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血型的秘密-私人婚-
私人婚

第292章 血型的秘密

    “我一个人习惯了。”任叔叔耸了耸肩。

    “我太太很早就去世了,以前一个人带孩子,一个人在外地出差,早就习惯一个人了。”

    那语气想是渗透着无奈,又像是渗透着难过,还有着认命。

    “任叔叔,我最近都在医院照顾我爸爸,您有什么需要就找我,您把我电话存存。”乔依然不知道要如何安慰他,只好尽她所能去帮他了。

    任叔叔摆了摆手,“不用了,谢谢你的一片好意,你爸爸是怎么住院了?”

    “车祸。”乔依然有些伤感地说着。

    “人没事吧?放心,现在医学这么昌明,你不要太担心了。”任叔叔宽慰着乔依然。

    气氛有些太伤感了,乔依然不想把气氛弄成这样,“不过现在没大碍了。我带您去病房吧。”

    “好,谢谢,依然,你父母真是幸福,有你这么一个漂亮可爱又体贴的女儿。”任叔叔的语气很诚恳,不像是恭维人。

    好听的话,谁都爱听。

    “谢谢。我帮您拎行李吧。”乔依然伸手就要过去帮任叔叔拿行李,可是被躲开了,“绅士是不会需要女士的帮助。”

    真是个讲究的叔叔!乔依然笑了笑,“那行,病房也到了。”

    或许是在医院遇上了熟人,又或是乔依然打从心里就可怜这位中年丧女的男人,她很是自然地帮任叔叔整理着床铺。

    护士小姐以为他们是两父女,“咦,现在很少有年轻人这么勤快了,任先生,您女儿真是体贴,看样子还是得生女儿,爸爸的贴心小棉袄嘛。”

    “护士姐姐,请问……”乔依然不想护士继续提到“女儿”这个会让任叔叔伤感的话题,所以只想打断护士而已,却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这不是我女儿,我没有这么好的福气。护士小姐,你先去忙吧,有事我再叫你。”任叔叔只留个背影给乔依然,他背对着她收拾着衣服。

    护士出去后,任叔叔对乔依然无奈一笑,“护士没坏心的,别介意。”

    “没事。”

    从任叔叔住得起私人病房来看,想必他的经济条件不会差,但是身边连一个亲人也没有,未免有些太凄凉了,连照顾他的人都没有一个。

    “任叔叔,你有没有请护工。”

    “没有,我喜欢安静。”任叔叔递给乔依然一瓶饮料。

    喜欢安静啦,乔依然下意识地就捂住了嘴,“我老公经常说我吵,那您跟我相处,会不会觉得我很烦?”

    “不会。你怎么这么年轻就结婚了?你父母舍得吗?家里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吧。”

    眼前这个女孩才20岁出头的样子,任叔叔露出了质疑的眼神。

    “喏,这是我的婚戒。我都结婚几个月啦。”虽然还没正式领证,乔依然笑嘻嘻地接着说着,“我还有个妹妹,还在上大学。”

    “好福气,一对女儿,你父母是有福之人啊。”任叔叔把眼镜拿下之后,揉了揉眼镜。

    跟任叔叔又闲聊了一会,到了乔志远要去做复健的时候,乔依然才走。

    乔志远对复健很积极,每次都会主动要求多练一会,这让复健师忍不住问,“是什么支撑您每天都不间断还比别人多练习的。”

    “我得赶快好起来给我大女儿看外孙啊。”乔志远很是自然地又自豪地回答着。

    乔依然摸着她自己的腹部,也希望早点能怀上宝宝,她爸爸和顾澈都很期待孩子的降临。

    顾澈对孩子已经到了发狂的地步了,听赖柏海说顾澈担心未来小孩子的衣服质量不够好,直接收购了一个婴幼儿服装品牌。

    才想到赖柏海,他的电话就打来了,电话里的他依旧是那副玩世不恭贱贱的语气,“童养媳,你老公据说又买了个奶粉品牌,你赶快生孩子吧,你再晚点生,我怕你家的败家男人会去给他儿子买童养媳了。”

    “干嘛不叫我小嫂子啦。”乔依然“咯咯”地直笑,顾澈真是太心急了,孩子的影子还没有,他就准备那么多了。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我这里信号不好……”

    装傻充愣也不找个好借口,乔依然假装不耐烦要挂电话,“正好,我这里很忙,我先挂电话了。”

    方才假装信号不好的男人,立刻清晰地说着,“说正经的,以一个专业又负责的医生来问你,你是什么血型,万一到时候你生孩子时缺血,你男人能让我给你陪葬。”

    “呸,呸,呸,你究竟会不会说话啊。”乔依然自从她爸爸住院后,就格外害怕听到跟死有关的东西。

    “总之就是大家都不想出现任何意外,所以得把准备工作做足了,你要是不知道你什么血型,就去查查,反正你在成天在医院,要查也很容易。”

    他说的话,就是让乔依然听了觉得很不爽,“什么叫我成天在医院啊,说的我像是个病秧子一样。”

    “姑奶奶,您记得告诉我您的血型,哎呦,我的信号怎么又不行了,哎呦,听不见啦。”

    “幼稚。”乔依然实在难以理解赖柏海的可笑举动。

    把乔志远送回病房之后,乔依然就去验血室了,她想着上次打算给她爸爸献血的时候,已经验过血了,就想直接让护士帮她查查资料,她是什么血型的。

    值班的护士不认识她,但是她提到那晚她爸爸出车祸的事情,值班护士还是知道这家人是得到了院长的关怀需要优待的,所以帮她把资料调出来了。

    那资料上显示着,“乔志远ab血型,柳正荣ab血型,顾澈a型血,乔依然o型血。”

    “谢谢你,原来我是o型血,我爸妈都是ab型血,我老公是a型血。”乔依然压根就不懂什么血型,只是单纯想记录一下全家人的血型,于是就在手机上记录着。

    “等等,你说你是o型血,你爸妈都是ab型血?你再看看,这资料是你们家的吗?”护士把资料从乔依然手上给拿了回去,万一弄错,就是泄露病人**了,而且这家人还是院长都不能得罪的。

    值班护士又再次核对了一下乔依然的身份证号码,“是对的,但是两个ab血型的人怎么可能会生出o型血的人。你是他们的养女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