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不要勉强你自己-私人婚-
私人婚

第311章 不要勉强你自己

    “啊?”乔依然顿了顿,她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怎么就把她心思给看穿了。

    似乎自从小时候被拐卖开始,她就很刻意地去观察周围人的表情,经常性地会按压住她心里的想法,她只想要皆大欢喜的局面,久而久之,她早就忽视了她内心里的真实想法了。

    被顾澈一眼给看穿的滋味,让乔依然有些手足无措,她没把握能确定顾澈本人以后所做的会跟他所说的相符吗?

    不知道,也不想去挑战,其实就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没有十足把握会变得更好,乔依然选择坚持现状,“老公,我没有故意讨你欢心,我是在关心你啦。”

    她笑意盈盈扬起白皙的脖颈望着顾澈。

    顾澈那双锐利的鹰眸只需一扫就知道她在掩饰着什么,秋天的晚上有些冷,他出来的急并没有穿外套,而她身上也只是单薄的长袖睡衣而已。

    冰冷的风吹得乔依然一直往他怀里缩,他把她搂得更紧了,然后快步走了回去。

    “老公,你为什么不高兴啊?是不是因为我半夜偷偷出去了。”乔依然想了想,他不高兴的缘由应该就是这个了。

    “回去再说。”顾澈是一贯的冷淡语气。

    不想把他惹得更加生气,乔依然就朝他甜甜一笑,“回去好好说。”

    她一边说完,一边搂着他的窄腰,她把脸紧紧贴在他胸口,只要有他在身边,她就不会觉得害怕与无助了。

    疼她到骨子里的爸爸竟然不是亲生爸爸,这个事实,让她始终还是接受不了,她现在就像是受了惊的兔子一般,很怕那些曾经属于她的幸福,突然间就全没有了。

    人一旦在不顺或难过的时候,就爱胡思乱想,明明只是一样不如意的事情就会联想很多,甚至会有一种全世界都会离她远去的想法。

    她很怕失去顾澈,就搂着他更用力了。

    而她不知道的是,顾澈更怕失去她。

    一进门,顾澈就把乔依然抵在那结实的红实木门上,他啃咬着她的红唇,不给她一点呼吸的余地,这时他的吻不像以往那般带着男人独有雄性味道,而是带着某种惩罚性质。

    “呜……呜……疼……”乔依然闻到了空气中带有血腥味了,她不是受不了嘴唇破皮的疼,而是她觉得顾澈心里不舒服,她很想为他好好分担一下,她觉得他除了气她半夜走掉之后,还为了别的事情在烦。

    如果他是真的动了情地吻她,不会这么规矩只吻唇不碰她身体。

    “嘶。”乔依然再次被顾澈咬了一口又发出了声音,可他还是没停下动作,乔依然使出大力气反口咬了他一口,又抵着他胸口往后推着他,她还不停地摇着头。

    “去洗澡吧。”顾澈舔了舔她破皮的唇,那薄凉的眸光看得她浑身不自在,“老公,我还等着你教训我呢。”

    教训?

    他哪里舍得教训她呢?

    她又没做错什么,他干嘛要教训她。

    反过来说,就算她做错了什么,又有什么关系,他顾澈的女人有资本做错事。

    “乖,去洗澡。”顾澈揉了揉她头发,又转身给她拿了睡衣。

    他这一系列的举动,让乔依然就是觉得怪,而且是很怪。

    “我们一起洗好不好呀!”乔依然厚着脸皮抱着他的肩膀,她脸烫的都不是她自己的了。

    浴室里,除了洗澡也是可以发生很多其他的事情的,在她记忆里,顾澈可是很喜欢跟她一起洗澡顺便做着那最亲密的事情。

    顾澈怔愣了一下,望着他小妻子那种红得快滴出血的脸,如果是平时他倒是求之不得,可是现在他现在压根就没心思,可他又不想拒绝他小妻子,就点了点头。

    雾气袅绕的浴室里,淅淅沥沥的莲蓬头下是两具不着衣物的男女。

    这次很反常,顾澈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饿狼一般地占有她,乔依然心里是说不出的怪,两人各自洗着澡,并没有任何交流,而他身体并没有任何异常。

    本着今晚他不开心,有一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她,乔依然再次候着脸皮让顾澈给她搓背,她用着软糯的声音,小手握着他的手,大眼睛含情脉脉望着他,“老公,我手短,洗不到背,你给依然搓搓好不好,好痒?”

    她的小心思,让顾澈一下子就读懂了。

    嘴上说的是让他搓背,可她不停地回头,还故意挺着那傲人的丰满朝他身体靠近,那双不规矩的小手总是有意无意碰触到他的腹肌,再逐渐往下,直到撩拨到他身体把持不住了,她才羞红了脸转过身。

    而身后的男人,给她搓背的力气也不由得加大了,她都已经听到了他那不正常的呼吸声了,他哑着嗓子说,“跟你说过不要刻意讨好我,你是听不懂吗?你明明就不是一个放得开的女人,为什么要勉强你自己?”

    啊?

    乔依然真的不知道顾澈会是这种反应,这让她一下子觉得好尴尬好丢人,她咬着唇,低着头,差点就脱口而出说“对不起”了,可是他说过,不允许她跟他说对不起。

    那要怎么办才好。

    她真的好怕顾澈会烦她会讨厌她,她的脚因为紧张不知所措而蜷缩着。

    要怎么做他才会不生气,她鼻子觉得酸酸的,会不会继爸爸不是亲生的爸爸之后,连老公也会变成别人的老公,那瘦小的肩膀抖了抖。

    “乔依然,你明明心里就很难受,难受你就哭啊,为什么要看到我之后就逼着你自己对我笑,我是你老公,你就不能完全相信我,依靠我吗?”顾澈把乔依然转了个身,就把她抵在那冰冷的瓷砖上了,他恼怒地又啃噬着她的唇。

    那噙在她眼眶里的泪水,就那么自然而然地流下来了,“老公,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我好怕连你也不要我了,我已经没有爸爸了,我不能再没有你。我讨厌总是哭哭啼啼的我,那样的我好烦人,我连我自己都会觉得烦,我更怕你会烦我。我哪里做的不对,你就像以前一样骂我好了,不要不理我,我真的好怕你不要我。”

    “**,谁tm告诉你我不要你了,谁tm说你没有爸爸了,只要你愿意乔志远到死都是你爸爸。”顾澈真是对这个爱瞎联想的女人无计了,“我要是不理你,谁tm半夜一发现你不在身边就失魂落魄地满世界去找你,谁tm……”

    正伤心哭着的乔依然,被顾澈一连串的爆粗口惊住了,她摸了摸脸上的泪珠,又抬起头看他,笑了笑,“老公,你不乖,你说脏话……”

    “我不止说脏话了,我还……”他的话还没说完,就把眼前这个一边哭一边笑的女人抵在了墙上。

    对待这种情绪化的女人,就该先收拾了再说,他实在不知道要怎么让她知道他有多在乎她。

    方才钩火的女人此刻就慌了,他来势汹汹就像是在战场上杀敌杀红眼了的军人一样,他恨不得把她骨头都给揉断了,他红着眼一直紧紧盯着她,像是要把她看化一样。

    而她就像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新兵一样,拿着兵器却傻傻的不知道要如何使用,英勇的武士一再攻城略地,夺取了她最隐秘的一切,这场战争中没有输家,只有赢家,最后两人一起见证了那胜利的曙光,她前所未有满足地在他怀里呢喃着。

    那种短暂休克的感觉,让她既甜蜜又害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