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别的男人的钱,她嫌脏-私人婚-
私人婚

第317章 别的男人的钱,她嫌脏

    “嘿嘿,老公,你是不是傻啊,我要是冷,我就会回我们住的地方拿衣服啦。倒是你,要不要我给你送温暖啊。”乔依然低头看着在地上画着圈圈的脚尖,隔着电话听顾澈的声音,她都忍不住心跳不已。

    傻?

    他顾澈才不傻呢?

    还不是想她了,不放心她了,才给她打电话,这个养不熟的小白眼狼,“小傻子,我不缺给我送温暖的人。”

    说完,他就得意洋洋地站起身,望着楼下那被狂风吹得东倒西歪的大树,醋缸又要吃醋了。

    “混蛋!”乔依然咬牙切齿骂完,又害怕被身后的人听到,影响了她温柔的形象,她转过身朝高雅澜和任叔叔微笑着,像是在弥补着刚才我没骂人,你们听错了。

    她压低声音吼着顾澈,“你要敢再让什么kitty,还是coco碰你,给你穿衣服,信不信我把你放在煮开的水里消毒。”

    憋住笑的顾澈,听见了办公室门在响,他也没回答,就一边跟乔依然说着话,一边朝门口的方向走了去,“小东西,学得还挺快的啊。顾太太要不要跟我一起在沸水里洗个鸳鸯浴。”

    “下流。”从他口里说出来的“鸳鸯浴”三个字全是不健康的,气愤的乔依然反击着,“那么高的温度,有些东西早软了。”哼,反击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只有比他更不要脸才能赢。

    “嘎吱”一声,顾澈打开门的同时,瞟了一眼进门的方睿霖,他便转身朝着沙发走着,他压低了声音说着,“看这天气也要降温了,去泡温泉见证一下就好了,到时候可别求饶!”

    别求饶,这三个字透过电话传到乔依然耳朵里的时候,她只觉得耳廓都发烫了,她担忧地咬唇扶着她的后腰,这个种马又在威胁吓唬她了,尤其是在某件事上,他一定是言出必行的。

    “睿霖,你自便。”顾澈轻松地依靠在沙发上,电话那端的女人一定是害怕了,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你个不务正业的家伙,跟方董好好谈工作啦,别成天想着那档子事,我挂了。”让他不想,可她却脸红心跳地想了一大堆,甚至还很想赶快天黑,那样就能早点见到顾澈了。

    见着顾澈带着少有的玩世不恭的样子讲着电话,又见他心情很好地被挂了电话,方睿霖没多想就调侃着,“热恋期还没过?”

    “找我什么事?”顾澈有些不爽方睿霖说的话,什么叫热恋期还没过,明明就是正在热恋中,这个瞎眼男人,活该没有一个像乔依然那样子的女人死心塌地爱着他。

    “嗯,关于新科技的新闻发布会的选址事情,你怎么看,有中意的地方了吗?”方睿霖想着顾澈既然不愿意闲聊,他就单刀直入谈公事好了。

    两人谈了一会,就敲定了新闻发布会的地址。

    然后顾澈便让唐浩宇送了两杯咖啡进来,方睿霖才喝了一口就突然像起了什么,才说,”没过专利权的官司,你打算什么时候过去处理一下?”

    顾澈扬了扬下巴,又瞟了瞟方睿霖的手,“你干嘛不去,你手好了,就当还我上次帮你出差的人情。”

    “你是总裁还是我是总裁,我去能代表整个dl吗?”方睿霖没好气地把咖啡杯“哐”地一声放在了桌子上。

    由于方睿霖的动作过于大,那咖啡都洒在了白色的大理石桌子上,顾澈摇了摇头,学着赖柏海的语气说着,“真是个糙汉子。”

    “呃,呃。”方睿霖忍不住想干呕,他又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大口,才觉得方才那股恶心被压了下去,“彼此,彼此。”

    顾澈凝着一眼方睿霖,“我跟你不同,我是结了婚的男人,不能随便出那么远的差。”出美国出一次差,至少也要一星期了,现在又是乔依然的特殊时期,他更加不能放她一个人待在s市。

    言毕,他还秀了秀他手上的婚戒,那款打了特价的婚戒,不到一万块钱的朴素婚戒,“昨天太太逛街才给买的。”

    望着一向冷着脸的顾澈,在看婚戒的时候,那眼眸里有一闪而过的柔情,方睿霖冷笑着,“哼,结婚了不起吗?你那个老婆,反正不是个省油的灯。”无缘无故就损失了一千万,方睿霖并不是那么心疼,他只是很生气,气他自己被一个傻女人给糊弄走了一千万。

    顾澈把随意摆放的双腿翘成了二郎腿,他锐利的鹰眸锁着方睿霖,他左手带着婚戒的那只手有节奏地在他大腿上敲击着,“我再次声明一下,我太太乔依然,以后都不允许你再怀疑她。如果你还当我是兄弟。”就算是兄弟有些底线一定要说清楚。

    “呵呵。”方睿霖倒是感受到了顾澈那股要牢实护住乔依然的想法,顾澈是在变相的警告他,不许再怀疑乔依然了。

    以前方睿霖在顾澈面前说乔依然是受人指使的时候,顾澈的态度都不会有这么决绝,爱情果真会让男男女女为之疯狂。

    “你那个宝贝老婆,没有表面那么傻乎乎,多的话我再说也无妨。”虽然方睿霖心里也开始觉得乔依然并不像是那群站在暗处的眼线,可是他仍在嘴硬。

    他跟顾澈三十年的兄弟,尽然抵不过一个认识三个多月的女人。

    “那当然,我的女人怎么可能是真的傻。”顾澈觉得他的小妻子特别是在看到有女人跟他靠近的时候,那聪明劲拿去干点别的,一定会有大作为的,“身为dl的股东,这个公司你也占了那么多股份,你顺便把秦伦带去一起去考察一下他最近新的投资项目。”

    方睿霖起身,没好气说着,“没出息的东西,被一个女人吃的死死的。”

    “心里对着一个女人深情,身边又女人不断,为了找替身,你也是很不容易。你也是够可怜的,就不能像我这样踏踏实实结个婚吗?”顾澈说完,就也起身,搭着方睿霖的肩膀,“一起去实地看看新闻发布会的场地,毕竟是专利新品的发布会。”

    “顾澈,你知不知你现在的样子有多欠扁。”方睿霖双手都已经握成了拳头,他现在听到“替身”两个字就恨不得把顾澈揍得鼻青脸肿,让他躺在地上说不出话来,“别碰我,我认识你这个顾家大少爷这么多年,还不知道你有着跟乔依然一起坑我钱的癖好,怎么,坑了我一千万,她都舍不得给你再买个好点的戒指,你说她心里有你吗?”

    “还是说在她心里,钱比你更重要。”从昨天乔依然那么紧张顾澈的状况来看,乔依然是在乎顾澈的人多过在乎钱的。

    只是这个时候的顾澈,嘴脸实在是太难看了,方睿霖就是想说些话让他难受。

    “顾太太只花她自己的钱和她老公的钱,别的男人的钱,她嫌脏。”顾澈说完,就双手插着口袋,风淡云轻地迈着步子走出了办公室,生气的方睿霖忍着没在顾澈身后偷袭他的冲动,也跟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