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坐那么远-私人婚-
私人婚

第288章 坐那么远

    “童养媳,你坐那么远干嘛,我都不能跟你说悄悄话了。”赖柏海不自觉地往乔依然那边挪了一个位置。

    同时,乔依然又往远离赖柏海的位置挪了两个位置,“我答应过我老公,不让别的男人碰我。”

    “就跟你说会话而已,怎么会碰到你。”

    “坐那么近,很容易不小心就碰到了,总之我答应过我老公,不让别的男人碰就对了,我要避免一切可能。”

    乔依然认真说的模样让赖柏海想到了小时候把老师的话当圣旨的年代了,他忍不住想逗逗她,“你到时候生孩子,还不是我给你接生,你全身上下都会被我看光。”

    “你……你……”乔依然红着一张脸,换到了另一张休息椅上了,故意不看赖柏海,只留给他一个背影,“到时候再说,如果我老公同意就行。”

    “你这样什么都听他的,他就会越来越欺负你了。”赖柏海心里虽然不是这样想的,顾澈现在完全就是个老婆奴了。

    乔依然非常不高兴地白了他一眼,“我老公对我很好,我听他的,是因为我尊重他。反正夫妻之间的尊重是你这种单身汉是不会懂的。难道你娶个老婆就希望她成天被别的男人摸吗?”

    “哦,我忘记了,你压根就不喜欢女人。那你愿意你honey成天跟小鲜肉搂搂抱抱吗?”

    在寂静的走廊里,她说话的声音有点大,还有着回音,赖柏海直接走开了,假装不认识她。

    这个童养媳压根就不笨,伶牙俐齿的很!

    正做着传统胃镜的顾澈,丝毫不觉得疼,他憋着笑,带着口罩的医生眼角也笑出了纹路。

    “您太太是个风趣的人。”

    “谢谢。”顾澈揉了揉额头,她这傻乎乎的劲头倒是狠狠降了赖柏海一军。

    等着顾澈的胃镜检查结果出来后,赖柏海坐在顾澈的病房沙发上认真看着顾澈的身体报告。

    他见只是一般的胃炎,便放心了,他拿着顾澈今天做得身体检查的报告甩给了乔依然。

    “喏,你男人的身体健康报告,你好好看看。”

    “哦。”乔依然哪里看得懂那些数据,便问他,“他身体有哪些地方不好吗?”

    “按照你昨晚那样气你老公的程度啊……”赖柏海故意不说,而是望着正在看文件的顾澈,“阿澈,沈博文有帮你立遗嘱吗?”

    “遗嘱?我老公这么年轻,干嘛要立遗嘱。”乔依然小声嘟囔着。

    显然她很不高兴听到这个话题,“你少到这里咒我老公,你是庸医吗?我老公生病了,你作为他的医生,你就得想办法给他治好,治不好,小心我揍扁你。”

    顾澈的视线从文件上移到了乔依然脸上,她气呼呼的脸颊上的毛细血孔扩张着,她手高高举着就像是下一秒就要对赖柏海扇过去了,他又瞟了瞟一脸懵住了的赖柏海。

    “阿澈,你还管不管啊,你家童养媳除了快气死你,现在都要打我了。”赖柏海没想到就是开个玩笑而已,这个乔依然跟吃了枪药一样。

    “打就打呗,我顾澈的女人可以横着走路。”顾澈把乔依然的手给放了下来,安抚着生着气的女人,“他就开开玩笑,我身体没事。”

    “哼!”乔依然朝赖柏海扔了一个没皮了的苹果,那黏腻的苹果不偏不倚砸在了赖柏海的鼻梁上。

    于是病房里响起了一阵杀猪般的叫声,“我这个鼻子很贵的好不好。”

    “下次再这样胡说八道我老公的身体,再扯这么不吉利的话,我就把你鼻子给砸平。”乔依然扬了扬下巴,颇有一副随时应战的势头。

    顾澈端详着自己的小妻子,就这么几个月的功夫,这还是当初那个唯唯诺诺追着他讨要手镯的小女人吗?

    女人有点脾气也好,只是有时候真的把他气得不轻,“好了,好了,昨天赖柏海跑前跑后为岳父可是办了不少事呢。别再欺负他了。”

    “一码归一码,该感谢他的时候我是一定会感谢的,但我就是不能让他瞎咒你。”乔依然抱着顾澈的手,还是气呼呼说着。

    把鼻子给清洗干净的赖柏海回来后,坐在了乔依然对面,“童养媳,我觉得我要重新评估你了,你以前那股傻劲是装的吧。”

    “一般我都懒得聪明,因为聪明太累了,不如傻乎乎来的轻松。”得意的小女人望着自己的老公看着,顾澈溺爱地捏了捏她鼻子,“干的漂亮。”

    “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我先走了。童养媳……”

    “你干嘛总叫我童养媳,搞得我像是旧社会的女人一样,我明明是成年后才嫁给我老公的,你倒是可以叫我一声小嫂子。”神气的乔依然抱着双肩望着赖柏海,“快叫我小嫂子啊。”

    “算了,我不跟你说,我跟你老公说,就是你俩注意点,虽然是年轻人,但是晚上的生活过得太频繁,容易肾虚,知道吗?阿澈,你这次胃炎期间还喝酒了,就更得注意,最近晚上就不要有剧烈运动了。”

    “小嫂子,晚上太缠人不好哦。”赖柏海意味深长对着乔依然说完,就大摇大摆走了。

    只剩他身后一阵门差点被拆下来的声音了。

    气呼呼的乔依然,红着脸转身看着顾澈,“他怎么连我们那事都知道?”

    “他今天给我把脉了,脉象显示的。”顾澈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额头。

    “刚只顾着生气,都忘记了他还是个医生,居然还会把脉。”乔依然重新坐回了顾澈身边,认真翻起了顾澈的身体报告。

    那些数据对她来说就是天书,她把那些放到了一边,双手攀着顾澈的肩膀,“老公,我爸爸这次出车祸,我真的好怕失去你们。所以我刚才就很反感赖柏海那样说,如果你们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要怎么活。”

    “不会的。我们还要一起养一大堆孩子呢。”现在的乔依然哪有刚才智斗武斗赖柏海那股气势,顾澈抱着她坐在身上,“别瞎担心。”

    “亲人离开,活下来的人会好痛苦的,昨天做义工的时候,有个叔叔就是,她女儿去年就离世了,那个叔叔一直到现在都活在自责与后悔中。”

    乔依然说完,她把头靠在顾澈的肩膀上,“昨晚上那么凶你,是我真的怕我失去我爸爸,他的腿是因为以前救我才落下了残疾,要不是他腿脚不灵,也不至于出车祸,我真的很怕他出事。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

    “都过去了。给我换衣服,我们去看看你爸爸。”

    “老公,你真的不生气吗?你都不骂我两句来解恨吗?”

    “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