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打了一架-私人婚-
私人婚

第295章 打了一架

    拿到亲子鉴定的结果后,乔依然又不敢看。

    怕。

    她很怕。

    怕亲子鉴定的结果是她不是乔志远的亲生女儿。

    最后,她是回到了她和顾澈在医院的住处才敢打开看。

    她的手都在抖,“哗啦啦”一阵响声,她才颤颤巍巍把文件夹撕开的时候,她手一滑,那印满密密麻麻黑字的文件全掉在地上了。

    那一张张生物图构造她看不懂,恐惧的泪水侵蚀着她的眼,她看不清楚那纸上的字。

    于是她倒在那片文件上,眼睛直勾勾盯着天花板。

    她开始后悔去做这个亲子鉴定了,为什么一定要弄清楚呢,就这样不好吗?稀里糊涂的也挺好的。

    现在的乔依然很幸福啊,为什么一定要知道哪些好奇的事情呢?

    “乔依然,你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怀孕生孩子,而不是疑神疑鬼乔志远是不是你亲生父亲。”

    她在心里这样劝着她自己,可是心里那块怀疑的地方,久久不肯停歇。

    她闭着眼想睡着,一切等睡醒了再定夺,可是她压根就无法入睡。

    她坐起身,又拿起文件,可她的眼睛就很条件反射地闭上了,她本能就抗拒去知道真相。

    “丢掉好了,把它们统统都丢掉。”她自言自语着。

    既然没胆量去看,丢掉就好了。

    可当她弯腰去捡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看看那文件上面写的字,好不容易翻到了一张看得懂的字,那上面写着,“支持柳正荣是乔依然在生物学上的母亲,柳正荣(母)是乔依然(女)在生物学母亲的相对机会为9999%25。”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乔依然希望这份结果同样出现在她跟乔志远那份文件上。

    当她好不容易找到了属于她跟乔志远的亲子鉴定报告是,那上面的结论让她直接愤怒地撕掉了那张纸。

    “凭什么,凭什么我就不是我爸爸的女儿。”

    她脑海全是那鉴定结论上黑字,“不支持乔志远是乔依然在生物学上的父亲,乔志远(父)不是乔依然(女)在生物学父亲的相对机会为9999%25。”

    那一行字比世上所有的利器都要尖锐,刺的乔依然觉得她就快死掉了,她感觉到她已经不会呼吸了,她的大脑呈现一片混沌的状态。

    “这是假的,假的,我爸爸就是我爸爸。”她不愿意相信,她逃离了这个让她知道真相的屋子。

    她一直往前跑跑着,她看不清楚路,更看不清楚来来往往的人,就那么奔跑着。

    跌跌撞撞地跑着,她最后在她爸爸的病房外候住了,病床上的乔志远正在安详的午睡,柳正荣正在沙发上面肆无忌惮地用手机看着电视剧还一直大声地“哈哈”直笑,权当乔志远没睡觉一般。

    那份亲子鉴定说她是柳正荣的女儿,却不是乔志远的女儿,当年的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3f

    是她妈妈遇人不淑改嫁?

    还是她妈妈出轨了?

    她站在病房门口想起了一些事情,她爸妈二十周年的结婚纪念日是在她二十岁生日的前一个月,而且她妈妈把她身体差归结为是她早产了的关系,那么从日子上推断,她只可能是柳正荣婚后出轨,跟别人而生下了她。

    她爸爸那么善良老实敦厚的人,为什么要背了那么一大顶绿帽子这么多年,而她妈妈为什么这些年在家里还敢作威作福各种欺压她爸爸。

    凭什么?

    为什么犯错出轨的人还能这么理直气壮地生活?

    为什么?

    眼眶通红的乔依然,握着拳头推开了病房的门,“啪叽”一声,她就把柳正荣的手机摔在了地上,她觉得不解恨,又蹦起来用脚踩了好几下。

    “我爸爸在睡觉,你为什么要吵他?”你当年为什么要出轨,为什么要骗他。愤怒的乔依然让柳正荣很生气。

    柳正荣气得站在沙发上,直接一巴掌朝着乔依然的脑袋打了去,“你这死丫头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不就是嫁了个豪门吗?回来作威作福的,懂不懂得尊敬长辈,你就算是世界首富,也该尊敬我这个妈妈。”

    “你配吗?”你配当她妈妈吗?你配吗?你这个出轨了还生下别人孩子的女人,真丑陋。

    这是乔依然长这么大,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恨意,以前外公对她的那些事情都不足以让她心生这么多恨意。

    是不是他们姓柳的人,骨子里的血液都是凉薄的。

    “你这个死丫头,我今天不好好教训你,我就不是你妈了。”柳正荣卷起袖子,朝着乔依然的脸就是一巴掌。

    一个人究竟要有多残忍,出了轨怀上的孩子还能让她自己丈夫养大,乔依然胸腔的怒气烧的她恨不得把柳正荣给打死算了,她伸手捶着柳正荣的头,想为他爸爸出这口恶气。

    病床上的乔志远被吵醒了,“咳咳”了两声,捶着床沿,“依然,赶快给跟你妈妈道歉,要不然以后你都不用来看我了,怎么就跟你妈妈打起来了。”

    “那是你妈妈,辛辛苦苦生下你的妈妈,你怎么能打她,你这孩子现在怎么脾气就变得这么暴躁了,以前不是温温柔柔的吗?”

    “老公,我不活了,我一把屎一把尿把这死丫头给拉扯大,她就这么不讲道理打我。”柳正荣捂着头跑到病床上抱着乔志远大哭着。

    “乔依然,你这个不讲良心的死丫头,打雷的时候小心点,小心遭雷劈。”

    乔志远看到自己妻子满头凌乱的头发,还有她那如洪水决堤的眼泪,他着急地瞟了一眼乔依然,“依然,赶快跟你妈妈道歉,马上。”

    “我不。”要道歉的人是柳正荣,她骗了她爸爸那么久。

    看着自己爸爸袒护着柳正荣那担心的样子,乔依然话到嘴边的真相又咽了下去,她爸爸有多爱她妈妈,她怎么能不知道呢。

    她妈妈好吃懒做又爱赌,虚荣心强,还爱攀比,她老实巴交的爸爸只会责怪他自己不会挣钱,从来对柳正荣一点怨言都没有。

    而她妈妈就是以出轨来回报她爸爸的爱,这让乔依然难受到了极点,她掩面哭着跑出了病房。

    “依然,你去哪里,你回来,回来啊。”乔志远也看到了自己大女儿脸上那手指印,心疼地不得了。

    可是趴在他身边哭得正起劲的老婆也放不下,他便只好发信息给顾澈了,“依然跟她妈妈打了一架,跑了,她妈妈一直哭,我走不开,你赶快去安慰一下依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