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要不要支持你老公的工作-私人婚-
私人婚

第326章 要不要支持你老公的工作

    那响亮的敲门声,惊得乔依然立马就回过了神,她面色绯红地睁开眼,她衣服里还有一个不老实的大手在游走着。

    她推了推那大手,可男人却更加用力的造次,也更用力地吻着她。

    “人,唔,松开啦。”她含糊不清地抗拒着。

    这时候一点也愿意就此放弃的男人,松开了她,舔了舔唇,“顾太太,菜还没上桌。”

    “顾澈,你怎么这么不要脸,有人来进来洗手间啦,你赶紧找个格子躲起来。”乔依然慌慌张张地给顾澈整理着西装,这要被人看见有男人进来了洗手间,会不会被人报警啊。

    “老婆,反锁了。”顾澈又在乔依然那着急又虾红的脸上啜了一口,这个女人就像是毒品,碰了就让他不愿意撒手了。

    反锁了,乔依然记得了,他进来的时候,她明明就是听到了反锁的声音,他那时候还一副他不会碰她的德行。

    “卑鄙,你早就策划好了,要在这里……”乔依然咬着唇把头移到了一旁,这个居心不良的男人。

    那害羞又生气又不拿他没办法的样子,在顾澈看来就是格外的有意思,“怕被人听见吗?”

    门外,高雅澜把耳朵贴在了木质的门背上,若影若现她像是听到了那个熟悉的男声。

    他怎么会在女洗手间?

    很快,她脑海里就浮现了一个想法。

    她觉得像是被羞辱了一样,没命地使劲捶着那木质的门。

    这画面就像是孙悟空要把他师傅从蜘蛛精的窝里给救出来一样。

    “乔依然,你是故意的,是不是,故意要勾引顾澈来洗手间,就是来炫耀吗?”高雅澜握着拳头,死死捶着那紧闭着的大门,她很想吼出声,但是又怕顾澈生气。

    她后悔了,后悔以前碍于道德和脸面而没有跟乔依然公开争取顾澈了。

    这个看起来简单单纯的乔依然,想不到她的道行那么深,处心积虑就是要这么来羞辱她。

    “很好,乔依然是你主动挑衅的,那么我也不会客气了。”高雅澜的手指深深插进了手心,她仇视着那洗手间的门,“既然正式跟我宣战了,我要再仁慈就是懦弱了。”

    高雅澜苦笑着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她踢了一脚那紧闭着的大门,就去了下一层楼的洗手间。

    在楼下的洗手间里,高雅澜毫不掩饰着哭了出来,她双手颤抖着补着妆,那唇彩都涂到了鼻子上。

    “啪叽”一声,她烦躁不安地把那唇彩丢进了垃圾桶里,“没用的东西。”

    镜子里的女人,那种失魂落魄的垂败感,是她所不允许的,她尽力平复着她的心绪。

    随着那敲门声的远去,顾澈依旧把乔依然圈在那个墙壁上。

    他单手放在她脑袋旁的地方,乔依然不住地叹着气,那样的姿势在电视上看来就是浪漫的壁咚,可为什么到了现实中来就是流氓正打算作案的感觉。

    “我们出去吧。”僵持了这么久,乔依然也累了,她真的不想跟一个种马待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

    她眼里的不安与烦躁被顾澈尽数收进了眼里,他眸底酝酿着什么,又勾了勾唇,深情款款望着她说,“顾太太,要不要支持你老公的工作。”

    “真的要谈你的工作?”乔依然觉得顾澈好跳跃,但也没多想,狐疑地看着他。

    如果现在是在露天,乔依然真要去确认一下太阳今天是从哪个方向升起来的,他居然破天荒地主动跟她谈工作了。

    “不愿意?”顾澈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异常。

    她觉得很奇怪之外,又点了点头,“愿意,肯定支持啊,我们出去吧。”

    “既然支持,那就跟我试试这道门的隔音好不好?”顾澈附在她耳朵旁的手,扬起了一根手指头,那温热的指腹拨弄着她的耳廓,他像是狮子看着猎物一样看着乔依然。

    “什么?隔音?”乔依然想了一下,又顿了顿,对上了他不老实的眸光,才领悟过来,“你变态。”

    “很好,待会大声点叫,若是隔音不好我就让人全部换成隔音的门。”这个小东西永远逗她都不会觉得无聊。

    “呸”,乔依然朝他吐了一口唾沫,这个完全丧心病狂的男人,真不是个东西。

    顾澈也不恼,而是勾着唇角,握着她的手抽出了他左胸前的方巾,“依然给老公擦擦。”

    不愿意给她擦的女人,却碍于手被他控制了,再不情愿也只好被动给他擦着,她现在只想赶快从这里出去。

    那小脑袋瓜子扫视着洗手间的一切,突然她就养着脖子看到了墙顶角落处一个圆弧形的黑色东西,“你……”

    她的话还没从喉咙里说出来,脖颈上温热一片,还有些疼,她忍不住“嘶”了一声,那滚烫的男人仍在继续啃噬着她脖颈。

    “美幕商场看监控的人福利可真好,都可以亲眼看到自己大老板在洗手间发情,顾总,您还真会体恤下属呢,他们都不用承担电脑会中毒的风险,就可以见识到高清**的表演。”这话可是乔依然很艰难地才说出来的,她心里都已经羞耻的要死了。

    回头看了看那监控的地方,顾澈舔了舔薄唇,他挑的地方是个监控死角,但是他不会告诉她,只是松开了她,小东西倒是越来越聪明了。

    “哼,怕了吧,还以为你多有本事呢,还是不是缩头缩脑怕东怕西。”被松开后的乔依然,拔腿就朝着门外跑了去,当她的手才碰到门锁的时候时,她的手就被一只宽厚的大手给包住了。

    那沉稳醇厚的声音漫不经心说着,“不过就是一通电话的事,这么挑衅我,看样子是希望落空了,生气了啊。想要什么告诉老公就好,激将法用过头了,我怕你受不了。”

    那温热的气息就在她耳边弥漫着,使她顿时就方寸大乱了,乔依然的腰被他狠狠捏了一把,她后悔了,她实在不该挑衅他的。

    “老公,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乔依然哀嚎着,为什么跟他较量,输的永远是他,不公平,一点也不公平。

    “哼。”冷嗤完之后,顾澈扳过她的身子,使他俩面对面着,可是那挫败的女人,就很不乐意地垂着头。

    “抬起头来,有事要跟你声明一下。”顾澈双手收回插进了口袋。

    像个做错事等着挨批的小学生一样,乔依然睁着湿漉漉的眼睛望着顾澈,“你说,我会好好记得的。”

    她明明就没做错事啊,为什么要这样。

    虎落南阳被犬欺,应该就是这样子的感受。

    不对,顾澈才是虎,她是犬,总之就是她只有被欺负的命了。

    凝着那嘟着嘴,还有那不服气的小脸上的表情变化,顾澈忍住笑,他语气冷硬,“你的男人,才不会去干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去打击一个不相干的女人。我在你心里的形象居然那么高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