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害羞的两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299章 害羞的两人

    他今晚很温柔,每一个动作都细细观察着她的反应,怕让她难受了。

    她却出奇的热情,还笨拙地吻向了他最敏感的地方,她知道他怕弄疼他,所以他憋着他自己,未能尽兴。

    曾经他只是为了逗她吓唬她,才使坏说的法子,他压根就舍不得让她这样,可她却倔强笨拙地非要为他做。

    夜已深,他带她回了悦怡大酒店位于顶楼的总统套房,让大厨给她做了夜宵。

    夫妻两人在车里黑灯瞎火什么都敢做什么都敢说,却在光线通亮的总统套房里,两人都很避讳着对方的眼神。

    两人吃宵夜的时候,各自埋头在各自的美食里,两人零交流。

    顾澈看着她张嘴吃东西的时候,想说些什么,可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他低下头时,脸颊和耳根微红。

    或许出于男人的劣根性,他竟然有点回味刚才乔依然在车里那大胆的举动。

    把窝在心里的秘密都说出来后,乔依然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她很想跟顾澈说会话,可一想到她自己在车里突发奇想的那个举动,就把话吞到肚子里了。

    她那时候应该是肚子饿到大脑缺氧了,才干出那件事了,可是她不后悔,为了心爱的男人,什么都可以。

    “我,我,先去洗澡了。”乔依然打破了沉默。

    “洗澡的时候,记得好好刷牙,柜子里有漱口水。”顾澈抬头说话的时候,刚好遇上了乔依然的眼神。

    瞬间,两人脸红地挪开了视线,乔依然小步跑进了浴室,还特意把门给反锁了。

    她刷牙的时候,看着镜子里她绯红的脸颊,有些害羞,也有些幸福,她所有不光彩和难堪的过去,她都能放心地讲给他听,而他都能接受,还愿意一路陪着她,这让她心里很暖。

    当她洗完澡的时候,顾澈早已经洗好穿着一身睡衣坐在床上,他修长的手指在电脑键盘上飞快地跃动着。

    他眉头时而紧皱,时而松弛,那深邃的鹰眸凝着电脑屏幕,脸上总是那般运筹帷幄,他的薄唇紧抿着。

    这个男人真是值得再爱500年。

    他把身边的被子掀了一个角,又拍了拍,但全程都没有抬头看她。

    乔依然这才回过神来,她慢慢爬上床,又忍不住偷偷看了看顾澈认真工作的样子,她咬了咬唇,嘟着嘴想去吻他一口才睡。

    可当她嘴靠近他的时候,猛地想起了今晚她的疯狂举动,就捂着嘴,退回了被子,闷闷说着,“晚安。”

    “晚安。”醇厚低沉的声音响起,随后就关了灯,薄唇印上她微肿的唇,又加深了这个吻,他把她抱入怀里咬着她的唇,交换着彼此口腔里的空气,可她一直推着他说,“脏,不要,刚在车里还……”

    他轻笑,松开了她,“明明就是甜的。反正都是我的,你也是我的。”

    “哈哈,你好恶心。”乔依然毛茸茸的头发一直在顾澈怀里动来动去的,她用手摸着他下巴,“刚刚好像有人要我刷牙的时候脸红了,老司机,你居然还会脸红,以前没少做这种事吧。”

    不过大脑说完这句,乔依然就后悔了,她鸵鸟一般地转过身,抱着头睡着。

    “你是第一个”,说完,他也转过身,于是两人背对着躺着,“老司机,有什么特殊意思吗?”

    他一边问着,一边用手机上网查着。

    “就是一般的网络用语啦,老公,反正你不会用到的词。”乔依然可真想改掉她这个一得意就乱说话的坏毛病了。

    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反正只要是他说的,她都会信。

    蓦地,乔依然惨叫了一声,“疼”,又摸了摸她的腰,“干嘛要掐我。”

    “你跟谁学的这些不健康的东西。”

    他的大手握住了她那个有凹痕伤疤的手,她心虚地说,“好歹我也是已婚妇女,该知道的,我当然知道啦。”

    这个死女人还真是越来越放得开了,顾澈转移话题,“我以后不想在听到你说什么,要跟我分开的话,知道吗?”

    “知道了。老婆守则又要加一条了。”乔依然转过头搂着顾澈的腰,“老公,谢谢你,除了说爱你,就只想谢谢你,谢谢你娶了我,让我爸爸当时没有被逼的走投无路,如果当时没有你肯娶我,帮我们家还债,我这辈子欠我爸爸的就又多了一条遗憾。”

    “别瞎想,睡觉。还是按照一样孝顺你爸爸,别让他看出端倪了,等你情绪调整好,再去医院。”顾澈牵着她的手,跟她十指紧握着,“有我在,以后别怕。”

    “知道了。”

    乔依然想到了一点事,就觉得更幸福,然后咬了顾澈一口,“疼不疼?应该不是在做梦。”

    “我梦见被狗咬了。”

    “哈哈!”乔依然用下巴戳了戳他的背,“今天在车里,我好像听到有人表白了。”

    “你的表白这么频繁,我免疫了。”顾澈摸了摸她手背,这小东西说“我爱你”的频率有点高,但是他很喜欢听。

    “讨厌,明明是你跟我表白了,你似乎间接跟我说‘我爱你’了,是不是?”

    顾澈揉了揉额头,怎么这个时候不犯蠢了,他保持缄默了。

    “干嘛不说话,你那时候是不是为了安慰我,所以可怜我,才那样说的吗?”乔依然有点失望了,她把她的手想拿回来,被人施舍说“我爱你”好丢人,“爱就爱,不爱就不爱,我不要你施舍,反正你迟早会爱上我。”

    可她的手被顾澈狠狠握住,就是不放开,他叹着气,“真该带你去看看耳朵,总是不好使。我跟你表白的时候,你反正也听不进去。”

    “你骗人,你什么时候跟我表白了,你要跟我表白了,我肯定乐得跟傻子一样,我能记不住吗?”

    “你的确像傻子一样成功避开了我的表白。”

    “顾澈,你今晚不给我说清楚,我不会让你就这么睡觉的,你快说。”乔依然是来了精神,想起身开灯拷问顾澈,却被他捞进了怀里。

    “就是那天你给我换新买的领带,问我喜欢哪条,我指你鼻子,你还骂我,我还指了你几次。没办法,谁让我喜欢一个傻子呢。”

    “我问你,你喜欢哪条领带,你指着我鼻子。”乔依然重复着,“喜欢哪条?指我鼻子,老公,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记忆飘回去了那天,为他选领带的那天,乔依然捂着嘴,不敢相信,她又细想了一遍才说,“你居然跟我表白过了。真是感动死我了,再说一次,好不好?”

    “睡觉。”

    “你就再场景重现一次好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