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做媒-私人婚-
私人婚

第318章 做媒

    跟顾澈打完电话的乔依然,使劲拍了拍脸,直到脸上的温度没有那么烫了才回到高雅澜和任叔叔那边。

    “小两口看起来很是甜蜜幸福啊!”任叔叔虽是打趣着乔依然,但他的余光可是一直看着高雅澜,他注意到高雅澜按乔依然的眼神有些不服气,更多的是羡慕。

    有些难为情的乔依然把耳边的碎发往耳背后面缕了缕,她嘴角是忍不住地往上上扬着,“变天了,打个电话关心一下我,我又不是小孩子啦,冷了哪会不知道要穿衣服呀。”

    带着娇憨的抱怨,让旁人心里都能感觉到她的甜蜜。

    但在高雅澜看来,这个乔依然就是在炫耀,她可是昨天当着那么多人面说知道了高雅澜和顾澈的关系。

    如果乔依然是在不知道高雅澜和顾澈是什么关系的情况下说着这番话,高雅澜也会像任叔叔那样是真是诚意地为她感到高兴。

    可现实不是,这个乔依然看样子并没有她表面的这么简单单纯,但高雅澜还是优雅地笑着,只是她的笑里藏着很多复杂的心绪,她是不是应该为她自己做点事情了。

    脸皮特别薄的乔依然,又被调侃着小脸红扑扑了,她眯着眼笑着,双手把脸给捂了起来,“哎呀,别说我了,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吧,我超级想听雅澜姐那个一见钟情的故事,雅澜姐这么优秀的女人,她看上眼的男人也很优秀吧。”

    这个乔依然是在挑衅她吗?

    高雅澜不由得全身站得更加笔挺了,她原本就气质好,站得更直,显得她的气质越发的优雅,反观乔依然只是一股傻里傻气的八卦样子。

    轮气质,她乔依然是输给高雅澜几百条街的,按照高雅澜骄傲的性格,像乔依然这种质素的女人,她是万万不会把其当成对手的,实在是太弱了。

    可是现在不同了,这个乔依然她入了顾澈的眼睛,她陪在了顾澈身边,她拥有了高雅澜期许许久的一切。

    “当然,不是优秀的男人,我怎么会念念不忘呢?”高雅澜这句话可是咬足了劲头说出来的,她跟顾澈有着那么多年的过去,如果要搏一搏,没准她也会赢,她只是输给她的骄傲罢了,并不是输给了乔依然。

    任叔叔看着乔依然一脸好奇望着高雅澜的样子,他慈祥地笑了笑,又走到了钢琴面前,“高小姐,如果要用一首钢琴曲来表达你跟你一见钟情恋人的曲子,会是哪首呢?”

    毫不犹豫的高雅澜直接看着一脸好奇的乔依然说着,“那当然是《仲夏夜之梦》了,无论经历过什么,有情人最后都要终成眷属的。”

    既然乔依然那么明目张胆地挑衅她,她才不要装大方了,乔依然不是说知道了顾澈跟她的关系吗?她这样说,看她那张假装无公害的脸往哪里放?

    于是,任叔叔摇头晃脑地坐在钢琴前,优雅地弹起了钢琴,那浪漫的旋律渐渐从他直接跳跃而出,乔依然欣喜地小声拍着掌,笑呵呵地挤到了高雅澜的旁边,“雅澜姐,感觉你的那段感情好浪漫哦,真的好羡慕哦。你们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啊?

    “我似乎跟你说过吧,不过再说一次也无妨……”高雅澜还没说出口,乔依然的脸色就变了,她挥了挥手,“那个前男友就是你初恋?放弃吧。”

    放弃?

    高雅澜并不是一个害怕战斗的女人,她此前一直没行动,只是源自于她的骄傲,既然敌人已经这么露骨挑战了,她又何必要继续维持她的风度,“怕了?”

    “我是怕你受伤,雅澜姐,你这么好条件,那个男人一定是瞎了眼睛才会跟你分手的,你干嘛还惦记着他呢,他那种男人错过了你这么好的女人,这辈子一定遇不上什么好女人的。”乔依然很是诚恳地说着。

    正在认真弹着钢琴的任叔叔,手上的动作僵了一下,那浪漫的曲子突然就终端了,乔依然像是找到了同盟军,“雅澜姐,你看,任叔叔都在赞同我说的话。”

    “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一点事情,你们继续。”任叔叔淡淡笑了笑就又继续弹起了钢琴,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太过微妙,他就不去参合了。

    高雅澜紧绷的身体有了些许放松,乔依然这话的意思倒是不像是真的知道她跟顾澈的以前是什么关系,她有些看不明白了。

    “雅澜姐,虽然昨天我骂赖柏海胡说八道,但是我现在想想他说的也不是完全不靠谱”,乔依然拍了拍高雅澜的胳膊,“我觉得方董这个人很靠谱,他至少是个负责任的男人,肯定不会像你前男友那样耽误你十年还不娶你。”

    “什么?你是说睿霖比……他要靠谱。”高雅澜很想说出“顾澈”这两个字,但是看着那单纯真诚的眼神,她还是不忍心直接说“顾澈”,而是用他来代替了“顾澈”。

    点头如捣蒜的乔依然掰着手指头算着,“你看他年轻有为,还长得一表人才,关键他比我老公更懂得安慰女人,我昨天差点哭得时候,他就很有耐心地安慰我,如果换了我老公……呵呵……”

    听到关于顾澈的事情,高雅澜就来了精神,她紧张地掩饰着心里的不安,“他……会怎样……”

    “哼!”乔依然嘟着粉唇,很不乐意说着,“恨不得拿臭袜子塞我嘴。可不会安慰女人了,反正方董跟我老公比,他是比我老公好出了一大截的。”

    很讨厌她掉泪的顾澈是他们才认识的时候,这时候的顾澈可比以前温柔有耐性多了,但是本着不能骄傲和秀恩爱的立场,乔依然还是只好忍痛踩低了自己老公,来抬高方睿霖的形象,毕竟昨天a了方睿霖那么多钱。

    而且她是真的觉得外表冷酷的方睿霖是个不错的男人,她也很想撮合高雅澜跟他在一起,总之像高雅澜这么漂亮又有爱心的女人,就该得到一个好男人的疼爱。

    “噗嗤!”

    “噗嗤!”

    任叔叔和高雅澜都忍不住被乔依然那套“臭袜子”说辞雷到了,任叔叔笑得弯了腰,那首《仲夏夜之梦》他实在是没气力弹下去了,这个乔依然不停地在抖包袱,快笑死人了。

    高雅澜虽然对乔依然再次产生了质疑,这个表面看似单纯的女人,难道是故意当着她的面在演戏吗?

    会不会是乔依然故意知道了她是顾澈的前女友,而故意这样装着不知道,又来撮合她跟方睿霖了。

    她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个乔依然了。

    “依然,哈哈。”任叔叔看着乔依然就忍不住笑了,他像是被人点了笑穴一样,“你……你先生……真的塞过臭袜子到你嘴里吗?”

    “肯定没有。”高雅澜抢在乔依然之前斩钉截铁地回答着,顾澈可是有洁癖的,他怎么可能会做那么不卫生的事。

    可是才说完,她心里居然一闪而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她竟然希望顾澈是那么对乔依然的,如果真是那样,她的心里就会平衡多了。

    臭袜子什么的,只要提一提,乔依然就觉得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臭味了,“哈哈,雅澜姐猜对了,我就是打个比方而已,反正不是什么有耐性的男人。所以雅澜姐,要不要考虑一下方董。”

    任叔叔见高雅澜脸色不好,就笑眯眯问着乔依然,“我们都讲了各自的一见钟情经历,依然你也讲讲。”

    “我……”,乔依然指了指她自己的鼻尖,心里嘀咕着,太少儿不宜了,她跟顾澈相遇就太惊悚了,她当然不能照实说,“很遗憾,我没有一见钟情的经历,我跟我……先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