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乔依然,你个瞎眼女人-私人婚-
私人婚

第303章 乔依然,你个瞎眼女人

    这种尴尬的见面来的太突然了,让顾澈一下子没想好,究竟是装着跟方胜男不认识呢,还是干脆直接打招呼好了。

    他这个不按牌理出牌的小妻子总是让他出乎意料。

    “胜男是我妹妹。”方睿霖只是一句话,就截断了顾澈装不认识的那个选择。

    “好巧哦,这个世界可真小,那高小姐是你表妹吗?”乔依然很是自然地问着。

    这时候一个身材妩媚的男人朝他们走了过去,“童养媳,你怎么不问,高雅澜是不是他女朋友啊。”

    “赖柏海,你别瞎胡说,高小姐现在还没有男朋友。”

    乔依然撇下了顾澈,朝着赖柏海小跑了过去,她立刻想起了顾澈也在场,又回头朝顾澈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就改为快步走了过去继续教训着赖柏海,“你不了解情况就闭嘴。”

    在场所有人,顿时心里一紧,高雅澜的脸色尴尬地笑了笑,对身边的方睿霖说,“我好像不该出现在这里,我先走了。”

    “不该出现的人不是你。”方睿霖拉住了高雅澜的胳膊,但他说话的方向是看着顾澈的,高雅澜也看着顾澈。

    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是看着顾澈,想看看他这场新欢旧爱的局面要如何收拾。

    顾澈只是淡淡对方睿霖说了句,“我太太陪着我不是很正常吗。”

    一句话就给乔依然树立了坚固的地位。

    乔依然和赖柏海很快就走到了人群中,赖柏海故意问着,“你知道高雅澜是谁吗?”

    “知道啊。”

    她轻松平淡的语气,倒是让看客们来了兴趣。

    赖柏海觉得有点意思,继续逗着乔依然,“那你知道她跟你老公什么关系吗?”

    “是一种不可意会的关系,有点复杂,我不想告诉你。”乔依然神秘兮兮说着,她总不能当着这么多人面说顾澈可能为了表妹而花钱在网上黑过高雅澜。

    “真是大方,宇宙好老婆。”赖柏海意味深长看着顾澈,这话是说给顾氏夫妻听的。

    “那可不。”顾澈那个表妹那么难缠,她可是到现在还没搞定呢。

    高雅澜颇为惊讶乔依然竟然知道了她跟顾澈的关系还能如此平静地叫她雅澜姐,是乔依然太会伪装了,还是顾澈给了她定心丸,所以乔依然压根就不把她放在心上。

    在她注视乔依然的时候,发现顾澈正深情款款地望着乔依然,他眼眸里尽是爱意与温柔,那是他不曾给过她的眸光。

    并没有大家预期中新欢旧爱打起来的狗血场景,很快他们就开始了跆拳道的练习,乔依然想找方睿霖问问关于dl的事。

    可方睿霖说必须要顾澈赢了他,他才会回答,乔依然不想让顾澈参加比试,毕竟顾澈前段时间才刚犯过胃病。

    但是固执的男人,摸着她的脸,说,“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给你,等着你老公胜利了,你去问他问题。”

    “老公,你身体吃的消吗?”抓着他的袖子就是不想让他上场。

    可正候着顾澈的方睿霖,却是一副他等到底要和顾澈比试的决心。

    在场的人分散地坐着,但乔依然觉得这些人中只有赖柏海愿意全程陪着她,其他人只是跟她打完招呼就坐在了一起,他们像是认识很多年一样,关系很亲密。

    “喂,赖柏海,我老公的身体能行吗?”乔依然小声问着,生怕别人听到就判断顾澈会输。

    赖柏海哈哈大笑完才说,“你老公行不行,你不知道吗?我没跟他睡过,我不知道。”

    这个不正经的赖柏海真烦人,乔依然脸颊发烫,“跟你说正经的,他前段时间不是胃病犯了吗?跆拳道,行吗?”

    “没太大问题,就是一般胃病,按时吃饭,你不气他就行,胃病的人格外不能生气,生气特别伤胃,你最近气过他没?”

    “似乎昨天就气过。”乔依然很不好意思说着。

    “哈哈。你老公命硬,没事。”赖柏海是越看越觉得乔依然好玩,他不太喜欢高雅澜,他觉得顾澈能和乔依然走到最后。

    “希望吧。”乔依然闭眼做了个上帝保佑的动作,惹得正在喝水的赖柏海直接喷了,“赖柏海,你怎么这么没用,喝水都能呛到,你病人还怎么相信你。”

    正在场上和方睿霖比划的顾澈瞥了一眼自己小妻子那幸灾乐祸的模样,嘴角也不自绝上扬了。

    “她没有一点比得上雅澜,为什么值得你把婚姻和心全交给她?”方睿霖在为高雅澜抱不平,他暗恋和欣赏了多年了女人,不是一个普通的乔依然能比得上的。

    顾澈一个高抬腿把方睿霖逼迫到了地上,“因为他是我顾澈这辈子唯一的太太。”

    “我替雅澜不值,在你身边那么多年纯属浪费时间,她到现在还在等你,你愧疚吗?”

    方睿霖起身,一个转身就拽着顾澈的衣领,“兄弟,犯规了。”

    两人各自退到了原本的地方,然后慢慢进攻着,方睿霖是激进派,他并不占上风,顾澈故意让他了几招,“既然喜欢就去争取好了,你替她不值,我替你不值。”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我对雅澜的心意,你们分手是不是因为我。”自以为把感情隐藏很深的方睿霖还是在顾澈面前漏陷了。

    顾澈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方睿霖直接犯规对着他鼻子就是一拳,却被顾澈握住了,“不要犯规,要正式比赛,我太太还等着我赢了你,问你问题呢?”

    方睿霖把手指捏的发出了刺耳的“卡卡”声,乔依然替顾澈捏了一把冷汗,她生怕她老公吃亏。

    “顾澈,你说的这话是人话吗?”方睿霖一直进攻着,他顾不上犯不犯规,就只想好好教训顾澈一顿为高雅澜出口气。

    “一开始我就把话挑明过,虽然残忍,但那是事实。作为看客的你,踩界了。”顾澈看着场外的乔依然正紧张兮兮地看着他,他嘴角弧度微勾。

    “顾澈,你跟乔依然,你们不会有好下场,我劝你现在回头是岸珍惜能真正陪你到最后的。”顺着顾澈的视线,方睿霖看到了正帮着顾澈加油的乔依然。

    当乔依然看到方睿霖看她的时候,她朝他微微一笑。

    “我顾澈最不怕的就是挑战,那些事情,我能控制到让她这辈子都不知道。倒是你,我的兄弟,痴情汉一个,又何必伪装你是个花花公子,到时候伊人误会,就得不偿失了。”顾澈正面对抗着方睿霖。

    一个过肩摔,方睿霖被顾澈击败。

    “你赢了。”躺在地上的方睿霖捶着垫子,不甘心承认着。

    尽管方睿霖不断犯规,不断偷袭着顾澈,但是到最后顾澈还是赢了。

    两人握手下场的时候,方睿霖调侃着,“这么拼命赢了我,就想我回答乔依然几个问题,你难道不怕我说些不该说的吗?”

    “你不会。”顾澈笃定,他又嘱咐着,“你可以继续怀疑依然,但请你对她说话客气点,她只是在关心我而已。”

    “哼哼,那小娘们挺会勾魂的,千年冰山的心都能牢牢握住了。”方睿霖眼神不屑地睨了一眼乔依然。

    “老婆,你的问题准备好了没?你老公赢了比赛。”顾澈盯着方睿霖,捶了捶他的胸膛。

    乔依然拿着两条毛巾和两瓶水冲到了他们面前,在顾澈身边拍着手掌,“老公,你好棒,我还没看明白,你就赢了比赛。”

    但是她马上扭头对方睿霖说,“方董,给你水和毛巾。”

    顾澈气结,强调着,“乔依然,你个瞎眼女人,是你老公赢了比赛,你怎么不给我先拿水和毛巾。”

    “你,你,你,给你,真是幼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