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私人婚-
私人婚

第304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乔依然不耐烦地把毛巾和水塞到顾澈怀里,还非常嫌弃地推了他一把,“这么大把年纪,还这么幼稚,真是不要脸。”

    骂完她就笑意盈盈跟在方睿霖后面走了。

    就走了。

    看着自己老婆在面前跟其他男人走掉,顾澈心里可真不是滋味,虽然他很清楚他们只是谈个话而已。

    他扫了一眼在场的其他人,“你们,谁,上来挑战我。”

    “我。”高雅澜站起身。

    顾澈权当没听见,“一身汗,我还是去洗澡好了。”

    方睿霖把顾澈无视高雅澜的一幕收入了眼底,他有些不耐烦地问,“乔依然,你有什么事好找我的,你有什么疑问去问你老公不是更直接。”

    他不是一个爱管别人感情闲事的人,虽然觉得乔依然配不上顾澈,但是他不想去欺负一个弱女人,而故意说些是非。

    “方董,我老公他说的我不相信,我觉得你会讲的更客观一点。”乔依然坦诚地说着,顾澈最近太反常了,让她不得不生出怀疑。

    干笑了两声,方睿霖倒是有些觉得好笑,“你问吧,我如实告知。”既然有些事是你主动问,就不要怪他把话说重了。

    乔依然生怕被人听见他们的谈话,就拉着方睿霖到了一个屏障的后面去了。

    “方董,dl最近运行正常吗?有遇到什么困难吗?是不是遇上什么大事了?”乔依然很是关切又忍不住问,“是不是海边城出问题了?”

    “谁跟你说出问题了?”至始至终方睿霖都觉得乔依然的呆傻是装得,她背后一定有着想整垮顾澈的势力。

    “是顾澈给我的感觉,最近他对工作不是像以前那种热忱的态度了,可能最近家里也出了不少事,对他有点影响,我是怕他出了什么大问题,怕我担心,不肯说。”

    无论她是装傻还是真傻,方睿霖都不愿意拿着顾澈的生命和财产冒险,“dl每天都有很多很大的问题,不止海边城一个计划。”

    “啊?那么多难题啊。”乔依然叹了叹气,“哎,我就知道是出了大问题。”

    “他以前是多么的爱工作啊,上班从来不迟到。”

    “现在呢,早上能去上班就不错了,还恨不得三天两头请假,刚刚下午还跑出去带我逛街,买了一大堆东西,可花了不少钱,真后悔同意他给我买的衣服鞋子包包,那么多钱,没准能帮公司撑一段时间呢?”

    这才轮到方睿霖诧异了,“逛个街而已,能花费多少钱,你知道dl一个大项目需要耗费多少钱吗?”

    “方董,你知道我老公怎么跟我逛街吗?他恨不得把整个百货公司给买下来。似乎那个美幕商场也是dl旗下的。”

    “商场值钱的是地皮和地段,并不是商品,商品压根值不了几个钱。”方睿霖小而化之,压根就不把乔依然说的那些钱放在眼里。

    乔依然急了,从包里拿出刷卡的单据,拿着手机一项项加起来算着,“你看他在包包专柜就刷了快300万,服装专柜80万,鞋子专柜那边也花了,我看看。”

    她一边伸手在包里找寻着票据,一边跟方睿霖抱怨着,“我的心在滴血,我晚上回去把今天买的整理一下,明天去退掉好了,dl现在危机那么重,我们不能这么个花钱法。”

    “这些都是小钱。”方睿霖不禁上下扫视着乔依然,她全身上下最值钱的就是那枚戒指了,她倒是不像个爱花钱的主。

    “我们今天下午花的这些钱可是很多公司一年都赚不到的那些钱,方董你帮我拿着我左手上这些,我来找找鞋子的票据,万一找不着了,人家不给退货怎么办?”

    方睿霖是顾澈的发小,按照他对顾澈的了解,他是绝对不会买了东西会去退货的人,他就算丢掉也不会去退的,“别找了,他不会退的。”

    “这不退怎么行啊,万一公司运行不下去怎么办啊?他那么骄傲一个人,我怕他会疯掉。”乔依然很是着急,明明就两个小时以前的事啊,怎么就找不到了,她把她整个包里的东西给倒出来了。

    “方董,你帮我找一找,应该是一张红色的票据。鞋子可是花了不少钱呢?我们等着那些钱救命呢。”

    方睿霖很想问问乔依然他们认识的顾澈是同一个人吗,这还是他头一次见有人这样关心顾澈的。

    别说现在dl运行良好,就算真的所有大项目出现了障碍,顾澈的能力足以够他就算失败也能东山再起。

    况且顾澈也不是个会差钱的主,除了他爷爷和爸爸很富有之外,他还有着几个银行家舅舅。

    “这要找不着可怎么办啊,我老公那么自信又骄傲一人,他这辈子估计都没遇上这么大打击,他要一时想不开怎么办?”

    找不到票据的乔依然在方睿霖看来才是那个想不开的人,“弟妹,真的,你们今天花的都是小钱,找不着票据就找不着,多少钱我给你报销。”

    “好几十万呢,顾澈那个败家男人,公司出那么大事了,他也不说,今天还发神经给我买那么多东西,他这是无心迎战了。方董,在公司你帮我把他看好啊,别让他一时想不开做傻事了……”

    当顾澈洗完澡出来以后,看的局面就是乔依然和方睿霖围着地上乱七八糟的小票找来找去的。

    他的小妻子还在絮叨着,“方董,你也知道我老公那个人自尊心强,你别让他知道我知道了dl已经运行不下去的事情了,他今天可能是压力太大了,才买东西发泄的。”

    “弟妹,别找了,这些都是小钱,没有哪个公司没有麻烦的,你真的想多了。你那个鞋子的票据是多少钱,我写张支票给你。”方睿霖懊悔不已,他干嘛要跟乔依然说那么多,完全是招惹麻烦。

    方睿霖很头疼,还好他们是在挡板角落里坐着,要是在外围被看见了,别人指不定以为他怎么欺负乔依然这个弱女子了。

    “我不能要你的钱,你帮我在公司看好我老公就好了,千万不能让他做傻事寻短见了。”乔依然郑重其事拜托着。

    “弟妹,都怪我说话歧义大。”

    “方董,我感激你都来不及呢,怎么会怪你,哎呦,我的衣服的票据怎么也不见了,又一个好几十万啊。我老公还等着这些钱救命呢,你帮我找找。”

    看到乔依然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方睿霖把他丢在地上的包给捡了起来,“弟妹,你再算算,衣服我记得你说的是80万,包包是300万,鞋子是多少来着。”

    顾澈双手抱着胳膊,带着讥讽的笑看着地上找东西的这两人,在方睿霖拿包包的时候他躲在了后面那墙后面。

    “大几十万,我找不到票据,我也不记得具体了。这要找不到票据去退货换成钱,没有这些救命钱,我老公会不会破产啊,我不要他出事啊。”

    “弟妹,你冷静点,鞋子我们算100万,一共就是480万,我们来添个整,就是500万。”方睿霖飞快地签完了那张支票,“弟妹,你拿着,别急。”

    “我怎么能要你的钱,我再找找。”乔依然拒绝着,“而且,这钱肯定也不够,我怎么这么没用,不能帮阿澈在事业上有所帮忙,还只会败家,连一张小票都找不着了。”

    那委屈的声音,还有那紧张到脸红的样子,让方睿霖担心她马上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若是别的女人哭,哭也就哭了,可这位是顾澈的老婆,让外人看见指不定说什么闲话。

    毕竟朋友妻不可欺!

    “弟妹,都怨我,我双倍赔给你。”方睿霖可是很后悔把问题放大化来吓唬她了,此刻他只要乔依然恢复正常,他把那张500万的支票收了回来,又开了一张1000万的给乔依然。

    乔依然连忙把他的手推走了,“方董,dl有困难,你应该手头也紧吧,我就更不能拿你的钱啦。”

    这时候,顾澈站在他们面前,把那支票收下塞给了乔依然,“依然,收着,这是他吓唬你的精神损失费。”

    “啊?什么?精神损失费?老公,到底怎么回事。”乔依然不解了。

    顾澈倒是熟悉方睿霖的秉性,心地不坏,就是爱故弄玄虚,“他是不是跟你说dl遇上了特别多特别大的问题,不止一个项目出问题?”

    “对。”乔依然点头如倒蒜地应着。

    顾澈指了指那支票,“那这个损失费,我们就该拿。”

    “方睿霖,自从dl成立以来,哪天是在风平浪静中渡过的,你给我太太解释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