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我有个年轻的老婆-私人婚-
私人婚

第289章 我有个年轻的老婆

    乔志远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从icu病房转到了**的私人病房。

    乔惜梦有些后怕又尴尬地叫了顾澈一声,“姐夫。”

    “恩。”顾澈看也没看她,只是应了一声而已,就牵着乔依然走向了乔志远的病床。

    那晚那么残忍地被拒绝,现在又不被顾澈放入眼中,乔惜梦心里很气,凭什么她乔依然就能有个这么有钱潇洒还专注的老公。

    如果当时是她作为还债的对象嫁去顾家该有多好,病房里她待不下去,就闷闷地对乔志远说,“爸爸,我学校还有些事,我就回去了,改天再来看您。”

    “好,好,路上慢点。”乔志远不放心地嘱咐着。

    柳正荣趁机问着顾澈,“阿澈,能不能让你司机送送惜梦,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妈,我自己坐地铁就好了,不用麻烦别人了。”乔惜梦不耐烦地回应着,那天发生那样的事,顾澈肯定已经很反感她了,她才不要被人当面拒绝呢。

    如果是以前,柳正荣还真没把握顾澈会让人送乔惜梦,但从乔志远住院顾澈跑前跑后找人帮忙的劲头来看,她觉得顾澈一定不会拒绝,说不准还亲自送乔惜梦回学校。

    “什么外人?这是你姐夫,就是亲哥哥,知道吗?阿澈,你说妈说的对不对?”

    乔依然注意到顾澈动了动眉毛,她在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

    云姨曾经说过顾澈的妈妈在他心里了有着很重要的地位,这辈子他估计都不会再喊谁“妈妈”了。

    “妈妈”这个称呼对于一般人来说就只是个称呼而已,但是对顾澈来说就不是了。

    “对对,妈你说的都对。”乔依然接过话茬,又对着顾澈说,“老公,我送惜梦下去,司机还在医院吗?”

    “我来安排。”顾澈直接掏出手机给司机打了电话。

    乔依然送乔惜梦下楼的时候,小声问着,“你身体最近怎么样了?药吃完了吗?要不要我陪你去复诊。”

    “我不要你多管闲事。”乔惜梦觉得如果不是乔依然的存在,顾澈又怎么可能会拒绝她,她不想搭理乔依然。

    “哎……”乔依然权当自己妹妹还沉静在悲伤中,“那你有事再找我吧。爸爸现在住院了,爸妈也没空管你,你差什么了,就找我,钱还够不够花。”

    “乔依然,你烦不烦啊。”真是猫哭耗子假慈悲,真对她那么好,那就把顾澈让出来啊,乔惜梦从来没觉得乔依然这么讨厌过。

    烦躁的乔惜梦不让乔依然送她去学校,一头雾水的乔依然目送了车子离去后才回了乔志远的病房。

    病房里,顾澈正坐在病床前听着乔志远在讲话,“我们依然虽然不聪明,但是这孩子心很善良,对人一点坏心思都没有的。”

    “她昨天是太紧张我了,才说了一些言不由衷的话,她从小就胆小怕事,想必我昨天那样子也着实把她吓坏了,她才说了一些伤人的话,我替我们依然跟你说对不起。”

    “她是我老婆,我当然知道她只是说的气话。今天我私人医生逗她玩,骗她说我心脏不好,要我赶快离遗嘱,依然把他给臭骂了一顿,还说他是庸医,还要打人。”顾澈提到乔依然,嘴角忍不住上扬。

    “哈哈,这傻孩子。你不生气就好。”

    乔志远欣慰地笑了笑,“依然嫁给你之后,感觉整个人都比以前要开朗一些了,以前她总是在忍耐。她妈妈说她是脾气变大了,我觉得是有了你当她靠山,她以前不敢说的话,不敢做的事,她都敢做敢说了。”

    “说到底,还是我这个爸爸没本事,依然从小就懂事,知道家里环境时好时坏的,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她小时明明很喜欢玩具店里的洋娃娃,我说要买给她,她笑着说‘爸爸,我就只是好奇洋娃娃为什么不会说话而已,我不是想买’。那时候我的依然才6岁,一个洋娃娃200块,对当时低收入的我来说有些吃力。”

    提及往事,乔志远有些伤感。

    “放心,以后只有依然不想要的,没有她买不起的。”顾澈轻松地说着,他也更喜欢现在的乔依然不高兴就直接发泄。

    “依然啦,你送完惜梦啦,你干嘛站在门口不进去。”柳正荣说完,又小声咬着牙骂着乔依然,“你今天别作死啊,姑爷都不跟你计较了。”

    “我知道啦。”乔依然吸了吸鼻子,干脆地答应着。

    看着乔依然进了病房,乔志远就暂停跟顾澈的谈话了,而是望着自己大女儿,“赶快回家休息吧,我也要休息,早日康复好了,给我们依然和阿澈看孩子。”

    “我想再陪陪您。”乔依然不愿意就这么回去,昨天她爸爸从鬼门关走的那么一遭是彻底吓坏了她。

    “我不要你陪。我这刚从鬼门关回来的人,想多跟你妈妈二人世界。”

    “你自己又不是没有老公,干嘛要缠着我老公。”柳正荣把女儿女婿往外推着。

    哭笑不得的乔依然,跟自己父母再见之后就挽着顾澈离开了。

    “老公,谢谢你。”乔依然是打从心底感激着顾澈

    “我们回家吧。”顾澈揉了揉乔依然的头,就牵起她的手往停车场走着。

    “不要,你留在医院观察一下身体吧,你胃病发了,等完全好了再出院吧,你昨天还抽了那么多血。你怎么有胃病我都不知道,赖柏海说你这次胃病都好几天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真是个问题老婆。”顾澈拦着她的肩膀继续朝停车场走着。

    乔依然站在原地就是不肯走,“我们的宝宝不要一个生病的爸爸,你不把身体养好,以后会拖累我们孩子的。”

    既然他那么想要孩子,这个理由总该会有效吧。

    “没事,我有个年轻的老婆。”顾澈挑眉,宠爱地看着他自己的小妻子,“依然,现在是越来越聪明了。”

    “那当然啦,也不看看我是谁的老婆。”

    乔依然踮起脚勾着顾澈的脖子,轻轻吻着他,“老公,求求你住在医院好不好,人家每天家里医院奔跑很累的好不好?你心疼心疼一下你扁平足的老婆,我爸爸住院了我不可能不来医院,可是你胃又不好,我每天医院家里两头赶,会很累的啦。”

    “鬼主意一堆一堆的。”顾澈只好拦着她回了病房。

    黑夜里,没有灯光的亭子里,有道目光一直看着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