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遭遇双簧-私人婚-
私人婚

第305章 遭遇双簧

    “没有,每天都有新的挑战。”方睿霖悔到肠子都青了,真不该跟乔依然说一些有的没的。

    “依然,我们回家。”顾澈蹲下身子收拾着散落在地上的东西。

    “老公,公司真的没事吗?”乔依然还是不放心,方睿霖接腔,“一切很正常,不信可以去问问公司的财务。”

    “那就好。”乔依然这才露出了笑容,跟着顾澈走了。

    方睿霖对着顾澈夫妇的背影看了很久,才反应过来,“我遇上唱双簧的了。”方睿霖站在原地,只觉得胸口有些不顺,他把支票薄圈成了圆形拿在手上敲着另一只手,他意味深长地目送着顾氏夫妇离去。

    半信半疑的乔依然被顾澈揽着肩膀,她仍旧不放心,仰着头望着他双眸问着,“我刚才忘记问方董,你最近干嘛都不去出差了?”

    顾澈垂眸望了一眼怀里的女人,最近几次出差,每次出差,她都出事,他那还敢放心去出差。

    可他的小妻子此时又是正耗在这个问题上,他捏了捏她鼻子说,“顾太太,花钱雇人是为我们干活的,不是我们为他们干活。”

    那湿漉漉的大眼睛也不看路,就直勾勾就盯着他,她乌黑的眸子里写着担心,“老公,公司真的没事吗?”

    “没有。”顾澈有些无奈了,他的小妻子明明才22岁,为什么比80岁的老太太还要啰嗦了。

    她不看路,他就只好收回了他的眸光去看前方的路,可是他的余光是一直锁住他的小妻子。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算她在他身边,他也要时刻能看到她,他才放心,这种牵挂让他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他的腰被她柔弱无骨的小手抱住了,“老公,你放心,就算你什么都没有了,我也还是会这么爱你,我也会一直待在你身边的。”她真的好怕他出事。

    “喏,这不是还有刚刚在方睿霖那里赚来的一千万吗,饿不死的?”顾澈停下脚步把方睿霖刚才签的那张支票在她眼前扬了扬,“相信我,我说没事就没事。”

    顾澈体谅她是才得知了她的身世,她整个人还处在惊慌失措的阶段,橘黄色路灯下的乔依然看起来皮肤也很黄,他心疼她这段时间一个人默默忍受着这一切,她是那么单纯不会拐弯的人,让她承受这一切,他无法想象她心里究竟受过什么煎熬了。

    “以后出了什么事,都要第一个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吗?”

    她的脸被他捧着,他骨节分明的大手插在她柔软的头发里,他大拇指温柔地摩挲着她的双颊。

    无论什么时刻,只要跟顾澈对视,乔依然心里就会砰砰地跳个不停。

    这次除了害羞与心动,还有一种无以言状的信任,她感受到她双颊已经**辣了,心脏像似要跳出来一般了,她舔了舔干涸的唇,眨了眨眼睛,就把视线挪到了另外的地方。

    他怎么还不松开她,好尴尬哦。为什么他穿运动装也这么帅气,他微湿的头发让他显得也比平时更温柔了。

    “老公,我们回家吧。”再这样对着看下去,乔依然真怕她会把持不住她自己了,他薄唇对她实在是太有吸引了,昨晚在他车上那震撼又羞愧的画面也跳出来了。

    昨晚上的她一定是太难过到失去理智了,居然大胆到……

    反正她现在是想也不敢想那个画面。

    “啊……啊……”,蓦地,她的脑袋就被顾澈掰了回去。

    于是两人嘴唇碰嘴唇,他想给她安慰,让她知道他永远都会在她身边。她想深深占有他,让他相信无论他是什么处境,她都爱他。

    夜色下的两人,轻轻又深情吻着对方。

    这两人站在夜晚的街道上接吻的画面被正站在二楼落地窗旁的高雅澜所看见了,她捂着胸口,看着路灯下的男人正闭着眼忘情酣食着乔依然。

    有些事情就算亲眼见到过一次了,她也会假装没看见,或是她自我安慰着那是顾澈故意气她所为之。

    可是见到了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更多次之后,骄傲的她就在心里大企鹅了退堂鼓,可心底那丝不甘心又侵蚀着她。

    她失神地背靠在落地玻璃上,余光仍不时往下瞟着,他就像个刚谈恋爱的毛头小伙子一样,吻着乔依然就是不肯撒手,就算他们两人都已经结束了那个吻,正在朝前走的时候,顾澈也时不时偷吻一下乔依然。

    拳馆里的人正在奚落方睿霖被顾氏夫妻合谋坑走了一千万。

    “方睿霖,我早跟你说过了不要小瞧乔依然那小女人,看起来全世界最傻的人,指不定就把你玩得团团转了。”赖柏海可是对乔依然上次在医院修理他的事情耿耿于怀着。

    “哈哈,说起这个我倒是有点体会,那时候阿澈还装着‘鸭子先生’耍乔依然,乔依然当时在西郊别墅误以为我跟顾澈是那种皮肉买卖的关系。”

    沈博文说到这里的时候,全场的人都笑岔了气,他耸了耸肩,摊手说,“各位,最高朝的是,我在医院碰见她,想跟她打招呼,她就拖着到小树林去警告,‘你要敢胡说八道,我就让你整个沈博文事务所的人都知道你找鸭子。’”

    “亏你还是沈博文,一个小丫头片子就能收拾了你,以后谁还敢指望找你打官司啊,难怪我们专利权的官司一直拖着不打完。”方睿霖用他手上卷成圈的支票薄敲着沈博文的头。

    沈博文可是很反感有人质疑他的专业性,正准备好好解释一番的时候,又拿出了手机的计时器,“方董,亲兄弟还明算账,如果你现在是在咨询我问题,我得按时收费,你问吧,问完了我把账单寄给你。你堂堂一个名校毕业的商业才子,居然也会被一个小丫头片子坑钱,确实挺丢人的。”

    “啧啧。你想钱想疯了吧,你作为dl的沈博文顾问,还有脸在额外收钱。”方睿霖白了他一眼,又把支票薄塞进了包里,“那乔依然跟顾澈是一个德行,两口子合起伙来坑我钱,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吃了亏就想办法要讨回来……”

    沈博文见高雅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就马上使眼色给方睿霖,岔开了话题,“刚刚你可是没有声明你是站在dl董事的角度还是我朋友的角度在问,我默认为是我朋友的角度,所以收费也合情合理。”

    “来较量一局,看你有没有本事来拿。”方睿霖意识到刚才无形之中谈了那么多乔依然,肯定是会让高雅澜难受的,他就找借口结束了刚才的谈话。

    本来今晚纯属是安排高雅澜跟旧朋友聚会的,他也没料到乔依然会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