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短发女生-私人婚-
私人婚

第308章 短发女生

    小悦扯了扯她的齐耳短发,此刻她恨不得有孙悟空的本事出来,变长头发或是隐身都行。

    她可是上一任教导主任办公室的“贵客”了,若是又变成了新一任教导主任的“贵客”,她还真怕等不及高考她就被退学了,那样她爸妈一定会揍死她的。

    “打死都不能承认刚才是她又翻铁门了。”小悦使劲低着头,手里还握着该给顾澈的零钱,朝顾澈跑了去。

    她心想着要顾澈给她作证,证明她刚刚是一直在校外的,并没有翻铁门,“帅叔叔,帮个忙呗。”

    虽然小悦的语气很轻松,可是她手心里都已经冒了冷汗出来,身后是新来的教导主任快步追赶的脚步。

    “站住,前面那个跑的短发小女孩。”乔依然厉声呵斥着,眼见着那个小女孩朝着顾澈边跑边喊着什么,“老公,把这个小女孩拦住。”

    匆忙朝着顾澈跑过去的小悦这下子悔得肠子都青了,她以为她能找个不在场的证人,却不知这个证人竟然是跟新来的教导主任是一伙的。

    真是应了那句出来混的,迟早都要还的。

    被人逮住多难看啊,还不如潇洒地束手就擒,小悦悲怆地在心里想着,大不了就被帅叔叔告状说她上次翘课去d市追星呗。

    上次?d市?

    小悦脑海里闪过了一个绝佳的计划,她转过身,举着拿着零钱的手对着乔依然挥舞着,但是她的脚还在不停地朝顾澈挪步过去,“嗨,老师好。”

    顾澈正朝着小悦和乔依然的方向走过去。

    她瞅着她跟顾澈的距离足够她小声说话他也能听见了,她才小声对顾澈说着,“帅叔叔,你要是把我上次旷课去追星告诉我们新来的教导主任,我就把你上次在d市私会女人的事情抖出来。”

    顾澈本来的视线是紧紧注视着乔依然,但小悦这个小女孩的话还是让他有些忧虑,他上次跟高雅澜见面的事情他拿不准这个小悦究竟是真的知道还是假的知道。

    他不愿意去赌,这几天的乔依然已经处在崩溃边缘了,如果再听到一些捕风捉影的消息,他怕她会受不了会真的崩溃。

    “没那么闲。”顾澈只是冷冷瞪了她一眼,就吓得小悦立马保证着,“我保证绝不胡说八道。”

    顾澈一手拿着糖水,一手牵起乔依然,轻声问她,“去哪了?”他纳闷了乔依然怎么会和这个小女孩认识的,只要握着他小妻子的手,他的心里才是真的踏实了。

    “老公,你认识这个翻铁门的小女孩?”乔依然疑惑了,她老公向来就没有女性朋友,怎么会认识这个小女孩的。

    她望着顾澈叹了一口气,又瞪着小悦说,“你已经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了,那个铁门至少有两米高吧,你才多高,有多危险,你知不知道?你翻铁门很好玩吗?“

    “我错了,老师,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小悦惨兮兮地望着乔依然,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像是要马上掉下眼泪了。

    这副模样倒是像极了幼儿园里那些做了坏事就主动承认错误的小朋友,乔依然本来就心软,但为了让小悦是真的能长记性,她才说,“待会我们送你们回家去认门,下次再犯,我就直接去你们家里告诉你们家长去。”

    这可愁坏了小悦,她情急之下直接抱住了顾澈的胳膊,“帅叔叔,你可不可以不要送我们回家啊,我明明就是个懂事听话的小孩,你跟教导主任说说,不要去上门告状好不好?”

    顾澈本身就很忌讳跟其他女性走近,尤其是在醋缸乔依然还在场的情况下,他就更反感被其他女人碰到了。

    虽然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个稚嫩的小悦只能算是一个小孩子,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抽掉了他的手臂,只因为她是小女孩,是异性。

    他不做声,视线一直都停留在乔依然脸上,他的小妻子每当化身为乔老师的时候就格外的较真。

    老师训话,大家好好听着就行。

    这不,乔依然撇了撇嘴,她眼睛扫了一眼顾澈刚刚被小悦挽住的胳膊,而后又把她的手从顾澈的手里给拿了出来,指着顾澈严肃地对小悦说,“你认识他吗?大晚上跟一个陌生男套近乎,就不怕他把你拐去卖了吗?他那么壮实一个男人把你这个瘦弱的小女孩塞车里拖去卖了,也不是不可能的。”

    莫名躺枪的顾澈觉得现在不是一个解释的好机会。

    他垂眸就看见了他小妻子那严肃又认真的样子,他突然发现他见过小职员的乔依然上班是什么样子,却没见过她当老师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惴惴不安的小悦咧着嘴对着乔依然不好意思地笑着,“老师,帅叔叔可是您的老公,哪能是什么坏人呢,俗话说的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嘛,您这么正派,所以帅叔叔一点也是一个正直的男人。”

    顾澈瞧着他自己的小妻子,站得笔挺挺得,一张脸是出奇的严肃,看起来确实有那么一股正派威严的感觉。

    “话是这样讲没错,但是你今天这些做法就是不妥。”乔依然瞟了瞟小悦又看了看顾澈,没多说什么,就转身看着那大铁门里面,却发现刚才那两个女孩子已经不见了,“她们呢?”

    小悦仰着脖子望了过去,却没看见她的两个死党,她在心里咒骂着,“没义气的两个贪吃鬼。”

    最后,小悦提着那三盒木瓜银耳糖水被乔依然和顾澈送回了家,在那一路上,顾澈在后视镜看着他的小妻子可是苦口婆心耐心极好地跟小悦传输着怎么保护自身安全以及让她好好学习。

    到了小悦楼下的时候,她为难地想着要如何阻止乔依然上楼去她家认门。

    “老师,时间不早了,您和帅叔叔早点回家去休息吧,我就先走了,这两份木瓜银耳糖水送你们,你们正好一人一份,木瓜可是……”

    小悦想说“木瓜可是丰胸的”,但望了望乔依然那并不平坦的上围,又看了看她如同飞机场的上围,尴尬地对着乔依然笑了笑,“呵呵,木瓜银耳润肺效果也不错的。”

    “不用了,你带回家给你爸妈吃吧,我们也买了。”乔依然率先下车给小悦开着车门,“下来吧,我送你上去。”

    “帅叔叔,救我。”小悦十分不想下车,这要下了车就是落入虎口了啊,她就是因为从小不是个守规矩的小孩,所以学校登记的住址,她故意写的那已经被拆迁了的旧家。

    坐在驾驶室的顾澈望着拉开车门的乔依然,他也不怎么放心乔依然送她上去,他更不放心他去送这个小女孩把乔依然一个人放在车里。

    如果他跟乔依然一起送她,又怕把这个小女孩给吓得半死,毕竟乔依然也没跟小悦解释她压根就不是什么教导主任。

    他索性提议,“你让你家长下来接你。”

    “帅叔叔,你这要害死我啊。”小悦扣着驾驶座的椅子,她现在恨不得一头撞死好了,怎么前也是狼后也是虎的。

    等不到小悦下车,乔依然俯身问,“怎么了,还不下车,不肯回家吗?再不下车回家,你爸妈该着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