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突然停下-私人婚-
私人婚

第306章 突然停下

    娇羞的乔依然恨不得把头埋到地上去了,可是顾澈三步一走就吻她一口,让她既兴奋又紧张。

    上车之后,车子并没有马上启动。

    外面是漆黑一片,乔依然待在车上很不自在,他们车子停在一颗大槐树下,那里并没有路灯。

    这是个好地上,适合爱侣间发生些什么,乔依然猛地被她脑海里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给吓坏了,她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

    “老公,怎么还不开车回家?”感受到顾澈自从上车之后,他的眸光就直直盯着她,她是望着窗外那看不见的夜色才说的话。

    不能看他,尤其是在他随时可能发情的时候。

    顾澈轻笑,拉过乔依然的头,凝着她问,“想怎么在车上勾引你老公吗?耳根子都红得发烫了。”

    才说完,他的大手便把乔依然的碎发往她耳后缕着。

    “咳,咳,哪有?”乔依然当然不想承认了,实在是太丢脸了,这个脸和耳朵是不是生病了,怎么就这么爱红啊,“我是在想,你怎么还不开车回家。”

    “明明就是车里太热了,所以我才耳根子红了。好热真的好热,老公,你难道都不热吗?”乔依然欲盖弥彰地望着顾澈,又望了望窗外,还把顾澈的胳膊推开,“离我远点,热!”

    顾澈望着乔依然那滚烫的小手推开了他,一抹讥笑浮现在他嘴角,“是真的热?”

    “把车窗打开啦,热死了!你存心要热死我吗?”把手当做扇子的乔依然觉得好热,她低头看了看她身上的衣服,只有单独一件,压根没办法脱。

    “吱吱”几声,车窗都打开了,晚风习习地从窗外灌了进来,明明就把她吹得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可她就是咬着牙说,“还是有点热。”

    “开空调吧。”顾澈淡淡说着,他这个小妻子可真是爱搞笑,“如果还热,就把衣服都脱掉。”

    神经绷得很紧的乔依然,在听到“把衣服脱掉”之后,她就炸开了,“顾澈,你是不是成天逮着机会就想做那个。”

    “你恶心不恶心。”

    “你变态不变态,你满脑子除了要干那事,你还知道什么吗?”

    “车子是交通工具,不是你用来做那种坏事的地方。”

    她越骂,他就越紧盯着她,他的眸光里饱含着对他小妻子的宠爱之情,“老婆,昨晚是我第一次在车子做点其他的事情。”

    为什么他说话的声音这么低沉了,为什么他的气息那么近,为什么感觉身后有人快贴上她了。

    “开车,回家!”乔依然不回头,眼睛盯着窗外的树干说着。

    哼,臭男人,说的是什么意思嘛,他不就是想说昨晚他是被迫的吗。

    好不容易,乔依然才听到车子发动机启动的声音了,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昨晚,我……”顾澈朝着前方开着车,他瞟着后视镜里不自在的女人问着话,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昨晚什么啊,你不许提昨晚!”明明就是很凶狠的说辞,可是从她甜腻的声音讲出来就是很娇羞。

    原本顾澈只是想问自己小妻子“昨晚我们在怡悦住,今晚还去吗,还是回公寓呢,还是回去新家?”

    可她就是这幅扭捏又害羞的样子让他有了想继续调侃她的想法,“男人嘛,骨子都喜欢那样。”

    还故意把“那样”那两个字的发音咬得格外重的男人,就那么慢悠悠开着车,看着红着脸颊的乔依然。

    “哼!”乔依然白了他一眼,就整个人抱着安全带窝在座椅里,扭着头看着窗外的景色,就是不想搭理这个死脸皮男人。

    可她不看他,却还是能感受到他那狼虎的热切目光,乔依然觉得她真可怜,就像是在森林里被大灰狼盯上了的小白兔。

    死不死就得看大灰狼心情了。

    “你就不能把你那什么控制一下,我们回去再那什么吗?这里是大马路。”乔依然说话的声音很微弱,小到她自己才能听见。

    “老婆,我只想问你今晚我们回哪里,怡悦、公寓、新家、西郊别墅?回哪里?”顾澈这时候把车子的窗户全给关上了,她说话都已经有鼻音了。

    车速越来越慢了,再拐了一个弯,然后慢慢地停了下来,乔依然慌了,“我们回医院的休息室吧。”

    为什么刚才的大马路变成了一条连路灯都没有的小巷子了,“都说要回家,这次去哪里?你又想干什么?”

    他就那么直勾勾看着她,眼里全是滚烫的情愫,让她恐惧和害怕,如果换个地方,乔依然说不准会主动吻上去。

    眼见着顾澈把外套都脱掉了,还把衬衣的扣子开始往下解了,乔依然用手抱着她自己的身体,“你休想!”

    “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顾澈把她捞进怀里,给她穿上了他的外套,又揉了揉她的脸,最后只在她鼻梁上轻吻了一口,“听依然的,我们回医院的休息室。”

    “啊?是这样啊?”乔依然不敢抬头看顾澈,他给她穿上外套之后,就松开了他。

    “失望了,希望我对你做点什么?”顾澈上下扫视着她说。

    忙于辩解的女人,立刻否认着,“才不是,你……你……你开车啦!”

    “今晚是不是不想回去洗澡睡觉了。”

    他好端端的开车就好,干嘛她一提睡觉,他就抬起头看她,烦死了。

    “依然,你……”他想说着什么,可是看着他小妻子那副郁闷的表情,他就改话题了,“我不会强迫你做你不喜欢的任何事,放心。”

    他单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就握着她的小手。

    都十月了,白天出门可以只穿单薄一件,可是到了晚上就需要穿件外套了,她也跟就没带外套。

    披着他的外套,她心里都是甜丝丝的,以为他又想那什么,看样子她是误解了,他的手真大,被他握着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踏实感。

    “嗡嗡”发动机启动低鸣了两声,就在一间糖水店前面停了下来,顾澈只是瞟了一眼乔依然,“马上回来。”

    这是一间门面只有两人宽的糖水店,这间店外表看起来有点陈旧,甚至会让人觉得脏兮兮的,一向有洁癖的顾澈居然就那么风姿绰约地站在老旧的甜水店门前。

    那样矜贵的男人怎么会知道这种路边小店的,乔依然来了兴致想一探究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