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换医生-私人婚-
私人婚

第287章 换医生

    “胃出血?”

    “怎么这么严重了?为什么还不去看医生?老公,对不起,全都怪我,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气你的。”着急的乔依然也顾不上顾澈那能冷死人的眼神了,拉着顾澈的胳膊就想把他往轮椅上带。

    而存心不让自己小妻子能拉得动的男人,冷着脸,也冷着眼,那眸光想要飞出刀片一样了。

    关键那能杀人的眸光是对着赖柏海的,他扶着腰留下一句,“童养媳,记得把你男人推出来,我去牺牲色相把那做检查的美眉给留下来。”

    “好,谢谢,赖医生了。”乔依然看着像风一样消失的赖柏海,也没多想,就把轮椅推到了顾澈面前,“老公,我送你去做胃镜。”

    仍旧坐在沙发上纹丝不动的男人,手指在大腿上有节奏地敲击着,他阖着眼依靠在沙发上休息着。

    现在的状况可真让乔依然难做的,谁让她昨晚做了那么多蠢事呢,“老公,你去做完检查再回来继续生气好不好?我们先去做做检查,好不好?”

    轻柔的语气像是在哄小朋友一样,她用手把他额头的汗擦走了,她心疼地摸着他的脸说,“对不起,老公,对不起,都怪我……”

    “乔依然,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对我说这三个字。”顾澈把她的手从他脸上拿开了。

    “好,我以后一定不会再跟你说‘对不起’了,我这么说话伤害你,也不让我说‘对不起’吗?”乔依然像个橡皮糖一样,又把手放在了顾澈的脸上,给他擦着汗滴。

    顾澈睁开眼,单手捏着她下巴,冷然地看着她,“我顾澈的女人就是不用。”

    “不说就不说。”凶什么凶嘛,乔依然噙满眼泪眼眸地低了低,她的手轻轻地给他抚摸着胃部,“是不是很疼?我们赶快去做胃镜吧。”

    乔依然站起身,把轮椅摆正,又回到顾澈身边,把他胳膊搭在她瘦弱的肩膀上,“老公,你慢点起身,我扶你上轮椅。”

    “哐哐”几声,轮椅被顾澈给踹远了,“老公,你可不可以暂时不要生气了,做完检查回来继续生气好不好?你干嘛要把轮椅踹走。”

    “你男人还没有七老八十到需要坐轮椅的地步。”

    “老公,可是你生病了,你胃疼的都流冷汗了。”乔依然继续用她的手给顾澈擦着额头的汗。

    “赖柏海就是个大惊小怪的东西,不就是一般胃疼,非得闹得我像是快死了一样。”顾澈又扶了扶额,胃疼压根就只是小事而已,还没有赖柏海那个烦人精伤神。

    乔依然踮起脚,封住了顾澈的唇,她戳着他的胸口,“我不许你说死。”

    从前她觉得顾澈是超人,是无坚不摧的,是不会累,也不会生病,现在乔依然发现她的老公也只是个血肉之躯,她心疼他。

    年轻骄傲又不服输的他,应该很难面对需要坐轮椅这件事吧,乔依然朝他淡淡一笑,“那就让你年轻的老婆扶着你去吧。”

    才说完这句话,乔依然的腰就被顾澈狠狠捏了一下,“要不是你大姨妈在身,我现在就能办了你,让你这个月都下不了床,信不信?”

    这个男人啊,真是什么时候都想着那档子事,乔依然往他怀里躲了躲,撒娇着,“老公,人家知道你厉害啦,等你胃不疼了,差不多能让我今年都下不了床。”

    好羞人,乔依然说完,只觉得整张脸红成了猴子屁股,反正她把脸藏在了顾澈的怀里,谁也看不见这样的她。

    “乖。”顾澈甚至满意她的回答,把窝在他怀里的娇羞女人的小脸给抬了起来,“你这张嘴,该罚。”

    “对,该罚。”乔依然伸手打了打她自己的嘴,“太不会说话了,欠扁。”

    她的手腕被顾澈给扯住了,“我的人,你也敢打。”

    “做错事的人,说错话的嘴,就该修理修理。”

    随即,薄唇就覆上了那喋喋不休的红唇,这个吻才把乔依然的情绪点燃,她柔软的身子刚软在顾澈怀里时,病房的门被打开了。

    “怎么还不来啊,阿澈你还不去做胃镜,我就真要**了……”赖柏海看着热吻中的两人,并不觉得尴尬,用力地敲了敲门,“把检查做完,回来继续。”

    那害羞的女人狠狠咬了他一口,他才停下来。

    在走去胃镜室的时候,乔依然要扶顾澈,他不让,还非常霸道地环着她的腰,惹得检查室的医生问,“是太太要做胃镜吗?”

    “不是,是我先生。”乔依然干脆地回答着,又转身牵着顾澈的手往那检查床上走了去。

    乔依然给他把病号服解开了几颗口子,又瘪了瘪嘴,“真不愿意让别的女人看你身体。”

    了然于胸的男人,侧头对赖柏海说,“我不喜欢别的女人碰我。”

    “大少爷,都这个点了。”赖柏海头疼死了,“我又不是这个医院的医生,按照规矩不能给你做检查。”

    “那就等明天有男医生了再做或是去你诊所做。”顾澈凝着他的小妻子说着,这个醋缸还是不要打翻的好。

    “你等着,我给你找男医生来。你都这样子,别瞎折腾来,折腾去了。”赖柏海说完,就把那两个女医生一起带走了。

    看着那两个女医生离开时不高兴的样子,还有赖柏海一脸被折腾到无爱的模样,乔依然难为情地说,“我好像不该在这种时候计较这些,毕竟你的身体要紧。”

    “我本来就不喜欢别的女人碰我。”顾澈说的是那么理所当然,听在乔依然的心里是甜蜜蜜的。

    等到赖柏海找来了一个男医生给顾澈做检查,顾澈拒绝了做无痛胃镜,理由是,“我跟我太太准备要孩子了,我怕麻药残留在体内对孩子不好。”

    随之,顾澈让赖柏海把乔依然带出去了,做胃镜的过程他怕会吓到那个胆小的女人。

    可他小妻子对他的担忧又岂是一道门能挡住的,乔依然在门口踱来踱去的,“晚几个月要孩子不就行了,非要受这个苦干嘛。”

    “哎呦,你别在这里不停走来走去,走的都我眼睛都花了,他听到你不停走来走去的声音,情绪一躁动,检查又得重来,过来坐。”

    瞬间,不安的乔依然就坐在隔了赖柏海两个位置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