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 蓝色和蓝色多脑海-私人婚-
私人婚

第315 蓝色和蓝色多脑海

    高雅澜在电话里跟乔依然说在住院部的一楼碰面,可是乔依然下楼了却没看见她和其他义工。

    以为是她自己早到了的乔依然,就在住院部一楼的休息椅坐着等高雅澜。

    住院部一楼大厅里回响着轻柔的钢琴曲,细细一听是跳跃欢快的《蓝色多瑙河》,轻缓的旋律听着听着就让乔依然觉得整个人绷紧的状态得到了舒缓。

    这一刻,美妙的音乐让她暂时不去想柳正荣出轨的时候,乔志远不是她亲生爸爸的事情。她想起了以前在幼儿园的时候,每次钢琴老师弹这首曲子的时候,小朋友就会欢快地跳着舞。

    “现在住院可真舒服,还有免费的音乐会听。”

    “要不,咱们同病房的哥几个再多住上一段日子。”

    “哈哈,我看行。”

    几个头发花白的病友从病房里出来,路过了乔依然。

    乔依然跟着他们朝着围着人群的大厅中央,就听到了一个右胳膊打着石膏的中年阿姨感叹着,“不错,真好听,感觉听到这么动听的音乐,我都快忘记胳膊上的疼痛了。”

    她暗自表示赞同点了点头,在场的人大多数都是穿着白灰条纹的病号服,他们都注视着大厅正中央弹着钢琴的人,她也好奇地望了望正在弹钢琴的人,是个白白净净的小伙子,唇红齿白的,一看就是一个清秀少年。

    钢琴琴架上躺着一个半开的小提琴盒子,有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身影正从小提琴盒子里往外拿着小提琴。

    蓝色?

    虽然没看到这个女人的脸,但是从她背影来看,乔依然就能感受到她是个气质不俗的女人。

    她不会就是高雅澜吧,因为在她认识的人里,就只有高雅澜把蓝色穿得是无可挑剔的优雅。

    蓦地,那抹蓝色身影转过身,乔依然兴奋地发现这个女人就是高雅澜,她雀跃地挥了挥手跟高雅澜打着招呼,这时候的高雅澜正歪着头拉着小提琴,没看到她。

    “嘿,雅澜姐。”乔依然激动地再次挥了挥手,她还以为高雅澜没来呢,原来都已经忙活上了,她有点不知道她今天来做义工可以帮上什么忙。

    她对音乐只处在觉得好听与不好听的水平,她还是挺欣赏与羡慕会弹乐器的人。

    高雅澜还是没看见她,但乔依然已经引起身边人的侧目了,便不好意思地把胳膊收了回来,垂在身体两侧,静静听着钢琴与小提琴的合奏这首《蓝色多瑙河》。

    “恩,这第二段加入了小提琴的伴奏,使整个气氛更加的充满喜悦,这种活泼轻快的节奏让人忍不住都喜上眉梢了,仿佛亲眼所见畅流不息的多瑙河。”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者评价着。

    在他身边的病友们也连连点头,其中一个秃顶大肚子中年男人说,“对对,就是这种感觉。还是黄教授有知识,懂文化,我们只知道好听,压根就表达不出来这种感觉。”

    那位被称之为黄教授的人,乔依然也好奇望了过去,发现他虽然说的话是在评价高雅澜他们,可是他脸上的表情一点都不是满意的神色,而是有点不高兴甚至还带着点蕴怒。

    她不由得多看了两眼那个黄教授,又看了看在正在表演的高雅澜和弹钢琴的小伙子,正在表演的两位并没有什么异常,也不像是犯了什么错误一样,那这个黄教授又有什么不高兴的。

    悠扬的旋律结束后,乔依然也跟着人群一起拍着掌表示欣赏与感激,她余光忍不住看了看那个黄教授,他虽然也在拍掌,但是远远不如其他人那边感情热烈,像是出于礼貌的拍掌。

    待掌声逐渐变小之后,那位黄教授依旧还在鼓掌,他的轮椅是在人群中的第一排,他很轻易得滑动着轮椅到了钢琴旁,语气严肃,“会弹《春江花月夜》吗?”

    弹钢琴的小伙子,脸色一沉,有些尴尬地说着,“会是会点,我曲谱里好像没有这首曲子。”

    “那你还会其他的中国名曲吗?”黄教授不友善地抬头看着眼前这位白净的小伙子。

    小伙子尴尬地看了看高雅澜,对着她摊了摊手,高雅澜淡淡一笑,“韩轩,放轻松点。”

    她转而慢慢朝着黄教授走了过去,弯腰对着黄教授说,“我们钢琴师韩轩不会弹《春江花月夜》,要不他今天回去练习练习,下次再弹给您听。您还有别的想听的曲子吗?”

    “哼!”黄教授从鼻腔里冷嗤了一声,高雅澜还是维持着得体的笑容,乔依然也慢慢从人缝里往前挤到了最前面那排。

    她觉得这个黄教授倒是想学校里面的教导主任,莫名就有一种想训人的气势,这不黄教授又蠕动起了唇角,他盯着面容不自在的韩轩,又中气十足地问,“《梁祝》会弹吗?”

    “我,我,我……”韩轩尴尬地不知道要如何接腔,只是摇了摇头来表示他不会,黄教授把轮椅固定在地上了,双手合十的手拍了拍轮椅的扶手,立即大厅里就回响起了,“哐哐哐”的声音,“你都会弹些什么曲子?”

    韩轩看起来差不多也就十**岁的样子,原本朝气蓬勃的脸上此刻是愁云满天,“就,就是,就是一些常见的,世界,世界名曲。”

    他惴惴不安地望着黄教授,又怕再次说错话被教训,立马又补充着,“我对国内的曲子不太熟。”

    这时候黄教授凝着他的眼神又深沉了几分。

    乔依然替弹钢琴的小伙子暗自抹了把冷汗,她以为顾澈的脾气就已经算很差劲了,没想到还有比他更差劲的人存在,而且这个黄教授有点不讲道理,她老公对她发货或是有脾气的时候,都是事出有因的。

    而这个黄教授就因为人家不会弹他喜欢的曲子就发火,未免有些太过分了。

    “虽然钢琴是从国外传到我们国内的,但我们是黄皮肤的中国人,你连我们老祖宗传下来的精华音乐都不会,啊?”黄教授颇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痛心状况。

    黄教授把鼻梁上的老花镜给摘了下来,他指了指那大厅中央被闲置的古筝,“我们名族一代代传下来的乐器也没多少人愿意去学去弹了,我在这医院住了大半年,弹钢琴拉小提琴甚至跳街舞的义工我也见过不少了,唯独古筝、琵琶、二胡这些中国乐器没有人来演奏。”

    说着这番话的黄教授颇有一些感伤,他左手捂着心脏的部位,脑袋往后看着病友们说,“我教了一辈子的西方音乐,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向我的学生介绍过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美妙音乐。”

    “西方的音乐有全世界来传承,而我们的音乐,我们国人都不学习传承,就只会在我们手里把老祖宗的精华断掉了。”

    “黄教授说的对,我家小孩子压根就不听国内的音乐,成天叽里呱啦听一些什么韩国日本英文歌之类的,连中文歌都很少听,更别提这种古代经典名曲了。”

    “这样一说来,还真是,这社会虽然是越来越发达了,可传统文化却越来越稀疏了。”

    “我们年轻那会单位里面表演节目,那些《梁祝》啊,《高山流水》啊,反正是绝对会表演的,那可是享誉国内外的经典名曲啊,为什么现在年轻人就不会了啊。”

    黄教授长叹一口气,“就是这样越到了年轻一代,越没有人肯学习这些中国经典作品了。现在的学生压根就没心思去学习中国的经典作品了,连听的人都变少了,其实我们的经典作品哪里比那些什么《蓝色多瑙河》《舒伯特小夜曲》差劲呢?可惜啊,这是可惜啊。”

    “哎,仔细想想是挺可惜的,好歹我们中华名族五千年的历史文化沉淀啊,得不到传承,真是太可惜了。”

    这个大厅里的人包括乔依然都觉得现状就是大家都忽略了我们民族的优秀音乐,年轻人是有义务来承担这个责任的,乔依然更加同情这个弹钢琴的小伙子了,在场的其他人看着弹钢琴的小伙子早已由刚才的赞许变成了不满了。

    而高雅澜的脸色也有些发青了,毕竟这次活动是由她主办的,没有帮助到人还把现场气氛弄得这么僵了。

    蓦地,那角落处的古筝,响起了≤梁祝≥的舒缓优美的前奏,高雅澜松了一口气,她自己坐在了钢琴前,有些为难地弹了起来,听着那不熟练的钢琴声,乔依然立马用手机搜出了《梁祝》的钢琴曲谱放在了钢琴上。

    %22谢谢。”高雅澜如似珍宝的把乔依然的手机挪到了她面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