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他的警告-私人婚-
私人婚

第33章 他的警告

    因为太激动,顾海峰有些哽咽,害怕在外人面前丢了面子,他就没有说后面的话,而是双唇紧闭,伸手想去拍拍大儿子的肩膀。

    可就在顾海峰的手触及到顾澈的肩膀时,顾澈恰好朝施艳的方向走了去,很是自然地避开了顾海峰的示好。

    顾海峰颇有些尴尬地收回了放在半空中的手,明明内心有一箩筐话想对大儿子说,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乔依然呢?”这个傻女人好好呆在家里不行吗?非要往外跑,居然还跑来顾海峰的寿宴,今天逮到她非得狠狠教训她一顿不可。

    “施艳,不是让你陪着依然吗?快把依然叫来,就说阿澈来了。”顾海峰热络地催着施艳立马去寻乔依然。

    从顾澈对他们冷漠的态度,还有顾澈找不到乔依然的怒气,让顾海峰担忧顾澈会迁怒于乔依然,毕竟顾澈最恨身边人跟他联系了。

    顾海峰对乔依然这个乖巧懂事的儿媳妇很是满意,他急忙为乔依然辩解着,“阿澈,依然是爸爸邀请来的,你别怪她。”眼下之意就是要怪就怪他。

    “别乱认亲戚。”顾澈英挺的眉毛皱了皱,他实在没心情跟顾海峰聊下去,但是他又打不通乔依然的电话。

    施艳逐渐躲进了人群里,但被顾海峰又给拽出来了。

    以往只是听说过顾澈为人凶残,可当她发现顾澈朝她走进的时候,她能感受到顾澈身上那股潜在的威慑力,尤其是顾澈的双眸,那如刀锋般的锐利眼神,顾澈就像是一个撒旦一样的魔鬼,让她不敢撒谎更不敢说出实情。

    飞扬跋扈的施艳,就算心里已经很害怕了,但面子上仍旧保持着她高傲的态度,“野丫头说她心情不好,想在泳池边上吹吹风。”

    “她如果出事,你们都要陪葬。”顾澈朝着施艳丢下了这句话,他的小妻子今天早上还乐滋滋地缠着他吃早餐,怎么就心情不好了。

    如果她心情不好,也一定是跟施艳有关。

    一秒都不再停留,顾澈转身大跨步就离开了宴会厅,对着身后跟上来的顾海峰说,“离她远点。”

    顾海峰伤感地望着自己大儿子离去的背影,看样子大儿子不仅不肯原谅他,他们之间的矛盾又加深了。

    泳池的周围的灯,包括应急的灯全部打开后,还是没看到乔依然,跟着乔依然的保镖也全都被叫了过来。

    “啪啪啪啪”,四记响亮的耳光,跟着乔依然的四个保镖脸上立马浮现了五个血红色的手指印,“一群废物。”

    “属下知错了,下次不会再把太太跟丢了。”嘴角留着鲜血的四个保镖一字排着站在顾澈身后低头认着错

    游泳池里的水是清澈见底的,尽管是在夜晚,池底的灯光开启后,水里如果有人就会轻易被认出来。

    顾澈烦躁地把西装外套丢在一旁,他眉头深锁,那个笨女人死哪去了。

    同时顾澈也注意到了,在几颗大树后面那块黑乎乎的水域,在他记忆里似乎就是最近新挖的深水区,只是深水区还没有安装好灯光设备。

    命人把移动探照灯朝深水区照过去之后,顾澈一眼就瞟到了水面上女人的脑袋,因为水的浮力,闭着眼睛的女人在水里一上一下的。

    接连“扑腾”几声,顾澈和潜水员都跳进了水里朝着乔依然的方向游了去,当顾澈勾着女人的脖子往岸边游得时候,女人嘴里微弱地叫着:“鸭子先生……”

    听着女人气若游丝说着些什么,顾澈悬着的一颗心逐渐平复了下来,好歹还会说话。

    一直很难受想睁开眼的乔依然,朦朦胧胧中感觉到一个厚实的手掌在她胸口处挤压,还有一股混合着烟草味的薄荷香在她口腔内蔓延。

    “救我,救我……”不停冒着冷汗的乔依然,发起了高烧,嘴里一直不断呼喊着,“救我,童哥哥,你在哪里?”

    她纤细的胳膊从被子里伸出,不断地摸索着什么,直到抓住了一块棉布的东西,“童哥哥,救命,救命……”

    “呜呜……”若不是看着乔依然又是昏迷又是高烧,顾澈真想把这个女人拎起来教训一顿。

    在他顾澈的床上居然敢叫另一个男人的名字,他不耐烦地掰开了女人抓他睡衣的手。

    高烧的乔依然双颊通红,尤其是嘴唇比以往更加红润,也更加诱人了,她看起来就像是花园里娇艳欲滴的玫瑰花。

    顾澈俯下身,按捏着女人的下巴,在那诱人的红唇上留下了一个带着惩罚兴致的吻,“你老公还没死。”

    翌日,乔依然在一个宽阔又舒适的怀抱中醒来了,那个怀抱不同于她爸爸身上已经松弛的皮肤,而是紧绷年轻的肌肉。

    她只觉得很舒服,没多想就往那个怀抱里缩了缩,当她睁大眼睛发现她抱着那个未穿上衣的男人是鸭子先生的时候,她惊慌失措地裹着床单跳下了床。

    他怎么会在她的床上?这里好像不是她的家?那现在她是在哪里?

    “你……又……”乔依然想咆哮,他们怎么又睡一起了,羞愤难当的她说不出口,低头看了看她身上只穿着一件男人的衬衣。

    委屈,愤怒,羞怯,全都萦绕在乔依然的心头,“你混蛋。”

    睡眼惺忪的男人,一脸淡然瞟了眼大惊小怪的女人,差点轻描淡写说出,“我就是你老公。”

    但是望着一脸绯红气鼓鼓快哭出来的女人,顾澈勾了勾唇,他的小妻子还是挺有趣的,暂时就不要让她知道她自己老公是谁了。

    男人套上睡袍,下床把缩在角落里裹着被子的女人给甩到了床上。

    “鸭子先生,你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哪里都有你?”乔依然回想着,她是来怡悦酒店参加她公公的寿宴,后来又被方文琪推进了水里。

    难道是鸭子先生救了她?

    乔依然不敢相信,救她的人是鸭子先生?

    眼前这个满脸邪肆不羁的男人,又再一次救了她?

    上次救了她,鸭子先生就逼她签下了什么协议,那么这次他又会有什么新花样?

    她也说不清心里是感激,还是担忧,又或是一股她也说不上来的感觉,“是你救的我吗?”

    男人的寡淡的眼神像是在鄙视着说着,“难不成呢?”

    “喂,你这样我很不舒服。”乔依然被顾澈裹成一个粽子放在床上,而顾澈则趴在乔依然的身上,固定着乔依然让她动弹不了。

    挣扎的同时,乔依然对上了男人深邃的眼眸,他眼眸里像是有无尽的秘密等着去发掘一样,让乔依然挪不开眼,直到她瞳孔中男人的容颜越来越大之后,她慌乱地避开了脸颊。

    “别,我结婚了。”乔依然恐惧地咬着下嘴唇,男人的吻落在了她的脖颈上。

    :嘿嘿,发现了个错误来改改,某个人似乎不小心穿越到前面来了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