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我只跟我老公睡-私人婚-
私人婚

第30章 我只跟我老公睡

    当乔依然茫然不知所措的眸光对上了男人那得意的眸光时,男人怀里的女人使劲地在挣扎,嘴里也不忘呵斥着,“你想干嘛?”

    “你快松开我,我跟你把条件谈好了,我就走,我不耽误你接客。”女人因为害怕,她的睫毛不停颤动着。

    接客?看来这个女人还真像沈博文说的需要去检查一下大脑了,“不是来光顾我的?”男人抱着乔依然躺在书房那个宽阔的真皮躺椅上。

    明明是单人的躺椅,现在偏偏躺了两个人,躺椅像是发出抗议声一样,一直“嘎吱,嘎吱”作响。

    尤其是乔依然现在被男人牢牢抱住的时候,男人的目光像是等着吃食物的野兽,是那么的目光灼灼,这样的近距离,和那听起来很是羞人的声音,让乔依然的脸瞬间红成了猴子屁股。

    这个鸭子先生实在是太邪恶了,总是逮住机会欺负她,乔依然想起身推开他,反而却被抱得更紧了,醇厚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考虑得如何了?”

    “什么?”乔依然一心只想着她是来找鸭子先生谈论协议要如何正常进行的,对他说的话完全不懂。

    薄唇划过她细软的发丝,停留在她的额头,“上次的提议。”

    上次的提议,什么提议,她怎么不知道啊,乔依然心急地提出她的提议,“我觉得我们之间很有必要就协议来一条明确的标准,免得你神出鬼没地吓唬我。”

    “难道上次的标准还不够明确吗?”男人粗粝的手指划过她秀气的眉毛,女人焦急地闭上了眼睛,薄唇最后落在了那好看的杏眸上。

    他究竟想干嘛?他一定是疯了,他干嘛要亲她眼睛,而且他嘴里还一嘴的樱桃味。

    “你究竟想干什么,能一句话说完吗?你不说那我就说了。”乔依然抬头时,她的唇恰好碰到了男人性感的喉结。

    这一刻,她脑海里突然浮现了“鸭子死了嘴壳硬”这句话,或许鸭子先生最硬的地方就是喉结了,毕竟喉结比嘴应该要坚硬。

    这个男人今天把她惹得快疯掉了,而这个男人现在又在轻薄她,此刻的她什么也没多想,她真是恨他恨得牙很痒了。

    她只想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口朝着鸭子先生的喉结咬了下去,那样他疼起来的时候肯定就会松开她了。

    乔依然颇为得意地朝男人的喉结咬了下去,男人闷哼了一声,但是并没有如乔依然预期的松开她,而是把她抱得更紧了,像是要把她揉进骨头里一样。

    男人的身体很烫,尤其是某个部位突然之间就变大了,而男人还故意把她的小手往那里带。

    “啊,你放开,放开我,你个死变态,你个臭鸭子。”乔依然哪想到她不仅没能逃脱,反而又被鸭子先生摆了一道。

    男人本就醇厚的声音更加磁性了,“乔依然,看样子你是同意了。”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在女人单薄的背后游走着。

    抱着她比抱着一团棉花还舒服,尤其是这个女人身上那股前所未闻到过的体香,那是她身上独有的味道,不同于其他女人身上那股化学合成的香料味。

    “我哪有同意什么啊,你这人怎么如此的不讲道理啊,你个变态,你个丧心病狂的鸭子。你别碰我。”乔依然急的额头都沁出了冷汗。

    “难道你不是同意了陪我睡一晚才来的吗?”男人抬起乔依然的下巴,饶有兴致望着她。

    顿时气得说不出来话的乔依然,真恨不得她自己是葫芦娃中的火娃,喷出火烧死这个不要脸的鸭子先生。

    “脏,你这种鸭子太脏了。不仅跟老阿姨睡,还跟男人睡,谁知道你得病没有。我才不要跟你睡,我只跟我老公睡。”乔依然直觉血压直往上冒,这个死鸭子太过分了。

    好,很好,好你个乔依然,老子今天不动你,看你以后怎么求着跟他睡,他就等着那一天。

    男人愠怒地松开了乔依然,乔依然立马站起身拍打着身上那褶皱的痕迹,像是见了鬼一样火速往书房门口跑去。

    “还谈不谈条件?”

    乔依然悬在半空中的腿,缓慢地收回去了,“你压根就没有诚意。”若是又想轻薄她,她是断然不会同意的。

    “你的条件?”男人懒得跟她废话,身体上的燥热让他脾气很差劲。

    “当初说好了我在你家当保姆还债,结果我干活了这么多天,你压根就没提工资。你太不讲理了。”乔依然只觉得她自己的大脑完全是秀逗了,才能想出跟这个蛮横不讲理的鸭子先生来讲道理。

    “你就是个暴君,什么事情都由着你的心情来,你今天干嘛要跑去爷爷的病房,万一被顾澈知道我找鸭子,他肯定会打死我的。”虽然这个鸭子先生丧尽天良,但乔依然只要回想起今天医院那惊悚的一幕,整个后背立马全是冷汗,她就是想发泄一通而已。

    不错,孺子可教也,算是知道你老公的脾气。

    “过来给我点根烟,我来跟你仔细算。”男人修长的手指,在书桌上有节奏的敲击着。

    他能仔细算吗?乔依然半信半疑地望了望他,这个男人全身上下对乔依然来说都是写满了不能相信。

    男人深邃的眸光写满了算计,单纯毫无心机的乔依然觉得她怎么都不会是他对手,她双手护在身前,“你说真的吗?不会又想轻薄我吧。你能跟我认真算清楚那笔账吗?”

    这质疑的眼神让男人很是不爽,他冷如利刀的眸光盯了乔依然两眼,对她摆了摆手,像是在赶她走一样。

    他是不是真的想跟她细谈?如果今天不谈清楚保不齐他那天又跑去医院瞎搅合了,乔依然很是不甘心地给他点燃了一根烟,然后把火机牢牢地握在手里。

    只要这个丧尽天良的鸭子先生敢再对她乱来,她就火烧鸭子,跟他同归于尽好了。

    小东西,真想动你,给你十个打火机都不够用,男人慵懒地倚在大班椅上,朝乔依然狠狠地吐了一圈圈烟雾,呛得女人一直咳嗽,还冒出了眼泪。

    “你给我做早餐。一顿早餐一万块,欠账的钱慢慢扣。”

    还以为他又有变态的提议,原来是这个,做顿早餐对乔依然来说那是很简单的,毕竟乔依然从小就喜欢烹饪以及做各式糕点蛋糕,“这个很简单。300万,也就是300顿早餐。”

    简单?小东西,等你老公把话说完,再评价,“得我觉得好吃才行。”

    男人只留下乔依然一人在书房生着闷气,他欢快地回了房。只听见他的小妻子带着怨气的脚步声朝楼下跑去,焦急喊着,“云姨,云姨,你家少爷喜欢吃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