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高小姐是不是也有一见钟情的-私人婚-
私人婚

第316章 高小姐是不是也有一见钟情的

    “加油!”乔依然放在手机就又退回了人群。

    高雅澜忍不住回头就看见正握着拳头给她加油的乔依然,她朝乔依然点头致谢了。

    高雅澜回头认真继续弹着钢琴的时候,伴随着旋律逐渐来到哀伤的地方,她的心也跟着哀伤了起来。

    昨晚在拳馆,顾澈就那么硬生生拒绝了与她的比试,他的眼眸中都已经看不到她高雅澜了,他是不是真的爱上乔依然了。

    为什么明明本该是她的男人,却成为了别的女人的男人,她真后悔回来晚了,如果早点回来,早点跟顾澈认错,在他没认识乔依然之前就认错,那么她是不是还有机会了。

    一曲钢琴和古筝合奏的《梁祝》就算曲调有些哀伤,但是听着的人却觉得是无限享受。

    “啪啪啪”,络绎不绝的掌声回响在整个住院部的一楼大厅里。

    从大家拍掌不肯停下来,脸上都含着笑的模样,乔依然能判断出他们是很满意刚才的作品的,她也忍不住加大力气鼓着掌。

    “谢谢,希望大家会满意我们今天的表演,下次我们一定会练习更多的中国经典名曲的。”高雅澜笑着拍了拍在一旁闷闷不乐的韩轩,示意他别太放在心上了。

    黄教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韩轩,“小伙子,钢琴弹得不错,就是对我国古典音乐不熟,以后有空给我打电话,我们来探讨一下中国古典音乐。”

    韩轩尽管心里还有些别扭,但是良好的家教还是使他双手接过黄教授的名片,仔细看了一眼,对着眼前的老者惊讶了一小会,才缓缓说出,“您,您就,您就是著名的钢琴演奏家黄律明先生。”

    “我习惯别人叫我黄教授或是黄老师。年轻人,我们国家对古典音乐的传承就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黄教授说完,就转着轮椅离开了。

    “小年轻,有空跟着黄教授多学学,不吃亏的。”年长的病友们好心劝说着,韩轩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就只会傻乐着点头。

    看着黄教授越走越远了,虽然头发花白的黄教授是坐在轮椅上,可是他一点也不影响他智慧的形象,韩轩手握着名片,匆匆对高雅澜说了句,“雅澜姐,我想去跟黄教授聊聊。”

    “去吧,去吧,机会难得。”高雅澜以前也听说过演奏家黄律明的大名,但是她从来就没见过真人。

    韩轩一阵风似得朝黄教授跑了去,路过乔依然的时候,她还笑嘻嘻地对他说,“年轻人,继续加油哦。”

    “谢谢。”羞涩的韩轩礼貌地瞟了一眼乔依然就飞快地跑走了,只留下一阵风给乔依然。

    “雅澜姐,真没想到你钢琴也弹得这么好,你真是个完美女人。”乔依然是发自肺腑地恭维着,不像她特长就只会做蛋糕。

    高雅澜轻声说着,“谢谢”,随后就拿起包里的水喝了一口,她捂了捂心口,“刚才吓得我都忘记在网上找琴谱了,多亏了你,还有那位会弹古筝的先生。”

    她们两人一起走到那架古筝跟前,背对着她们的那个男人此刻正轻轻抚摸着古筝。

    “先生,谢谢您刚才的解围,要不然我们就出丑了。”高雅澜诚心诚意地倒着谢。

    “小事一桩。”说话的男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当他转身的时候,高雅澜惊讶地发现弹古筝的人有些面熟,她一时没想起来是在哪里见过。

    “任叔叔,您居然会弹古筝,真让我吃惊。”乔依然忍不住往前又走了一步,她很是自然地就抬起了他的手,“咦,您的手没带那个套在手指上的东西,也没有痕迹,手不疼吗?”

    任叔叔在乔依然眼前晃了晃他的十根手指头,“我已经不是初学者了,所以就不用带义甲了。”

    “义甲?”乔依然反问着,“就是假指甲”,任叔叔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就把他的手从乔依然的手里拿了回去。

    “哈哈,瞧我这傻乎乎的反应。”乔依然耸肩吐了吐舌头自嘲着,从字面意思都能理解嘛,关键是她压根就没想,压根就不是她傻乎乎的,她在心里安慰着她自己。

    站在一旁的高雅澜忍不住笑了笑,她好奇问着,“依然,你叫他任叔叔,是你家亲戚吗?”

    “这是上次在孤儿院跟我们一起参加活动的人啊,任先生可是我们蛋糕组的大功臣呢,他做的蛋糕超级专业的。”乔依然忍不住在任叔叔面前竖起了大拇指。

    高雅澜朝任叔叔伸出手,“谢谢任叔叔您上次参加我们组织的活动,也再次感谢今天的救场。”

    “不足挂齿。”任叔叔礼貌地跟高雅澜握着手,又慈祥地说着,“只是碰巧,我太太生前也喜欢这首《梁祝》,如果要弹其他的,可能我就爱莫能助了。”

    太太也去世了?乔依然心下一沉,这么硬净清爽的任叔叔,命运对他怎么这么不公平。

    不愿意让任叔叔联想到他太太、女儿均过世了的伤感,她转移着话题,“雅澜姐和任叔叔都是多才多艺的,都是我的偶像。”

    他们两人望了望乔依然又相识一笑。

    不小心提到了别人的伤心事,高雅澜也很尴尬,还好乔依然转移了话题,要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收场,毕竟任叔叔救了他们的场,她却勾起了人家的伤心往事。

    “哈哈,依然,高小姐能算上是偶像,年轻貌美又爱心足,你任叔叔我就当不了你偶像了,我太太去世了这么多年,我每当思念她的时候,就会一个人在家里弹这首《梁祝》,因为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一间琴行,那间琴行正播着古筝演奏的《梁祝》。”

    “好浪漫啊,那当时……”乔依然忍不住感叹,但是又觉得去问别人可能会伤心的往事不太礼貌,她就闭嘴了。

    这个傻乎乎的乔依然倒是很敏感嘛,任叔叔微笑着看了看她才说,“没事,想问什么就问什么,我没事的。虽然我太太不在了,但是我们的爱情还是存在的,因为我还没有死。”

    诧异的乔依然别扭地笑了笑,才问,“我想问的是,是一见钟情吗?”

    “我猜一定是的,因为一见钟情的感情太过美好,无论以后发生过什么事情,人就是会很难忘记。”高雅澜颇有感触说着,说完又极不自在地看着乔依然。

    在她内心里有个声音很想告诉乔依然,她说的这个人就是顾澈,可是她的理智不允许她这么做。

    “嗯哼,看样子高小姐也有过这种体验。”任叔叔淡淡地笑了笑,又问,“跟我们分享分享。”

    看着害羞不肯说的高雅澜,乔依然的好奇心也被引燃了,“雅澜姐,你讲讲呗,感觉你对那个男人投进了很多感情。”

    供认不讳的高雅澜点头,“是的,多到我,这辈子都没办法爱上别人了。”

    一阵铃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乔依然不好意思地说着,“抱歉,我接个电话,我先生有事找我。”

    她退后了几步,“老公,你怎么又给我打电话啦,你又不乖乖工作是不是?”

    背对着他们接着电话,而高雅澜却目不转睛看着她,任叔叔玩味地看着这两个年轻的女人。

    听着乔依然那怨气又撒娇的责怪,让顾澈忙活了大半天的疲倦得到了缓解,他转动着座椅看着窗外,看着乌黑黑的天气,立马吞掉了原本想说的话,平静地说着,“要变天了,想问你要不要我给你送衣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