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六万八-私人婚-
私人婚

第321章 六万八

    “我知道美幕商场有一家海鲜餐厅,他们的海鲜全部是新西兰进口的,全是新西兰深海打捞的。 ”顾澈那么爱吃海鲜,高雅澜条件反射地就说了出来。

    自从她知道美幕商场被顾澈收购之后,她时不时就会去美幕商场,有时候是买东西,有时候纯属是想碰运气,看能不能见到顾澈,可惜她从来都没偶遇过顾澈。

    久而久之,美幕商场新开了什么店,什么店关门了,她很清楚,尤其是对那家新西兰海鲜最清楚,因为顾澈最爱吃海鲜了。

    “是不是每天都是坐飞机过来的海鲜啊?”乔依然很有兴趣地问着。

    “是的。”挑剔的顾澈只爱吃深海打捞出来的新鲜海鲜,所以高雅澜早就打听好了,她倒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跟顾澈一起吃饭了。

    乔依然问清楚餐厅地址后就给顾澈发了过去。

    停好了车,乔依然就挽着高雅澜的胳膊进了商场,在商场的广告玻璃上乔依然指了指他们两人的影子,“雅澜姐,你说我们这样子像不像两姐妹逛街啊。”

    高雅澜客套地笑了笑,又假装不经意间要看手机,便没有让乔依然继续挽着她的胳膊了。

    “对了,变天了,我给我妹打个电话,看她有没有什么东西要买的。”乔依然嘀咕完,就给乔惜梦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里是乔惜梦不耐烦的声音,“又有什么事找我,我很忙。”她现在看到乔依然名字听到乔依然的声音就全身烦躁。

    凭什么都是一个爸妈的孩子,她乔依然就可以当豪门媳妇,而她好不容易找个富二代男友,还遭受了那么屈辱的事情。

    “惜梦,你不舒服吗?”乔依然担忧地问着,听着自己妹妹很不高兴的声音,她生怕是那流产手术有什么后遗症了,“要不要我过去看看你?”

    “烦死了,有事说事,没事挂电话。”乔惜梦可是昨晚了又在酒吧玩了一个通宵,现在正在补眠之中,她压根就不说话,只想睡觉,尤其对方还是让她羡慕嫉妒恨的姐姐。

    乔依然以为是乔惜梦情绪不好,想问她究竟是遇上什么不高兴的事情了,可又怕惹得她不开心,于是才问,“今天变天了,要不要我给你买点厚衣服送去学校给你。”

    以往变天的时候,这种送厚衣服的事情都是由她们的爸爸乔志远去做的,现在她们爸爸住院了,乔依然便很自然地就充当了这个照顾妹妹的角色。

    “哦,你看着新款买呗。”乔惜梦原本紧闭的眼睛猛地一下子就睁开了,她坐起来,爬下了床在书桌上找寻着时尚杂志,“香奈儿最近出了一款白色大衣,我挺喜欢的,待会我把图片发给你。”她原本打算去网上淘仿版的,看样子有原版可以穿啦。

    香奈儿啊?

    乔依然第一反应就是会不会好贵,她咬了咬压,想让自己妹妹可不可以选个便宜点的牌子,她不知道她究竟能不能买的起,像那种国际大牌子,价钱应该不便宜吧,而她确实不好意思去花顾澈的钱去买东西给自己家人。

    “惜梦啊,香奈儿……”不等她说出她心里的考虑,电话那端的乔惜梦声音变得清晰又欢快了,“姐,我这马上就要去企业实习的人了,你可不可以帮我买个适合上班族背的包包。”

    “就这样了啊,我挂了,待会看微信啊。包包我也看中了好几款,如果商场有货,你就全买了吧。”

    听着自己妹妹毫不客气的索要着不便宜的东西,乔依然心里“咯噔”了一下,真是柳正荣的亲女儿,跟柳正荣一样,有便宜不占就是亏本。

    乔依然心里有事就没有太留意地上的路,她就跟着高雅澜走着。

    一楼是各种国际大牌奢侈品店和珠宝店,高雅澜停下脚步对着身边的乔依然说着,“依然,要不要先进去看看香奈儿,再去四楼看任叔叔要的衣服。”

    “哈?”乔依然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那装修高档整洁的香奈儿,犹豫了一会,才点了点头,就进去了。

    她掏出手机看了看,高雅澜瞟了一眼,“呦,你妹妹眼光不错啊,这可是时装周的走秀款。”

    “从小就爱漂亮,看见好看的衣服就想买。”乔依然莞尔一笑,她余光扫视着扫视了一圈店里的服装区。

    当高雅澜把乔惜梦所要的那款大衣拿到手上的时候,店员带着职业的笑容走了过来,“高小姐,欢迎光临。您手上的这款可是上个礼拜才从法国空运过来的。我拿给您试试?”

    “咦?雅澜姐,你们认识。”乔依然好奇地望着服务员和高雅澜。

    服务员只是瞟了一眼穿着一身简单连衣裙的乔依然,以为只是高雅澜的助理,便冷了她一眼,才说,“时尚人士怎么可能不认识大名鼎鼎的**设计师高雅澜小姐呢。”

    这番讨好的话说得倒是有些咄咄逼人,高雅澜看了看乔依然的脸色,她并没有不高兴的神色,只是恍然大悟般地才说,“唔,总跟着雅澜姐总义工,差点就忽视了雅澜姐的本职是设计师了。”

    还是跟顾澈的表妹蔡媛媛是死对头的**设计师。

    “请问这款,多少钱?”乔依然摸了摸那厚实的大衣,这厚度现在穿似乎又早了点,要不要过段时间再买,先给她买点薄款的外套。

    服务员很不乐意乔依然抓着那白色的大衣,她皱着眉,语气很不友好地说着,“六万八一件。”买不起就别乱摸了。

    “唔,这么贵。”乔依然面露难色了,果真她买不起,看样子只能跟惜梦说抱歉了,她落寞地收回了手。

    高雅澜把大衣往乔依然手里递着,“这个价钱能买到这个质素的衣服,已经很划算了。”

    服务员露出了讥讽的笑看着乔依然,一看她就是没买过香奈儿的衣服,什么都不看就吵着说贵,“我们家的衣服绝对值这个价,要不是看在高小姐的面子上,也不会直接给出会员价了。”

    望着乔依然被鄙视的样子,高雅澜心里竟有一丝痛快,看她这个为难的样子,想必顾澈压根就不负担她的花销吧。

    “六万八啊,唔,还是好贵,六千八,我都觉得贵。”乔依然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被耳朵尖的服务员听见了,“我们家的配饰有六千八的,还有那些小钱包。”

    毕竟是跟高雅澜一起来的人,揶揄人也不能太过分了,服务员说的这话,既是讽刺人了,又是很职业地为人介绍了产品。

    六万八,乔依然自己从没买过这么贵的东西。

    可是自己妹妹都开口了,不买她应该会生气吧,但是无缘无故花顾澈那么多钱,一点都不好,嫁给顾澈的时候拿了他那么多钱,上次惜梦住院和这次爸爸住院全都是花的他的钱。

    她盯着那白色的大衣,心里很是不快与纠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