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成为陌生人的初衷-私人婚-
私人婚

第290章 成为陌生人的初衷

    顾澈只在医院住了两天,就出院了,为了方便乔依然照顾乔志远,他打算和乔依然一起住在院长安排的贵宾休息室里。

    他们住的地方就在住院部十几米远的楼里。

    哪知道乔依然不同意了,“我们回家去住吧,医生都说你的胃要养,我最近都没空给照顾你三餐,回西郊别墅去还有云姨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菜。”

    “我让司机把饭菜送过来,顺便让云姨帮忙给你爸爸也煲点汤,你每天跑来跑去的,我也不放心。”顾澈就这样决定了,乔依然不想驳了顾澈好意,就同意了。

    乔志远恢复情况还不错,郑彦也隔三差五来看望一下,乔依然和她妈妈一样,心里多少对郑彦有点生气,柳正荣是直接不欢迎郑彦来看望,乔依然则是态度冷淡。

    这天,郑彦打算出院了,就来跟乔志远告别,柳正荣回家去休息了,郑彦临走的时候,乔志远让乔依然送送。

    两人别扭地下了电梯,乔依然就打算上楼,“你慢走。回家好好休息吧。”

    “依然,以后我们是不是就是陌生人了?我是不是完全就没有机会了。”郑彦直言不讳,她觉得乔依然对他冷淡不只是因为她爸爸的车祸。

    住院部的一楼人来人往的,乔依然怕被人看到说闲话,她说,“我们找个地方说清楚。”

    医院外面的咖啡馆里,乔依然只要了一杯水,她并不打算长久逗留。

    “小时候,你最喜欢跟在我后面,要我陪你玩了。没想到现在连陪我喝一杯咖啡的时间都不愿意了。”郑彦自嘲着。

    她没点喝的,可是他却为她点了一杯卡布奇诺,为他自己点了一杯黑咖啡。

    “郑彦,如果你没有当我老公的面说那些话,我们还是能像以前一样,是好朋友。”

    如坐针毡的乔依然很是别扭,她总有一种背着顾澈在外面做对不起他的事情。

    “好朋友?呵呵?是吗?”

    这时候,服务员把两人的咖啡给端了上来,乔依然直接推到了另一边,“我最近在备孕,就不碰咖啡了,麻烦给我一杯牛奶。”

    这样说,总该能断了他的那些不应该有的想法了吧,乔依然打心里不想跟自己发小关系变得这么僵,可感情的世界就不应该拖泥带水。

    “备孕?”郑彦好奇地看了看乔依然,“那次在商场的事情,你不是说你已经怀孕了吗?”

    乔依然看着桌子说,“那时候我是怕我老公对你不测,我故意骗他的。”

    “依然,你是担心我,所以才为我撒谎,是不是,你可是一个不会说谎的人。”郑彦心里又泛起了一丝涟漪,看样子那么多年的青梅竹马在她心里很有分量。

    只要他坚持下去,说不准哪天他们还能有个以后。

    “我是害怕我老公失手伤了你,我怕他坐牢,因为我爱他,我不愿意他遭受一点危险。”乔依然双眼是注视着郑彦,可她说的话足以让郑彦崩溃。

    原本属于他的小女孩对他不止一次说她爱另一个男人,就算她已经这么残忍了,可是郑彦就是不想放弃爱她,“你们领证了吗?”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等这一阵子过了,我们就去。”

    乔依然咬了咬唇,她怕郑彦不死心,“就算他只是我男朋友,我也是不会考虑你,因为感情的世界里只容得下两个人。所以不要再拿结婚证说事了。”

    “好,好。”郑彦嘴上说着好,手想去端咖啡杯,却摸空了。

    就跟眼前这个朝思暮想的乔依然一样,明明就在身边,却还是错过了。

    “真的就连一次机会都不给我吗?”为了乔依然,郑彦已经顾不上太多了。

    她一秒都没犹豫,“没有。以后我们也不要再见面了,欠你的钱,我会尽快还给你。”

    她原本是打算靠她自己还给郑彦的,可现在的情势,还是尽早跟郑彦划清界限比较好,干脆先找顾澈借钱还了再说,以后再赚钱还给顾澈。

    “不用了,你并不欠我。”郑彦一口气说出来了,这就意味着以后就没有借口再跟她见面了。

    “啊?”乔依然愕然了。

    “顾澈并不差钱,你给他的支票,他压根就没有去兑现,所以你不欠我的。以前,我总想着只要有着那张支票,我们之间就不会断了联系。我想,现在也没有必要了。今天的咖啡你请客吧,就当是作为送给我,放弃你的礼物。我们以后也不要再见面了。”

    言毕,郑彦站起身,侧身对着乔依然说,“再见,顾太太,希望你幸福。”

    一溜烟的功夫,郑彦就消失不见了,乔依然心里有些难受,眼睛也酸酸的,就像是跟她原来的某部分生活被硬生生剥离了一样。

    明明她该高兴的啊,为什么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呢,郑彦说他们以后都不会再见面了,这样不就是解除了算命先生说的那个她会为了一个男人顾澈分开的定时炸弹了吗?

    她应该很高兴的啊。

    他走的是那么决绝,她以为他会再次纠缠的,没想到会这么轻易地就同意放弃了。

    他叫她“顾太太”,让她听出了一丝苍凉的感觉。

    如果,他不爱她,只把当小时候的那个小女孩,他们还能继续来往,可是他对她生了男女之间的感情,就注定他们以后不能来往了,因为爱情的小舟上不能负荷第三人。

    她一个人坐在那里好久都没离开,她不适合说狠话,更不适合说伤害别人的话,可这些话不得不说,因为她爱顾澈。

    抹了抹眼角的泪水,乔依然打给了赵馨茹,她把刚才的事情说完,又拜托赵馨茹,“馨茹,你帮我安慰安慰一下郑彦吧。我说话的态度不是很好。”

    “妞,别管他,一个大男人,死不了。你干得好,你要是在他这里拖泥带水,最后你们三个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你最近忙什么呢,怎么都不找我玩。”

    在乔依然之前,郑彦就打电话给了赵馨茹,他的说辞是,“我不愿看到她为难,我决定彻底放弃她了,我希望她跟顾澈白头到老,不要给我趁虚而入的机会。”

    “改天见面详谈吧,我那些事太复杂了。说说你吧,男朋友还是那个大厨吗,还是又看上谁家的帅小伙啦?你上次跟郑彦那出戏,你男朋友不介意吗?”乔依然打趣着。

    “哎呦,乔依然,你怎么那天开窍了啊”,赵馨茹看了看时间,又说,“改天聊,变态老板又要开会了。”

    咖啡店外的黑色奔驰里,郑彦对着司机说,“开车吧。”

    看见她笑,就足够了。

    放弃她这个决定是他最近住院期间,逐渐想通了,或许是不得不承认乔依然和顾澈的感情是他插不进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