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见你老公-私人婚-
私人婚

第29章 见你老公

    病房里。

    顾澈仔仔细细看着顾思楷最近的病情和用药状况,半躺在病床上的顾思楷“咳咳”了两声,“依然这孩子怎么还没回来?”

    “偷懒去了。”冷厉的鹰眸睨了一眼病房的门,这个乔依然还真是龟速,这么半天还不回来,他勾了勾唇,心想着:看样子,那小东西并不想见她口中爱着的丈夫。

    那沈博文给爷爷弄完文件都走了,小东西居然还没回来。

    “尽胡说。”顾思楷不悦,瞪着眼瞧了瞧顾澈那冷漠的神情,“依然不知道多乖,几乎每天都来医院陪我,今天还给我熬了燕窝粥,做了小肉丸子。”

    这些东西家里的保姆又不是不会做,她乔依然似乎还没还给他熬过粥,包过什么小肉丸子,顾澈冷嗤了一声。

    到底是活了几十岁的老人了,顾思楷也知道他这个孙子的脾气与想法,“你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依然做的能跟外面人做的一样吗?”

    顾思楷是一样细数给顾澈听,“依然知道我爱吃甜食,专门学着怎样做低糖的蛋糕,追着医生问清楚我能吃多少甜食。她是严格按照营养标准做的蛋糕,这可是花钱买不到的。”

    看着自己孙子对他最后半句话的质疑的眼神,顾思楷略微尴尬,以他们顾家的经济实力,花钱也是请的到人做出来的,但固执的顾思楷才不愿承认他说出错了,又干咳了起来。

    护工紧张地立马上前去拍顾思楷的背,却被顾思楷拒绝了,“阿澈,你去看看依然,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她能出啥事,有保镖跟着呢。

    这个乔依然倒是很会做这些表面功夫的,顾澈不以为意,站起身,“那我先走了。”

    才从顾思楷的特护病房出来,顾澈就看到了蔫蔫的乔依然从电梯里出来,她完全没有之前的水灵劲了,这个死女人双眼是不是瞎的,居然在路过他的时候,就那样呆滞的走过去了。

    “手镯,你还想不想要?”顾澈拉住那个像丢了魂一样的女人,她的手怎么冷冰冰的。

    她怔愣了几秒,“你谁啊,放开我。”乔依然觉得这个醇厚的男声好熟悉,她慌张地抬起头看到了拉住她的人,是那个五官精致,帅的人神共愤的鸭子先生。

    守在顾思楷病房外的保镖听到了少奶奶微弱的惊呼声,还以为少奶奶遇上什么事了,他们紧张地朝乔依然的方向忘了去,发现正是他们家大少爷握着少奶奶的手。

    保镖们面面相觑,把目光移开了。

    该死,保镖该不会看见了吧。

    他怎么跑到爷爷的病房这边来了。

    他究竟想干嘛,该不会真的来找顾澈揭发她吧。

    惊恐万分的乔依然冒着冷汗,使出浑身力气把这个比她高出二十公分的壮实男子拖到了下一层的安全通道。

    “你究竟想干嘛?”乔依然白皙的小脸早已因为害怕失去了血色,她额头细碎的绒毛被冷汗浸湿了,她另一只手还拎着一袋他最喜欢吃的樱桃。

    小东西总算知道怕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在外面乱来。顾澈邪肆一笑,想抚去她头上的冷汗,“见你老公。”

    疯了,这个鸭子先生真是疯了,乔依然是又气又恼,如果她不是因为太虚弱了,她真的会蹦起来吼,而不是像现在只能拽着鸭子先生的胳膊,盯着他那深邃不见底的眸子低吼。

    “你见他干嘛?你是想把我逼死吗?”

    歇斯底里的怒吼,是乔依然人生中的第一次,似乎面对这个鸭子先生,她总是在做前所未做过的事。

    “怕了?”醇厚的声音不带一点温度,男人的脸色依旧冷漠。

    “我就是怕了,你再这样,小心把我逼死了,你就一分钱都拿不到了。”乔依然恐惧地看着上一层安全通道的楼梯门,生怕她老公就那么推门来抓现行了。

    听到女人说怕,男人并没有开心的感觉,他这个小妻子还是只适合逗逗,真把她逼急了,指不定干出什么傻事。

    “傻女人。”男人抢过乔依然手上的那袋樱桃,独自念叨着,不过还是挺可爱的。

    望着那个狂妄又没人性的鸭子先生离开后,乔依然的担心害怕才总算平复了下来,她挤出一丝笑容安慰着自己,“没事了,没事了。”

    定时炸弹总算走了,乔依然觉得心里突然敞亮了,望着她空空如也的双手,“这个该死的鸭子先生,居然把顾澈的樱桃都拿走了。”

    并没有预期中尴尬的夫妻相见,乔依然没能见到她老公,心里也不觉得遗憾,而是觉得很庆幸。

    出了医院,乔依然觉得她很有必要跟鸭子先生好好谈一谈了,他如果再像今天这样吓唬她,她就算有100条命,100个心脏都不够她害怕的。

    云姨看到好几天没见到面的乔依然,开心地告诉她,“少爷在书房里。”

    “谢谢。”乔依然虽然很着急,也很生气,但是她还是能分辨出云姨不是个坏人。

    书房里的男人正烟雾缭绕地伫立在窗前,他幽深不见底的眸光一直注视着那颗高大的连理枝。

    “砰”地一声,书房的门被很不友好地推开了。

    男人没回头,闻着这空气里蔓延的淡淡的女人香味,他勾了勾唇,暗想:总算心甘情愿来了。

    “鸭子先生,我们很有必要谈一谈协议。”乔依然声音很激动,她从包里拿出那份毫不公平的协议书。

    小东西,跟你老公谈协议,跟他秘书约过没?男人像是没听见一样,丝毫没有挪动身体的迹象。

    他这种冷漠不搭理人的状态,可是惹火了乔依然。

    在她看来,她真的很生个火把烤熟了这个没礼貌没心肝的鸭子先生。可事实是她被他抓到了痛处,这种感觉让她好不爽。

    “嘿,鸭子先生,我在跟你说话呢?”这个傲慢的鸭子先生还不如幼儿园里的小朋友懂礼貌,她拉了拉男人的衣袖。

    他果真如云姨说的,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有洁癖的人为什么心灵如此肮脏。不过他身上淡淡的薄荷香混合着的烟草味,还挺好闻的。

    只是乔依然怎么感觉到她自己腰被什么东西给固定住了,让她动弹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