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那不为人知的过去(1)-私人婚-
私人婚

第297章 那不为人知的过去(1)

    如果不是刚刚才跟乔志远通过电话,他会以为乔依然这幅德行是的由头就是她爸爸死了。

    “老公,他不是我亲生爸爸,乔志远不是我亲生爸爸,我是个野孩子,我是柳正荣在外面跟野男人生的野种。”

    “呜呜……老公,我是野种,我是个父不详的孩子,为什么我爸爸不是我爸爸。他对我那么好,我不要,我要他是我爸爸。”

    望着怀里哭成泪人的乔依然,顾澈叹了叹气,拍她后背的手悬在空中顿了会,才更加轻轻拍着她,“别怕。”

    公园里不时有人走动着,尤其是乔依然这个哭到声嘶力竭的存在,更是吸引了过路人的驻足。

    顾澈使了个手势给不远处的保镖,于是这个中心公园里的秋千处没有了外人,顾澈又让保镖全部撤走了,他小妻子的秘密,他不想让旁人听了去。

    哭到双眼发胀的乔依然很是疲倦地看着顾澈,“老公,你可不可以再推着我荡荡秋千。”

    “我们回去新家去荡秋千好不好?回去吃点东西,继续玩好不好?”顾澈是半跪在乔依然面前,握着她的手,而她则是坐在秋千上。

    她指了指前方的摩天轮,说,“老公,我们家以前就住在那摩天轮那里,我小时候的时候,我爸爸经常会把我放在他肩膀上看向远处……呜呜……”

    “他说……他说,站得高,才能看的远……可我为什么不是他亲生女儿啊。”

    “依然,你始终还是他女儿,只要你还叫他爸爸。”顾澈用手给她拭去伤感的泪水。

    原来她最近几天的不对劲都是因为这件事,也难怪了,那么装不住事的人,那么简单的一个小女人,面对这种事情,一下子又要如何去接受呢。

    “对,他这辈子都是我爸爸。只是我心里替我爸爸委屈,他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是别人的,是他老婆出轨跟别人生的。”乔依然捶胸顿足,冷笑着,“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他究竟做错了什么事?”

    她白皙的脖子都被她捶得红肿一片了,那“砰砰”地敲击声重重地敲打着她的肋骨。

    那声音每响一次,顾澈的心就深深往下沉一下,“够了,依然,不要这样惩罚你自己,你也是无辜的。”

    “我不是无辜的,我是个害人精。”乔依然更加用力捶着她自己,她伸手把那个有凹进去伤痕的手递给顾澈看,“你看,这个伤就是我小时候被拐卖的时候留下的。”

    “拐卖?”他的小妻子竟然还遭受过如此事情,顾澈的心一紧,紧紧握着乔依然的手,像是要穿越到她小时候去保护她。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不敢做脚部的手术吗?那是因为我小时候住过一次医院,就是那次住院,我被我外公卖给了人贩子,他骗我说那是我们家远房表叔,要我跟他走,还给我糖吃,我就跟着他走了。”

    提起那段封存在记忆深处的恐怖回忆,乔依然说出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在发抖,顾澈把她抱回了车上,秋天的晚上已经有些冷了。

    而他的小妻子又陷入了恐怖的回忆里,她蜷着身子窝在他怀里,紧紧抱着顾他的胳膊。

    “宝贝,别怕,有我在。”顾澈把她身上的外套给她紧紧包裹着,“如果回忆太痛苦,就不要说了。”

    小小年纪就被外公给卖掉,顾澈想起了重视亲情的乔依然几乎都不去医院看她得了癌症的外公,而且那次他们一起去看乔依然外公时候,她外公一碰她,她就全身冒冷汗发抖。

    他的女人竟然以前遭受过这么多苦难,这让顾澈对她又多了几分怜爱。

    “不,我要说,我要告诉你,告诉全世界我爸爸乔志远有多么伟大。”

    乔依然盯着顾澈,继续说着,“那个假表叔带我去了一个山里,坐了大概三天火车才到,我见不到我爸妈,我就哭着喊着闹着要他们,然后他就打我,说我爸妈不要我了,我外公把我给卖掉了,他竟然狠心地把年幼的我卖掉了。”

    “哈哈,我的亲外公哦。”她冷笑着。

    她越笑,他心里越是疼,他曾经以为她总是那么没心没肺的傻女人,心里竟然藏了这么大一个秘密,“我以后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

    薄唇轻轻吻上了她的额头,她抱着他的腰,继续说着,“他怕我不听话,就不给我饭吃,就那么饿着我,每天喂我一个馊馒头和一点水,山里的人看我面黄肌瘦的,怕我不好养活,就不肯买我,他就又坐车把我带去另一座山去卖。”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天的事情,那天天上下着倾盆大雨,山洪爆发,挡住了我们的去路,那时候的盘山公路还是土路,后来汽车翻到了山谷里,我被摔得遍体鳞伤。”

    “我在山底下呼喊着好久也没有人来救我,等到我昏迷醒了之后,我就在一个山腰处的家里了,那家人把我救活了,年幼的我求他们把我送回去,我跟他们说,我爸爸一定会好好感激他们的,可是他们为了钱,把我卖给更偏僻的山里亲戚了。”

    她说话的声音很微弱,有点中气不足,顾澈喂她吃东西,她不肯吃,喂她喝水也不肯,她捶着胸口,“这些话我不说出来,我替我爸爸委屈。”

    担心自己小妻子的男人又怎么能忍心看着他的女人这样有气无力地说下去,他只好喝了一大口水,强吻着她,逼她喝了下去,又如法炮制让她吃了一口面包,“宝贝,你吃完,慢慢讲。”

    满眼泪痕的乔依然望着顾澈,生生地把那面包给吞了下去,她不想辜负这个对她好的男人,就像她不能辜负她爸爸一样。

    “老公,谢谢你。”乔依然呜咽完,就继续讲着,“那对夫妻快40岁了,也还没有孩子,其实一开始他们两夫妻对我挺好的,他们有好吃的东西都给我先吃。就是他们的家人对我不好。”

    “那对夫妻因为生不出孩子,在村里和家里都抬不起头来,所有人都欺负他们,包括我那个养父的妈妈,那个老奶奶不仅欺负我那个养父母还欺负我,老奶奶每天趁我养父母不在家,就逼着我干活,还不给我饭吃,把我关在猪圈里跟猪待在一起,我要是收拾不好猪圈,她就拿着藤条打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