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我没有爸爸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296章 我没有爸爸了

    而正在开会的顾澈压根就没看到信息,开会的他是从来都不会接电话和发信息的。

    董事会的成员对全球招标的进度再次提出了抗议,“招标已经进行了一个月,居然还没有最终的结果,一天不定下来,dl就得无限期在外打广告,太费钱了。”

    “本来噱头足了,就该趁热打铁,随便选几个合适的合作方开工就算了。”

    “长期让人投钱,而回报的日子一时又望不到头,我看我还是趁早退休好了,不想我这棺材本全搭在里面了。”

    起初支持顾澈的那些股东们,现在也是左右摇摆不定了,“顾总,不如我们还是求个稳吧,毕竟全球大环境不好。”

    不绝与耳的反对声一浪高过一浪,他静静地喝着咖啡,听他们如何组团口诛笔伐声讨着他。

    蓦地,一阵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那声电话像是一声号角一样,突然喧嚣的会议室就突然静止了下来。

    大家都面面相觑,是谁的电话敢在这个时候响起来送死。

    股东们几乎是全体在反对顾澈的决定,按照他们对顾澈的了解,他就是在找机会发脾气,这时候这个电话声响起来,无疑就是让他发脾气的导火索了。

    只见,顾澈缓缓拿起了手机,听着电话的时候,他深深地皱了皱眉,然后恶狠狠对着电话说了一句,“再说一句,信不信我弄死你。”

    那些站在原地还想劝顾澈放弃全球竞标活动的人也纷纷坐下了,顾澈的狠厉他们大多只是听说过,因为他的枪口从来都只是朝外。

    他们这些公然反对的人,会不会也被他当做外人了。

    他们在怕,怕顾澈会突然调转枪口。

    整个会议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他们都注视着正扣着西装扣子的强大气场的男人。

    他便朝着会议室门口走着边说着,“谁要是害怕风险了,想退出了,我不强求,dl的股份,我可以按照市场价购回。”

    他离开了会议室,整个会议室的人后背发凉,外面明明还是艳阳高照。

    电话是乔依然打来的,她在电话里,冷冷地说,“顾澈,我们分手吧,我们彻底分开,趁着没有孩子的时候,我们彻彻底底分开。”

    她一直重复着,“我们分手吧,彻底分开。”

    气得顾澈当下恨不得扭断她脖子,他才说出,“再说一句,信不信我弄死你。”

    顾澈把油门踩到底了,这个死女人最近一直不让他碰,原来就是在盘算着怎么离开他。

    “乔依然,没门,你死都要死在我顾澈怀里,想逃,这辈子都不可能。”他直接打开了她的手机定位,在城西的中心公园里。

    坐在秋千上,抱着秋千绳子的乔依然哭个不停,她突然一下子就变成了私生女,还是一个因为她妈妈出轨而生下的孩子。

    说难听点,她就是个孽种,她压根就不该被生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妈妈要出轨,为什么她不是乔志远亲生的。

    她亲生父亲又是怎样一个人?

    是不是也是个跟柳正荣一样好吃懒惰又爱慕虚荣的赌棍,如果那个野男人得知她嫁个了一个有钱人,他会不会也找上门来威胁她,会不会影响顾澈。

    爸爸和顾澈,是乔依然这辈子最爱的两个人,她不允许任何人去伤害他们。

    她一个人傻呆呆坐在秋千上晃着。

    而在中心公园一墙之隔的公寓里,位于八楼的阳台上,郑彦正在给他的花花草草浇花,他每次浇水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往楼下的中心公园看看。

    他之所以会买这个房子就是因为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清楚中心公园秋千上的一切,那里保留着他小时候最美好的记忆。

    秋千此时正被一抹纤细的女人声影荡着,他心里有一种直觉那就是乔依然,他劝他自己别再惦记她了,他也在不知道这是他多少次的幻觉了。

    那么幸福的依然,现在应该只有笑容,他也希望她一辈子幸福下去,希望这辈子也不要再在这个公园的秋千上看见她了。

    她来这个秋千的时候,只有难过,他不想见到她难过,只希望她这辈子都可以笑着生活。

    心里是这样想的,可是他还是拿着望远镜对着秋千上望了过去,他希望这次还是看错了,不料,那个身影就是乔依然。

    郑彦也顾不上他对乔依然说的那些以后不会再见面的话了,连鞋子也来不及换穿着居家鞋就跑到了楼下。

    当他跑到公园,才看到秋千的时候,就看到了顾澈在秋千前抱着乔依然,他转身躲在了一片树林之后。

    只见,顾澈把乔依然放在秋千的座椅上,问着,“你要再敢说一次分开,我就找个锹,挖个坑把你埋在这里算了。”

    乔依然望着她,缩了缩肩膀,她眼睛红肿,眼泪还在不停往外掉。

    “你哭个什么劲,不就是跟你妈打架打输了吗?以后你换个人打架,输了我还能帮你打回去,跟你妈,我实在是不能动手,我不打女人。”

    顾澈在来的路上看到了乔志远的短信,便打电话问了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不可能乔依然打架打输了就要跟他分手,一定还有别的事。

    “老公,不是这样的,我不是哭这个。”乔依然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闷闷地说,“你推我荡荡秋千吧。”

    一边推着乔依然荡着秋千,他一边骂着,“你他么,再遇上事一个人躲起来瞎哭,我就把你锁家里算了,真不是个省心的女人。我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个怂包,谁欺负了你,你就打回去,骂回去,怕什么,你老公不会让你出事的。”

    “老公,我小时候就住在这附近,我每次不高兴的时候,就会来这里荡秋千,只要荡一会了,我心情就会好了。”乔依然哽咽着在说。

    以前住在这里的旧房子里时候,她爸爸在周末的时候总会带她来这个公园买棉花糖吃。

    “只要你愿意荡这个破秋千,我把你晃到脑震荡都行。”顾澈松了松领带,不耐烦地又大力地把秋千往外推着,可看着乔依然荡到最高位时,那随时会掉的样子,他就改为小力了。

    荡到太阳落山后,顾澈的胳膊推得都有些发酸的时候,乔依然的眼泪还在往下掉,顾澈把外套搭在她身上,把她往怀里拢了拢,“还不打算说吗?”

    “老公,我没有爸爸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