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点火者必先烧之-私人婚-
私人婚

第323章 点火者必先烧之

    乔依然皱着眉头,有些紧张又有些说不出的低落走到了顾澈身边,她拉着顾澈的胳膊,背对着高雅澜跟顾澈说了些什么。

    那说话的声音实在是太小了,高雅澜见到顾澈从目无表情变成了眉头紧锁,他甩开了乔依然的手。

    “想必是乔依然那小丫头当场吃醋惹怒了顾澈吧,顾澈可是最反感小气的女人了。”高雅澜心里有些得意,她甚至有点期待顾澈对乔依然发火了。

    令她意外的就是顾澈转过身,牵起乔依然的手经过她的时候,连余光都没有看她,他垂眸紧紧盯着乔依然。

    “廖总,我顾某人给自己太太买衣服的钱还是有的。”顾澈帅气优雅地掏出了钱包,又用手指随意夹了一张卡放在了收银的台面上。

    为难的服务员看了看气场强大不容人说“不”的顾澈,又看了看站在顾澈身边陪着笑脸说话的廖总,“哈哈,就是想送太太一件礼物而已。”

    顾澈瞅着自己小妻子那不自在的样子,才冷冷地说,“顾太太她不收别的男人的礼物。”这个小东西迟早得把他气死不可。

    既然顾澈已经把话说得这么明确了,廖总也不好意思再坚持送乔依然东西了,他转而敦促着服务员,“赶紧的呀,顾总是个大忙人,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浪费他时间,会耽误他损失多少钱了。”

    “好,马,马上就好了。”服务员看着顾澈冷峻的侧脸,结结巴巴说着。

    始终盯着自己小妻子的顾澈,不紧不慢地说着,“不必快,把秋冬季的新款全给我太太包起来。”这个死女人,刚说什么鬼东西,能不能借给她钱来买衣服。

    她究竟有没有当他是她男人。

    店里所有的员工都屏住了呼吸,廖总瞅着还不动手收拾衣服的服务员,他不悦了,“还愣着干嘛,难道是在质疑顾总买不起吗?”这些服务员怎么就这么没有眼色,看样子整个商场需要再培训一下服务员的应变能力了。

    “哦,好,好。”正在结账的服务员直接让同事把店给关起来了,他们在里面忙碌着。

    方睿霖邀高雅澜坐在休息沙发上坐下来,“不跟他们一起疯,我们坐坐,雅澜你怎么跟乔依然一起来逛街了?”

    坐在沙发上的高雅澜并没有听到方睿霖具体在说什么,她应付地回着,“是的,你继续说。”

    顺着高雅澜的视线,方睿霖望了过去,她只是一如既往地在看顾澈而已。

    只要顾澈在场,她的眼睛里便只有顾澈,已经十五年了,方睿霖有些酸涩地笑了笑,便不做声了,开始翻着这一季的新出的图片册。

    爱一个人是在太麻烦了,不如送几个包包就能换回的感情来的方便省事。

    乔依然很是别扭地望着顾澈说,“老公,你怎么今天又这样,昨天买的都还没穿,我压根就穿不了这么多衣服,你这是何必呢?”他这又是怎么了。

    “我乐意。”顾澈瞧着乔依然那局促不安的样子,心里也很不爽,她不是说爱他吗,为什么花他的钱像是在要她的命一样。

    为了不得罪尊贵的大老板,服务员倒是很机灵地把账先算清楚了。

    顾澈结完账之后,随意跟廖总聊了几句,廖总便走了,他们四人就去了那间新西兰海鲜餐厅。

    四人坐在一起的氛围有些低沉。

    乔依然坐在顾澈身边,小心翼翼看着她那个黑面神老公,她把手放他大腿上轻轻点着,“老公,菜单不是中文的,我看不懂。”莫名其妙就生气的男人,她只好找着机会跟他说话。

    而正在假装看菜单,实则正在偷瞄顾澈的高雅澜,不由得吃惊地瞟了乔依然一眼,在情敌面前故意露短,她究竟是真傻还是装傻?

    “想吃什么?炸鸡?”顾澈把菜单调了个头,那边全是中文的,他侧眸就对上了乔依然幽怨又担心的小眼神。

    还肯理她,还惦记着她爱吃炸鸡,也不像是真的在生气的样子啊。

    乔依然觉得刚才的顾澈只是平时在职场上的严肃样子罢了,她觉得可能又是她哪里不经意间惹了这位讲究的大少爷不高兴了,可能又是在买衣服的数量上发生了分歧吧。

    “海鲜餐厅里,我们吃海鲜就好了,炸鸡以后再吃啦。”乔依然乖乖地说着。

    顾澈瞥了她一眼,见她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正看着他,他点点头,又继续看起来菜单。

    乔依然见好就逮着时机小声撒娇,她装着不经意看菜单的样子,刻意地去碰顾澈放在菜单上的手,“天转凉了,你的胃需要好好保护保护,我们点一份暖胃的粥吧。”

    沉默的顾澈挑了挑眉,小东西记性还是不错嘛,他惜字如金,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见顾澈并不排斥与她的互动,乔依然抬起食指触碰着顾澈的手背,轻轻在他手背上点了点,那样子很是故意地在求和。

    正在看菜单的高雅澜总会时不时看一看顾澈,恰好就看了乔依然在顾澈手上作祟,顾澈不仅没一点反感的迹象,而是霸气地捉着乔依然的手和她十指相扣放到了桌下。

    高雅澜只觉得眼前模糊,拿着菜单的手都在发抖,她撇过头看着玻璃窗外的大雨,那豆大的雨滴跟她的心情一样。

    乔依然不老实的小手在桌下被顾澈的大手把玩着,那冷峻的男人的脸庞,线条也柔和了不少。手指间传递的温度让乔依然不一会就心跳加速,心猿意马了。

    她的脸红得让她难受,她害羞地说,“我去洗手间了。”

    洗手间里,乔依然用着冷水不停地往脸上泼着水,她脸上的灼热实在是太让她难受了,顾澈只要随便一撩拨她,她很快就会胡思乱想浮想联翩了。

    正对着镜子补妆的女人,看着乔依然不停用冷水冲着她自己的举动,撅着唇补着唇彩问,“你都不冷吗?下午变天可是冻死我了。”

    “哦,我,我”,乔依然发现她说话的时候整个人也很不正常,吱吱呜呜了半天直到那个涂唇彩的女人走了之后,她才酝酿出一句完整的话,“我辣的吃多了,脸红。”

    这时候,洗手间的门正被打开了,乔依然害怕进来的人又问她为什么会用冷水泼自己,于是她自言自语着,“我辣的吃多了,脸好红,好热。”

    “是吗?”那熟悉又低沉的声音,分明就不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而且进来的这个人还将洗手间的门给反锁了。

    乔依然本能地就生出了一种要保护好她自己的举动,她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她立马抬头,就看到了镜子里出现了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她拢了拢身上的衣服,“你别乱来呀。小心我叫人。”

    她似乎还闻到了熟悉的薄荷味,待她抬起头,就看到了一张俊朗熟悉的脸庞,她紧绷的身体放松了,她舒了一口气,“老公,你是打算吓死我吗?”

    说完,乔依然又弯腰洗着脸,“你进来女厕所干嘛,赶紧出去吧,让人看到多不好。”

    “你自己惹的火,没把我给点燃,倒是把你自己给烧起来了。”顾澈饶有兴致看着乔依然那狼狈洗脸的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