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那不为人知的过去(2)-私人婚-
私人婚

第298章 那不为人知的过去(2)

    “我那时候才7岁啊,我在家里穿衣服洗澡都还是我爸爸帮我,我收拾不好猪圈,老奶奶就打我,不给我饭吃,就那么饿着我,还让我揪着耳朵跪在大门口。”

    “呜呜……那些山里的小孩子们也跟着欺负我,他们趁我跪着的时候,就拿弹弓打我,还拿小石子砸我,有的还拿沙子往我衣服里面灌,没有人帮我。老公,如果你在就好了,你在就好了。”

    乔依然把顾澈的肉都掐紫了,顾澈心疼地摸着她的手,“如果我在,我会把那里夷为平地。把他们都逼到走投无路,选择跳崖。”

    “我有次被打急了,我就捡起地上的石头反打回去,砸伤了一个小朋友的头。我养父母就被迫要赔钱,100块的医药费对他们来说就是天文数字了,他们被迫赔了钱,那个看似忠厚的养父把我吊在房梁上打了一晚上,最后还拿着那个烧红的火钳来烫我打人的手,我养母拦着他,所以我就只烫伤了小拇指那一小块。”

    车里,除了乔依然的啜泣声,低述声,还有顾澈把手关节捏的“咔咔”直响的声音。

    他愤怒地恨不得马上让人一把火烧了那个鬼地方,把那群欺负乔依然的人统统从山顶摔下去。

    “他们家因为我赔了钱,就要我把那钱给赚回来,于是我每天天还没亮,就要跟着大人上山去砍柴采山药去换钱,然后回家去做饭,饭做好就我就得跟着大人一起做零碎的手工活赚钱。我咳嗽了很久,经常发烧,他们也不管我,就只要我干活,我以为我的人生就这样了,过了快一年的时间,我爸爸他费尽心思总算找到了我。”

    讲到这里的时候,乔依然哭得快昏过去了,她白皙脖子上的青筋凸起,双手握着拳头,在顾澈的胸口狠狠捶着,“他们怎么可以那么对我爸爸,一群出门就该被车撞死的畜生。”

    顾澈并不觉得胸口被她捶得有多疼,这是他第一次听到乔依然骂脏话,小小的她究竟是承受过多少灾难。

    “他们不肯把我还给我爸,还狮子大开口找我爸要钱,说我成天给他们惹祸,他们要多少,我爸爸就给多少,可就是这样他们也不让我跟我爸爸走,我爸爸孤军奋战一个人,就天天蹲在他们家门口那口枯井那里,要他们把我交出来。”

    “他们不肯,他们还打我爸,十几个壮汉围着我爸打,他们想把他打跑,可是我爸他就是不走,也不还手,山里的人力气又好大,养父那个野蛮的弟弟搬了一个大石头吓唬我爸,如果我爸不走,就砸死他,我爸硬是不走……”

    顾澈发觉怀里女人的啜泣声越来越大,他都能听到她把牙齿咬得一直响的声音了。

    “那个野蛮人就把大石头对着我爸砸了下去,把他砸的遍体鳞伤,当场就血流不止的,邻居怕出人命,就跑到镇上叫来了医生和警察,于是我就回来s市了,可是我爸的右腿就落下了残疾。”

    讲完,乔依然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般,全身冷汗直冒,一直打着哆嗦,“爸爸他是拿了他一条腿,才换回我的一条命,我回来的时候,身体很差,一检查发现我得了很严重的肺结核,医生都放弃我了,医生都判我死刑了。”

    “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就是意味着我一定会死。”乔依然双眼通红地看着顾澈。

    “过去了,我们依然一定会长命百岁的”,顾澈拍着早已哭得呼吸都困难的女人。

    “是我爸拖着他那条受伤的腿带着我全国各地找名医给看好的,这样就耽误了他腿的治疗,本来他的腿如果早治疗就不会瘸,就不会,都是因为我,可我竟然不是他的亲生骨肉,我是外面野男人的孩子。”

    “呜呜……老天爷为什么要对他这么残忍,他万一知道我不是他亲骨肉,他会崩溃的,他要怎么接受这些打击。”

    “如果爸爸不是救我,他的腿就不会受伤,这次说不准就可以躲过车祸了,这一切都怪我。”乔依然已经哭到没有眼泪能哭出来了,她哀嚎着,“为什么要对他这么残忍。”

    “宝贝。”顾澈轻轻唤着她,“你也是无辜的,以后我们好好孝敬你爸爸,好不好?我们接他过来一起住,专门请佣人照顾他。”

    “不要,不要。”乔依然直摇头,“他那么爱柳正荣,一定会让她一起过来的,我不要看见柳正荣,我现在看见她就想杀了她,她怎么可以那么无耻,让我爸爸牺牲他自己给她养婚外情的产物,难怪柳正荣一直不喜欢我,外公也讨厌我,因为他们知道我是野种。”

    “不许再这样说你自己。”顾澈用单手指按住她的唇,轻轻吻着她的唇,没有一丝丝杂念,只是单纯想安抚这个虚弱的女人。

    她双手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任凭顾澈吻着她,猛地,她又想起了,她自己的生父,她呜咽着,“老公,我们分手吧,柳正荣在外面的野男人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八成就是赌徒,我怕他知道我嫁给你了,回来找你狮子大开口,你的人生怎么可以有这种污点。”

    “我的人生,如果没有乔依然,就不叫人生。”顾澈笃定地看着她,又牵起她带着婚戒的手,“顾澈这辈子唯一的顾太太,难道你觉得你老公摆不平吗?”

    她哽咽地说不出话来,就直摇头。

    “相信我就对了,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许再说要跟我分开的话,知道吗?”

    她点头,用力说着,“知道了,老公,我爱你。”

    “我也是。”

    乔依然花尽全身力气往顾澈身上爬着,那冰冷的小手松开了他的裤袋,又掀掉了她身上的外套,困难地勾着他的头寻觅着他的薄唇,那双冰冷的小手在他腹部周围作祟,“老公,我爸爸很期待我们早日有孩子。”

    “乖,我们改天再继续努力,今天你先休息。”压根就经不住他小妻子撩拨的男人,很快就有了反应。

    他小妻子的状态,压根就经不住折腾。

    “老公,谢谢你,谢谢你在我身边,我真的好怕失去你,也怕失去我爸爸,你们是这世界上我最爱的人。”

    她费力地脱着他衣服,顾澈只好帮她完成了。

    深夜的公园里,宾利车一直晃动着。

    :果汁让阿澈给大家每人发一张纸巾擦擦眼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