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只想把最好的自己展示给他-私人婚-
私人婚

第324章 只想把最好的自己展示给他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乔依然把腰弯的更低了,她感觉她脸上的燥热更甚了。

    这个口无遮拦的男人,真是不分任何场地就爱捉弄她,乔依然死劲地又拍了拍那自动感应的水龙头,“这种水龙头可真不方便,水流都没有办法控制。”

    顾澈也站在乔依然身边的洗手台洗着手,“要不要干脆去酒店……”

    “收起你的龌蹉思想,我是不会跟你去酒店开房的,我还有正经事呢。”乔依然鞠了一手的水对着顾澈的脸洒了过去,“要不是你一副我欠了你八百万的臭脸,我能去摸你手吗?”

    她就只是想求和而已,哪知道这个该死的男人就顺杆子往上爬做的那么过分,也不知道被方睿霖和高雅澜看见没。

    真是越想越羞,越想越生气。

    被乔依然突如其来泼了一脸水的顾澈冷着眸盯了她一眼,就扯了几张擦手纸在身上擦了擦。

    这个小东西的脸皮可真薄,他原本只是想说“要不要干脆去酒店洗个澡算了”,看她勾着腰那么辛苦的样子。

    真是个喂不熟的小白眼狼,顾澈把刚刚擦过纸巾揉成团对着乔依然的脑袋砸了过去,那纸团最后落在了乔依然沾满水的手上,很快纸巾就被水浸湿成了一团又软又恶心的东西。

    “你这人怎么这么幼稚!”乔依然将那团恶心的东西扔进了垃圾桶,白了一眼顾澈,望着镜子里的脸红的她便又低下头去洗脸了。

    “给我站直!”冷冰冰的声音命令着乔依然,正在气头上的女人压根就不想理她,继续洗着那快灼烧起来的脸。

    她不肯听他的,他便拉着她的衣领,把她提溜起来,推到了墙上了,让她笔挺挺站直了,这个小东西腰弯的那么曲,都不会腰疼吗?

    平时在床上做久点,就吵着哭着说腰疼,“我是你的谁?”顾澈单独只用了一根手指头指着乔依然的眉心,就使她整个人就动弹不了了。

    无奈的乔依然对着天花板不停翻着白眼,可恶的顾澈又抽风了,就不能把他那个体贴温柔的老公还给她吗。

    她很不想回答这个幼稚又略带神经质的问题,但是她实在不想跟他一直耗在女洗手间,于是有气无力回答着,“你是我老公。”

    “这脑袋瓜子还没痴呆。”顾澈用手指弹了弹乔依然的脑仁,疼的她伸手就要捂着额头,“你又哪根筋不对?”

    顾澈对着刚才弹过乔依然的脑仁吹了吹,大手从她额头经过那圆润笔挺的鼻子,又轻轻掠过她红唇,最后他捏着她下巴。

    “还以为顾太太您在外面有人了,不想认我这个没证的老公了。”顾澈眯着眼,用着薄凉的语气说完,捏着乔依然下巴的力气也加大了不少。

    “嘶……”乔依然都来不及喊疼,就立马烦闷地吼着,“顾澈,你别阴阳怪气了。我对你可是死心塌地的,怕是你在外面有一百个女人,我都还不知道呢,我究竟又是哪里惹了你,给个痛快好了。”

    切,这小东西还真是脾气见长了。

    除了敢直接叫板了,还敢吼他了,顾澈冷着眼锁着乔依然的脸,又把她的脸给捧高了不少,使她的瞳孔里全是他。

    他这才说,“既然是我的太太,就不允许跟我说‘借钱’,你要多少钱,我都能给你,再让我听到你这嘴巴瞎说话,小心我让你永远都没有机会说话。”

    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呢,干嘛要这么上纲上线的,听到他说完,乔依然猛地就松了一口气,原来他一直黑脸的原因是这个,“哎,还以为多大的事呢。”这个问题她觉得不难解决。

    她现在这个轻松不放在欣赏的模样让顾澈很不痛快,他后悔他那么快就对她的示好妥协了,这个女人真是给她一点面子,就完全不怕他了,“哼。”

    “那衣服是买给我妹的,一件衣服六万八哦。”乔依然一手比着“六”一手比着“八”,还夸张地瞪大眼睛望着顾澈声明着。

    “我买不起?”虽然顾澈很反感那个勾引过他的乔惜梦,但谁让那丫头是他小妻子的妹妹呢,“瞎眼女人。”

    此时的乔依然下巴还是被顾澈给紧紧捏着,而且他还时不时用更大的力气捏她。

    顾澈愿意这么大方送她妹妹,乔依然心里还是很感动的,尽管下巴快被他捏断了。

    “老公,你别生气嘛,你也知道我分享了惜梦的爸爸这么多年,我心里很愧疚,所以就想买点好东西补偿她。”说着话的乔依然,张开双手扶着顾澈的腰。

    那柔弱无骨的小手隔着衣服都能让顾澈感受到她的轻柔,面对着那撒娇的小脸,他捏她下巴的手也松开了。

    乔依然把那酸疼的下巴在顾澈胸前蹭了蹭,她仰着头,笑脸嘻嘻望着他下巴说,“都弄痛依然了,给依然摸摸好不好?”

    这个赖皮的女人,顾澈叹了一口气,又用着刚才捏疼她的手给她轻轻揉着。

    他刚才只是动作吓唬她而已,他哪里舍得使什么真的力气,又怎么会疼,这个外面傻乎乎的女人,心里可聪明了。

    抵不过她的撒娇,顾澈又不得不上这个当,低着头狠狠吸了那撒娇的红唇,“唔,痛……”

    当薄唇离开红唇的时候,乔依然舔了舔她鲜艳的唇,“本来也是打算刷你的卡,准备以后慢慢还给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廖总那么一搅合,我看到你就说出了借钱。”她觉得他是怕顾澈误会她只是个会花钱的女人。

    “借?”顾澈眉头皱了皱,“我是你的谁,你跟我说借。”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乔依然不明白了顾澈有什么好不高兴的,“我们是夫妻没错,但不代表我就要全部花你的钱啊。”

    深爱一个人的时候,就只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全展示给他,就算知道对方不会介意她这个缺点,可是心里就是不想欠他更多了。

    “乔依然……”忍住吼她的冲动,顾澈抿了抿唇才闷闷地说,“男人自古以来就是赚钱给女人花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