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嫉妒会让你变得不像你自己-私人婚-
私人婚

第329章 嫉妒会让你变得不像你自己

    “阿澈也喝了酒,待会你开车回去吗?”方睿霖戏虐地看着乔依然,顾澈可是从来都不坐女人开的车。

    虽然他假小子妹妹方胜男本质是女人,可顾澈从小也没把方胜男当女孩子看过。

    这个啊。

    乔依然倒是很想说,他们可以找司机来接啊,又怕方睿霖也如法炮制不让高雅澜送他回去,于是她心虚地说,“对啊,我也有驾照的。”

    随后乔依然眯着眼一脸渴求看着顾澈,希望他不要当着他们面来拆台,要不然高雅澜和方睿霖都没有机会独处了。

    顾澈正优雅地拨着螃蟹壳,并没有做声。

    真是她的亲老公啊。

    沉默的男人才是最帅啊。

    “方董,雅澜姐这种女神级别的女人,可是错过了,这辈子都碰不见更好的啦,你还比我家阿澈大一岁呢,是该结婚了。”乔依然顿时就中年妇女上身了。

    这顿饭,就只有顾澈是认认真真地再吃,乔依然从头到尾就嘴巴不停地给方睿霖说着高雅澜的好处,又给高雅澜讲述着方睿霖是个负责任的好男人。

    方睿霖只是心事重重在喝酒,而高雅澜则一直在猜度着究竟是顾澈要撮合她跟方睿霖,还是乔依然的意思。

    结账的时候,顾澈扫了一眼桌子,“没想到你们这么为我省钱。”

    “饱了。”方睿霖压根就没有什么胃口,肚子喝着闷酒就饱了。

    “吃饱了,谢谢阿澈。下次我请你们吃饭。”高雅澜落落大方地说着。

    而乔依然恋恋不舍吃着手里的大龙虾,她看着其他人都不吃了,她也不好意思吃了,不甘心望着那只吃到一半的龙虾说,“我也饱了。”

    随后,顾澈又让人给打包了不少甜品。

    高雅澜注意到了其中就有着她最爱吃的凤梨酥。

    高雅澜心中以为那是顾澈给她和方睿霖叫的外卖,就算不是单独买给她的,只要他还记得她爱吃什么就行了。

    他们在等着外带食品的时候,高雅澜一直有意无意看着顾澈,她不敢明目张胆地看,是因为只要她一注视着他,她就会发现他总是那么深情地看着乔依然。

    她害怕被顾澈看见她妒妇一样的嘴脸。

    今天的她状态很不好,所以她不方便多做些什么。

    到了停车场的时候,顾澈看着方睿霖上了高雅澜的车,他只是跟他们点了点头,便牵着乔依然走掉了。

    高雅澜慢吞吞地开着车,望着后视镜里的顾澈和乔依然,他们把那些吃的放进车里以后,就关上车门,在停车场走着。

    后视镜里只看的见那两人牵着手,时不时还旁若无人接着吻。

    车子就算开得再慢,也总有开出停车场的那一刻。

    外面的雨现在下小了点,路上没什么车辆,方睿霖扶额,看着情绪状态都不好的高雅澜说,“我让我家司机来接我,随便送你回去。”

    “不用了,放心,我可以安全送你到家的。”高雅澜尽量维持着她典雅的笑容。

    那笑容在方睿霖看来是比哭还丑的,那晚顾澈在拳馆里对他说的话,他最近总想起来。

    以前,他只想看着高雅澜获得幸福,他就功成身退好了,他那么讨厌怀疑乔依然,大部分原因就是乔依然占了原本该属于高雅澜的位置。

    可现在看来……

    “雅澜,放弃吧,他不值得你再耗费时间了。”如果你能多观察一下周围,会发现守在她身边的存在了很多年的他吗。

    高雅澜倒也坦白,“你要我怎么放弃他,从我十五岁开始到现在三十岁了,我就只爱这么一个男人。我不是没想过放弃,离开他这五年,我过得一点也不好。睿霖,我很痛苦,过去的五年,我只要一想起他,我就后悔当时为什么要那么冲动。”

    泪水彻底模糊了高雅澜的视线,她着急地靠边停下了车,趴在方向盘上哇哇大哭了起来。

    她在洗手间外听到顾澈和乔依然的对话,他们那么亲密的对话,还有顾澈重新换了一套衣服的细节,他们一定是……

    她浑身很不舒服,她不想面对顾澈爱上乔依然的事实,她不甘心,很不甘心。

    “雅澜,其实你不必自责,这不关你的事。”或许得知真相之后高雅澜会更加难受,但看着曾经那么骄傲的女人,到现在这么垂败的模样,他不忍心告诉她真相。

    他犹豫再三,抬起手拍了拍高雅澜的后背,“他们结婚了,难道你想当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吗?”

    那么要强高傲的高雅澜,只要随便提醒一下,就该觉悟了吧。

    正趴在方向盘上抽噎的女人,双肩停止了颤抖,她握拳在方向盘上砸了下去,“他们压根就不是合法夫妻,他俩压根就没有领结婚证。”

    这个消息方睿霖倒还是第一次听说,他隐隐觉得此刻的高雅澜变得陌生了,不是记忆里那个高傲不屑于争抢的女人了。

    可能很快那个高傲不屑于干小动作的女人会变得像其他想夺回心爱男人的心机女人一样了。

    他不愿意看着曾经美好的高雅澜被嫉妒和不甘心摧毁,“雅澜,你晚上回家后好好考虑一下,你小动作做多了,阿澈会放过你吗?”

    曾经的顾澈会护她周全,但是自从她跟顾澈决裂后,她也不敢确定了。

    “我不相信阿澈他是个不念旧情的人,我跟他毕竟有着十年的基础,只要我一直在他身边出现,他就会慢慢回想起我的好,回想起我们的过去,他迟早会回到我身边的,睿霖,你说对不对?”

    看着自己暗恋了十几年的人,从单薄的小女生出落成了现在成熟迷人的女人,方睿霖不奢望她能明白了他的心意,他只想她过得快乐。

    于是他违心地点了点头,“对。”

    可他不放心的又嘱咐着,“前提是,你要还是那个自信高傲的高雅澜。”

    “等我五分钟。”高雅澜哽咽着,她动作娴熟地对着化妆镜补着妆,又强迫她自己恢复了自信迷人的微笑。

    “睿霖,谢谢你,差点我就要被嫉妒迷了心智,看,你熟悉的高雅澜又回来了。”

    方睿霖点了点头,“是记忆中的高雅澜,既然难受,以后就不要再靠近乔依然了。嫉妒会让你变得不像你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