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你相信我吗-私人婚-
私人婚

第291章 你相信我吗

    晚上,顾澈加完班回到位于他们在医院的贵宾休息室时,他还没上楼,就在楼下看到了那抹娇小的身影,正低着头用脚在地上画着圈圈玩。%d7%cf%d3%c4%b8%f3

    现在也已经是秋天了,晚上的时候,温度有些低,而那个娇小的身影在夜里只是穿了一件薄薄的长袖毛衫。

    顾澈很是自然地把他的外套披在了那抹娇小的身躯上。

    “老公,你回来啦。”她的声音没有平日里那么欢快了。

    顾澈握着她的手,瞄了瞄她那张有心事的脸,“做了什么错事,坦白从宽?”

    “我们先上楼再说,我怕你生气又跑了。”乔依然假装轻松开着玩笑。

    今天偷偷见郑彦的事,不让他知道,她又觉得像是欺骗,让他知道又怕他生气,更怕两人陷入冷战或是争吵。

    “那得看事情的严重程度”,顾澈故意顿了顿,“有些原则性的问题,不能犯。”她要是再敢偷偷摸摸吃避孕药,就一定得好好教训她了。

    乔依然低着头,望着顾澈牵着她的手,她细细想了想,今天郑彦没有碰她,连握手也没有,这样一想,她又怕顾澈会不相信她。

    要不干脆就别说今天见过郑彦了?

    不一会就回到了卧室,顾澈并没有马上去洗澡,而是揽着乔依然坐在沙发上,等着她先开口。

    “老公,你去洗澡啊,我去给你拿睡衣。”才站起来的女人,被男人又拉入了怀中。

    他紧紧盯着她,但她的眸光一直在躲闪着,他的鼻息喷洒在她脖颈处,她闭上眼吻住了那薄唇。

    没有她意想中的那样,他并没有加深这个吻,而是把她的脑袋给拉开了,一句话也不说,就是静静严肃地盯着她。

    “老公,你赶快洗澡,我等你。”说完,她还给他把衬衣扣子给解开了。

    她实在没把握说出见过郑彦之后的结果。

    反正一定不会有好结果。

    他对郑彦本来就有偏见,再加上上次见到了郑彦跟她表白,她要是一再否认郑彦没跟她有任何身体接触,他能相信吗?

    顾澈自己把扣子又给扣上了,他仍旧紧紧盯着她,这次他抱着她的头,不让她的目光再次躲着他了。

    “这么帅的男人是谁的老公啊,亲一个。”嘟着嘴的乔依然只得到了顾澈一记冷冷的眸光。

    “说。”醇厚又清冷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

    见实在躲不过了,乔依然再次强调,“你,你得相信我,我才跟你说,要不然我,我就烂在肚子里。”

    他眨了眨眼皮,“继续。”

    “你保证你要相信我。”乔依然带着希冀的眼神望着他。

    “恩。”顾澈轻轻应了一声。

    “不行,你,你,你先放开我,免得我待会跟你吵起来,你忍不住打我。”他前几天才特意强调过要她记住他说的话,她也马上就犯,还真怕顾澈活剥了她。

    这个小东西还真是不了解他,他怎么舍得打她。

    “放心说。”顾澈阖了阖眼皮,最近海边城的工作量太大了,他其实有点困了,今晚他让唐浩宇送他回来的时候,直接在车上睡着了。

    “你要再这样磨蹭,我就不敢保证我不会打你了。”

    说这话的同时,顾澈故意抬高了一只手,朝乔依然的屁股拍了去。

    那巴掌还没落下,乔依然就捂住她自己的屁股,叫着“疼”。

    “小傻子,赶快说完,我们还有正经事要办。”顾澈还真是有点头疼这个磨磨叽叽的女人。

    乔依然黑如葡萄般的大眼睛来回转悠着,暗想,他会不会生气了又用领带困住她的手,她心疼地望了望她细细的胳膊。

    “就是,就是……”她磕磕巴巴说话的时候,顾澈不高兴地蹙了蹙眉,乔依然心里想着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一口气全都说了算了。

    毕竟早死早超生。

    她飞快地说着,“我今天见了郑彦,我跟他说清楚了,我爱你,他说了以后都不会再跟我见面。”

    那说话的声音小到乔依然自己都快听不见了,再看看顾澈他仍旧保持着盯着乔依然的姿势。

    “老公,他今天真的没碰我,我们连手都没握一下。”她即期待又害怕顾澈的反应,“不信,你闻闻,我身上没有别的男人的味道。”

    “说完了?”

    “完了。”把眼睛瞪得圆鼓鼓的女人望着自己的男人,一时之间她有点不知所措。

    “给我洗澡。”顾澈拉着她的手站了起来,往浴室走了去。

    这是生气了吗?因为生气才要她给他洗澡吗?还是说他不信她所以又要她再洗一次澡。

    “哦。”乔依然想去给他拿睡衣,可被他扯住了,“老公,是真的,他没有碰我,我也没有让他碰。”

    “废话真多。”他屈膝抱起娇小的女人,就进了浴室。

    被脱光的女人,站在他面前,胆怯地问着,“你相信我吗?”他拉她进来洗澡,想必还是不相信她吧。

    “今晚的话真多。知道了,他没碰你,你也没让他碰,这次总算听话了。老公给你点奖励,乖。”说完,他就抱起他的小娇妻在花洒下迫不及待吻了起来。

    两人一直在浴室索要着彼此,一直到彼此精疲力尽才回到了床上。

    乔依然很累,但是睡不着,想起了她妈妈说的容易怀孕的法子,就把双腿倒立着。

    “睡觉。”顾澈抱着她纤细的腿放进了被窝。

    反正关了灯就是黑灯瞎火的,害羞的小女人红着脸,说着大胆的话,“老公,倒立会让你的功课容易中标哦。”

    “你男人功课一向很好。”那么细的两条腿,万一折到了怎么办,顾澈固定着她的腿不让她挪开。

    翌日,乔依然目送顾澈去上班之后,就往住院部去了,在路上听到了一个人在叫她,“乔老师,乔依然。”

    她含着甜甜的笑,以为是以前幼儿园的家长,她心里很是高兴,她离开幼儿园都几个月了,居然还有家长能记得她。

    当她高兴地回过头的时候,发现不是以前学生家长,而是最近才在孤儿院认识的任叔叔。

    “任叔叔好,您怎么在医院啊?看望朋友吗?”

    “不是,我来住院,我已经断断续续咳嗽了大半年了,实在是忍不住了,人年纪大了就是毛病多。”

    乔依然往任叔叔的后面看了看,没看到他的任何亲属,她又想到了任叔叔那逝世了的女儿,心里有点替他觉得伤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