保持着放水的声音。

    那“哗哗”的水声听在顾澈耳里是格外的刺耳,乔依然一向睡眠浅,外界响动稍微大点她就能醒。

    顾澈压低着声音,敲了敲洗手间的门,“马上滚!”

    他不抗议倒好,越抗议,里面的人弄出的响动就更大了,那“哗哗”的水声更加大了,还伴随着赖柏海五音不全的鬼吼鬼叫的唱歌声。

    这个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赖柏海,顾澈没什么耐心给他,当他正准备进去把赖柏海给拎出来的时候,乔依然又在病床上翻滚着,嘴里说着什么。

    “你自觉点。”顾澈对着洗手间里的赖柏海下着最后的通牒。

    当他疾步走到病床前的时候,她小妻子正皱着眉舔着那干枯的嘴唇,顾澈把还没喂完的糖水,又舀了一勺送到了她嘴里。

    嘴唇得到了滋润的女人,眉头也舒展开来了,朝顾澈所在的方向侧着身子继续睡着。

    “小白眼狼。”顾澈又送了几勺糖水到她口里,她满足地舔了舔那残留在嘴角的糖水。

    顾澈扯了一张纸,低着头给她擦着,可她就是不停舔着嘴,像个没吃饱的小孩子一样。

    那红润的唇,还有那近在咫尺的香气,顾澈闭上眼,使他自己的唇慢慢靠近她,然后直接吸住了她的唇。

    一吻便不想再离开了,熟睡中的女人还发出了轻轻地“嗯”声,顾澈立刻松开了她,她的双颊粉红粉红的,像极了红苹果。

    咽了咽口水,顾澈又拿起桌上的冷水喝了一大杯,他才感觉他的体温与躁动消散了不少。

    “honey,能给我拿件衣服吗?要不然我光着出去的时候,你家童养媳醒了,我倒是无所谓被人欣赏我这曼妙的身材,只是我怕你家童养媳会做噩梦!”

    赖柏海洗完了澡,可他扔把浴室里的花洒打到最大,那吵人的“哗哗”水声,没有了门的隔音,就格外的扰人。

    替乔依然掖了掖被子之后,顾澈不耐烦地从柜子里拿出了衣服甩到了浴室,“穿好,马上滚!”

    他不悦的声音是压倒最低了,但赖柏海还是能全数接收到顾澈对他的不爽,“阿澈,作为一名有职业修养的私人医生,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继续回去把身体检查给做完。”

    只见眸底尽是寒光的男人把赖柏海又推进了浴室,“收拾好了再滚。”

    “阿澈,你不能这样对我,难道你都不顾及我们的孩子吗?你有了乔依然那个小妖精,就忘记了我们从前的风花雪月了吗?”赖柏海使劲地拍着浴室的门。

    “你要是还想活着出去,就消停点,把衣服穿好。”顾澈把浴室的门反扣着,他担心这个不按照常理出牌的赖柏海会光着身体跑出来,继续胡编乱造,被乔依然看见了不好。

    沉浸在自己小剧本里的赖柏海玩得超级high,他一边穿着,一边吼着,“阿澈,不要不要人家嘛,人家都爱了你这么多年,你怎么能说不爱就不爱了呢。”

    隔着一道门,赖柏海也听见了顾澈活动手关节的声音了,他又加把劲大声喊着,这次他是把声音憋得很细,模仿着苦情女人。

    “阿澈,你看看我们的孩子,简直跟你一模一样,顾澈,这是你的亲骨肉啊,你不能不管啊!”

    病床上的乔依然一直在翻身,像是睡的很不安稳的样子,顾澈把门直接松开,提着赖柏海的领口,“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这样你就有机会给你自己做骨头缝合手术了。”

    “有话好好说嘛!”赖柏海着急地把窗子给关好了,指着病床说,“你看,你看,你家童养媳醒了。”

    “你少给我转移话题,想骗我,你还嫩了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