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难解的结-私人婚-
私人婚

第314章 难解的结

    顾澈在听到乔依然叫“雅澜姐”的时候,他心里“咯噔”了一下。

    昨晚在拳馆里,她说她知道高雅澜跟他之间的关系,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按照那她醋坛子的个性,不跟他闹个天翻地覆至少也要不高兴个好一阵子吧,看样子她还是不知道。

    那究竟她知道些什么,是谁跟她说过什么吗?

    “这么巧,我爸爸就在这家医院呢,那晚点我过去找你们,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好,那就再电话联络吧。”乔依然满意地挂上了电话,又扭头对顾澈说,“我行程太满了,没空陪你,你该干嘛干嘛去。”

    真是个小孩子气的女人。

    顾澈直接俯身在她油腻的粉唇上亲了一口,“大忙人。”

    “可不是吗,想约我,我还得看看我的日程表。”乔依然顺着杆子往上爬着,她又眨巴着眼说,“眼睛还红肿吗?”

    “不肿了。”顾澈低着头,认真地捧着她的脸,又用两个手指把她嘴角往上拉了拉,“多笑笑,还是以前傻乎乎的乔依然。”

    本来这种被深情凝望的时刻,再配上点好听的情话,那就是人间美事了,可是她的老公顾澈却说了这么让人生气的话。

    “就没见过你这样以自己老婆傻为光荣的男人。”乔依然没好气地歪着头对着他的手就是一口,“咬死你这个坏心思的男人。”

    只见顾澈拿起纸巾先给她把油腻腻沾满口水的嘴擦干净之后,又意味深长说了一句,“换个地方咬我,我会更兴奋。”

    被咬还兴奋?

    乔依然不解了,她自言自语着,“你是不是总说我傻,倒是你自己变傻了?咬你,你不是应该嫌弃我脏,生气吗?”

    某个偷笑着的男人,眯了眯眼,在她耳边,用着低沉磁性蛊惑的声音说了一句,惹得乔依然半晌只红着脸说不出话来了。

    在不要脸的比赛里,她永远都是输给顾澈的,她不比了。

    她实在是不想跟他再说话了,臭男人,思想太不健康了,一直到顾澈送她去她爸爸的病房,她爸爸看她别扭的样子问,“依然又跟阿澈闹别扭了?”

    “没有,绝对没有,我跟阿澈相亲相爱的,怎么可能闹别扭。”乔依然笑呵呵说着,随即就转头给顾澈整理着领带,“阿澈,你好好工作,晚上早点回来哦。”

    “好。”顾澈只觉得喉咙发紧,看着他小妻子正开心地再次勒紧他的领带,他皱了皱眉头就握住了那造次的手,他薄唇在她额头上方停留,用着只有他们能听到的声音说着,“年纪轻轻就想当寡妇了。”

    随后,他看着病床的乔志远,很自然地说着,“岳父有什么要求尽管跟依然说,我先去上班了。”

    “去吧,去吧,依然你送送阿澈。”乔志远催促着自己女儿。

    “阿澈,拜拜,我送你。”乔依然很是乖巧地把顾澈往外送着,但只到到了病房门口,顾澈就让她回去了,还又用手指在她嘴角拉大了微笑的弧度。

    乔依然又嘟起嘴准备咬他,但想起他说的那些话,又把嘴抿得紧紧的,含糊不清说着,“知道了。”

    “爸爸,您吃苹果吗?”乔依然随手就拿起一个苹果削了起来,她这次也想挑战赖柏海那削苹果不断皮的手艺。

    乔志远望了望在陪护床上睡的口水直流的柳正荣,“削一个吧,免得你妈妈待会睡醒肚子饿了没东西吃。”

    “您就不能多为您自己着想吗?”乔依然带着愤怒的眼神瞥了一眼正在打鼾的柳正荣,自从她得知她不是乔志远的亲生女儿之后,她就越看柳正荣就越不顺眼了,削到一半的苹果也不削了,直接咬了一口,“这苹果不好吃”,就丢进了垃圾桶。

    “依然。”乔志远想着大女儿八成还在跟她妈妈生气,就劝慰着,“你妈妈那人就是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她也后悔打了你。”

    “我们不说她了,爸爸您想看什么节目,我给您调。”说着话的乔依然就把电视机打开了。

    乔志远摇了摇头,从乔依然手里拿过遥控器,“依然,你也去忙你的,别成天守在医院了,医生说我再住几天院就可以出院了。”

    这个看似温柔的大女儿,骨子里的倔劲是不容小觑的,他深知这个大女儿是在在意他才能自己妻子起矛盾的,不想着办法缓和,他心里始终不踏实。

    可看着势头,这两母女之间的矛盾一时半会又难得解开,柳正荣又在陪护床上半梦半醒呢喃着,”吵死了,还让不让睡觉了。”

    “太阳都晒屁股了,照顾病人的人怎么也好意思还在睡觉。”乔依然生怕柳正荣听不见,起身打算走过去的时候被乔志远拉住了。

    现在不是改劝的最佳时刻,乔志远觉得这时候最好把两母女分开比较好,“依然,你只要有空来看看爸爸就好了,这里有护工,你也不用太担心我了。”

    “你每天这样在医院,爸爸很自责,这次车祸又是让阿澈花了不少钱,又耽误了你不少时间。”

    感慨万千的乔志远自责不已的样子让乔依然心里格外不舒服,她爸爸为什么时时刻刻都是在为别人着想,他如果要知道了他当宝贝一样呵护的老婆背叛了他,他还帮人养了那么大一个女儿,他该有多伤心。

    乔依然只觉得心里堵得慌,胸口像是被什么给牢牢堵住了。

    护工这时候帮乔志远刚打来了一壶开水,护工正要出去的时候,乔志远朝她招了招手,小声说着,“帮我太太盖一下被子,她有肩周炎,她肩膀不能不着凉的。”

    “好。”和善的护工微笑着答应着,又小声对乔依然说,“顾太太,你爸爸好体贴的,是个难得一见的好男人。”

    “谢谢,可惜有人不懂得珍惜。”乔依然倒是直言不讳,反倒让护工有点难堪了,护工并不知道乔依然和其妈妈前几天吵架打架的事情。

    乔依然注意到了她爸爸脸色不佳,“爸,你放心,我不会再跟她吵架的。”虽然她看到柳正荣就恨不得把她拎起来狠狠揍一顿。

    可是她不能让她爸爸为难,让她爸爸不高兴,更不能让她爸爸看出什么异样来。

    “依然,你最近情绪很不对劲,是不是跟阿澈吵架了,还是太担心我了,医生都说我没事了。”乔志远朝乔依然招手,他总觉得大女儿有点怪怪的感觉,又说不上是哪里,“看样子还是待在医院把你给闷坏了,都怪我没用。有什么事,你跟爸爸说说,别一个人扛着。”

    可是女婿走的时候还跟大女儿甜甜蜜蜜的,想不通,他实在是想不通了。

    “爸爸,我跟阿澈很好啦。我也没有闷坏,我待会还约了朋友在这家医院做义工呢?”乔依然生怕被她爸爸看出她哭红过的眼睛,就不敢走过去。

    虽然早上顾澈帮她敷过眼睛,可是她还是觉得如果仔细看,还是能看出来她哭过的。

    “是吗?”乔志远将信将疑问着。

    “是啊,我过来就是为了告诉您,我今天要去做义工,就不能陪您吃饭了,我晚点再来啊。”乔依然指了指墙壁上的时间,“我可能要过去了。”

    生怕她爸爸怀疑她,她马上掏出手机给高雅澜打了过去,“雅澜姐,你在哪啊,我马上就可以过去了。”

    “哦,好,在住院部的大堂啊,我马上到。”

    才挂上电话,乔志远看她的神情就安详了一点,“快去吧,我这里有护工又有你妈妈,不用担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