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八成是胃出血-私人婚-
私人婚

第286章 八成是胃出血

    第286章

    “老公,老公。”乔依然揉着惺忪的睡眼,她才睡醒的声音比平时更加轻柔。

    立刻,顾澈就送掉了赖柏海,想也没想就转过身,急促地朝病床那边走了去。

    等着乔依然看清楚顾澈是穿着一身病号装的时候,她瞬间就跳下床,跑到了他面前,“老公,你是不是抽血抽太多了,身体不舒服?老公,你赶快去床上躺着?老公,你哪里不舒服啊?老公,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一睡醒就叽叽喳喳个不停的女人还真吵,但比睡着了一直让他担心的时候好点。

    那双柔弱无骨的小手,踮着脚从他脸上一直摸到了他腹部,顾澈扶了扶额,扯掉她的手,命令着,“躺回去。”

    “可是,老公,你……”她抬起手再次想抚摸顾澈身体的时候,对上了他的冷眸,他冷着一张包公脸,让她害怕。

    做错事又心虚的女人,不敢再惹他生气,就乖乖地回到了床上躺着,然后那双如黑葡萄的眼睛一直追随着他的身影。

    他的脸色看起来没有往日里那么有血色了,乔依然一想起昨天她在顾澈给她爸爸献血后又骂他冷血的画面,就觉得她蠢得无可救药了,“老公,对不起。”

    顾澈把病床上的餐桌摆弄好之后,又坐在了病床上,他居高临下看着乔依然,“坐起来。”

    “好。老公,你抽血的地方……”乔依然忏愧地不敢正眼看他,只是低着头偷偷打量着他,“还疼吗?”

    沉默的顾澈,自顾自带着一次性手套撕着炸鸡。

    那冒着热气的炸鸡看起来是格外的可口,但对于现在的乔依然来说,它们一点诱惑也没有。

    她满心都是顾澈是不是因为失血过多才住院的,“老公,我……我昨天不知道,我跟你道歉……”

    “闭嘴。”醇厚低沉的嗓音在乔依然听来是格外的冷漠,她耷拉着头,咬住了嘴唇,坚决不再说话惹顾澈生气了。

    “年纪轻轻耳朵不好使,记忆也不好了。”顾澈炸鸡给拆散之后,又把一次性手套扔掉了,“把头抬起来。”

    马上听从命令的乔依然,立马抬起了头,只见顾澈拿着筷子,夹着刚刚撕好的炸鸡送到了她嘴边。

    她觉得鼻子酸酸的,侧过了头,不想在他面前哭,可眼泪就是很爱往下掉,“张嘴。”

    “嗯。”乔依然鼻子通红,眼泪也憋不住了,就那么留了下来,当温热的炸鸡被送进嘴里的时候,她掩面哭了起来。

    “啪嗒”一声,顾澈把筷子丢在了餐桌上,双手托着乔依然的下巴,“咽下去。”

    她现在全然没有骂人的时候那么勇猛与笃定了,有的只是后悔与委屈,不是替她自己委屈,而是替顾澈觉得委屈。

    这种感觉她很懂,因为从小她就是人群里最能忍受的那个,最吃苦的那个,也是受委屈最多的那个,以前她只要大家有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就好,但是那份不被人理解的委屈,很难受。

    他昨晚一定也很难受,尤其还是身体不舒服的时候。

    炸鸡早已被他撕得碎碎的,乔依然直接把那口炸鸡给吞了进去,把眼泪抹干之后,哽咽地想致歉。

    可对上他冷峻的眸光,还有那递到嘴边的炸鸡,她只好一口口吃了下去,直到一份炸鸡吃完后,她有了张嘴说话的机会,但顾澈冷眸一扫,她就不敢做声了。

    趁着乔依然这阵委屈地又不敢说话的样子,顾澈又给她喂了一碗粥,吃的饱腹感十足的女人,脸上逐渐有了些红润。

    乔依然注意到他都没吃一口饭菜,只是看着饭菜皱了一下眉,像是饭菜不合胃口似的。

    快把嘴皮咬破的乔依然憋不住了,问,“老公,是不是饭菜不合胃口了,我去给你买你喜欢的海鲜回来。”

    “回来。”顾澈把餐桌推开,拉住那光着脚跑下床的女人,“跟你说了那么多,还记得多少。”

    “老公。”乔依然看着他把眉头都蹙了川字型,他额头上的青筋都爆起来了,她胆缩了。

    乔依然拼命回忆着顾澈跟她说的话,尤其是不允许她做的事。

    “你说过我不让我私底下见郑彦,我现在很久都没有私底下见过他了,以后可能会要见几次,因为我还欠他钱。”

    “还有呢。”改天一定要把这场骗局给戳穿算了,顾澈点燃了一根烟,走到了沙发边坐了下来,才吸了一口,他就按掉了,因为他想起备孕阶段不适合抽烟,尤其是乔依然还很受不了烟雾。

    “你说不让其他男人碰我,我也没有让其他男人碰我,上次潘瑞嘉抓我绑我,那是我反抗不了。你还说要我好好走路,不要跑,不能长时间站,我,我,我……”

    乔依然摸了摸鼻子,“我以后一定会做到。”

    她抬头瞧了瞧顾澈,正严厉地注视着她,她继续使劲想着,“还有……还有……”

    慵懒地依靠在沙发上的男人,眉头深锁,看起来就是很不高兴的模样。

    “你不让我私下见你爸……”她想起了顾澈跟他爸爸的水火不容,昨天还那么伤他了,就立马改口,“你不让我见顾海峰。”

    可是这个答案他还是不满意。

    “你还说不让我手心朝上。”说完,乔依然觉得应该没有了,她松了一口气,笑着看着顾澈,想走到他身边去。

    “继续。”顾澈冷淡地声音直接让刚刚兴奋不到两秒的女人急了,她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站在顾澈面前,抓耳挠腮想着。

    一直躲在洗手间的赖柏海,实在是在洗手间待不下去了,跑出来,嚷着,“童养媳,我带你老公去做完检查,你晚点再道歉。你们顾家的规矩真多。”

    “就这么几条,还有一条没记住。”顾澈冷嗤着。

    “童养媳,你就慢慢一个人在这里想,我带着你老公去检查身体啦,要不然待会做胃镜的漂亮美眉都下班了。”赖柏海恢复了往常的不正经了,乔依然点了点头,她又觉得不对劲,“我老公的胃怎么啦?”

    “八成被你气得胃出血了,你看他整张脸都惨白,惨白了,疼的额头都在冒冷汗了。”赖柏海从私人病房的阳台上推了一个轮椅出来,“我早已准备充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