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私人婚-
私人婚

第332章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在乔依然还没嫁给顾澈之前,她最爱在下雨天打着伞在街上闲逛了,雨天的人也少,她可以一个人慢悠悠的畅游这个熟悉的城市。

    她把她这个爱好归结于一部不记得名字的电视剧了。

    她依稀还记得,电视剧中热恋的男主角和女主角在女中漫步共打一把伞的画面,男主角把女主角紧紧搂在怀里,他们两人走一小会就很默契地望着彼此微笑,虽然很普通,却在她脑海里刻下了深刻的印记。

    那个画面让小小的她心里就开始幻想着以后出现在她身边的男人会是神马样子的。

    因此,乔依然就格外酷爱雨天,她以前总是幻想着她的白马王子不是一定要骑着白马,而是一定要有一把黑色的长柄伞。

    为什么是黑色的长柄伞呢,除了优雅有格调之外,因为长柄伞足够大,足够两人在雨伞下互相依偎又不被雨水浇湿。

    依靠在顾澈的怀里,乔依然抬头瞟了瞟他一眼,发现他的视线也正好从别的地方移了过来,他的眼神依旧是那么深邃不见底,让人挪不开眼。

    在雨中四目交会的眼神,着实让她呼吸加快,整个人忘记了要如何走路,如何想事情了。

    “就这么喜欢看我。”顾澈勾着唇,调侃着乔依然,他喜欢看她眼眸里全是他的倒影。

    如他预计一般,害羞的女人下一秒就想逃离他这个温热的怀抱。

    红着脸一开视线的乔依然装着听不见的样子,瞅着那从天而降的雨水,“如果这时候可以脱掉鞋子在雨中蹦跶就最爽快了。”可是今天的温度显然不适合在雨水里光着脚撒欢了。

    说时迟那时快,乔依然突然就停下了脚步,顾澈没多想也跟着停了下来,随后,顾澈就感受到一股冰凉的雨水从脚下向上蔓延着。

    那脏兮兮的雨水,还交杂着很多灰尘和一些其他的杂物。

    他那张好看的俊颜上蓦地就染上了铁青一片。

    而那始作俑者不仅没有一丝愧疚,还娇滴滴撒娇责怪着,“都怪你。”

    “怪我?”顾澈故意把伞偏到了他那边去,使得乔依然的身子就要被雨水浇灌了。

    那娇小的人很是兴奋地就想往雨中跑,“我们相识是在六月,那正是梅雨季节,雨水多得不得了。那时候你要不装鸭子先生骗我就好了,我就可以带着你穿着凉鞋在雨里蹦跶跳舞什么的了。”

    又是蹦跶又是跳舞?

    还是在这么滑的地方。

    顾澈表情凝重地看了看那双小巧的脚,正兴奋地对着他踢着水花。

    她那扁平足,经得住她这样瞎折腾吗,这么滑的地又是这么黑的地方,太容易摔倒了,“看样子需要改天约赖柏海给你准备做脚步修正手术了。”

    “不要。”正在兴奋劲头上的乔依然瘪嘴抗拒着。

    顾澈知道她在怕什么,他把伞朝着她那边打过去了不少,又勾着她微湿的脸颊说,“我会陪着你,你恐惧小时候的事也是不会发生的。”

    “我就是不想住院,总觉得会失去什么一样。”就算事情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怕,小时候是外公把她卖掉了,那现在呢,会不会又发生其他不好的事情。

    会不会顾澈突然就不要她了,会不会她爸爸知道她不是亲生的了。

    她忍不住把她的疑虑讲了出来,顾澈有些无可奈的揉着她总是忍不住就想皱的眉头,“生孩子也是要住院的,住院这事是没办法避免的。”

    “那,那……那不一样。”乔依然没过大脑地就说,“嗯,有了孩子,你肯定会舍不得孩子,我爸爸肯定也舍不得不管虚弱的我,我爸爸肯定也舍不得宝宝,所以那不一样。总之,在生孩子之前,我是不会住院的。”

    瞅着顾澈又垂眸望了望她的脚,乔依然鬼精灵说着,“老公,你想啊,做手术用的药肯定对孩子有刺激性的,那就影响我们生孩子的步伐了。”

    “生孩子可以缓缓。”只要是为了她好,一切都可以缓缓。

    “你怎么这么没原则,你不是很希望我生孩子吗”,乔依然不懂了,为什么以往恨不得她马上就生出孩子来的顾澈,最近性情大变,竟然一点也不着急生孩子了。

    会不会是他知道了她身世,他也有所顾虑了,所以不希望她生孩子,会不会……

    见着自己小妻子又陷入了胡思乱想的阶段,顾澈揉着她的头,又勾了勾她鼻尖,“你最近这么累,心情又不好,只怕这个状态下的孩子不会聪明。”

    这样子啊,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

    她自己就单纯在顾澈这里就吃了不知道多少不聪明的亏,所以她希望她的孩子只要继承顾澈的聪明就好了,不要继承了她的傻气。

    “也对哦,等我把心情调理好之后,我再生个大胖小子,指不定明年过春节的时候,就有人叫你‘爸爸,给点红包啦’。”想到顾澈被一个鼻涕掉不停的奶娃缠着要红包的画面,乔依然就觉得搞笑,她朝着顾澈伸手讨着红包。

    任凭顾澈再爱干净,再有洁癖,对着鼻涕口水流不停的亲生骨肉也没办法置之不理吧,想起来,她就觉得爽,谁让这个顾澈总爱欺负她的。

    到时候,有的是人收拾他,哈哈。

    “傻。”顾澈拉住她那个要红包的手,把她代到他怀里,低着头就吻上了那正洋溢着得意笑容的唇,他的吻先是狂风暴雨般地侵蚀,而后又是如绵延的细雨低落,乔依然只感觉整个人在他怀里迷失了她自己。

    这边在雨中浪漫的接吻,那边高雅澜一个人在雨中淋着雨,雨水把她全身都给浇透了,她身子一直在瑟瑟发抖,她想了很多事情,有想通的也有想不通的。

    她不想一个人回去对着那空荡荡的房子,就带着湿漉漉的她自己去了好友苏嘉怡的家里。

    当苏嘉怡在可视电话里给高雅澜打开门楼下门禁的时候,她揭掉了脸上正在敷着的面膜,她这时候也顾不上形象了,对窝在沙发上的堂妹说,“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正捧着薯片看着综艺节目起劲的苏潇,笑呵呵“嗯”了一声,就继续看着电视节目了。

    但是苏嘉怡出去关门的声音是在太大了,若这房子不是苏嘉怡的,苏潇会觉得她自己表姐简直就是跟这房子主人有仇一般。

    趁着广告,她心疼地看了看那道门,却在门口角落处见到了那张那湿漉漉的面膜。

    那张面膜可是苏嘉怡拖苏潇找的一个美容大师专门为苏嘉怡调至的,那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好货。

    一向很注重皮肤保养的堂姐,是发生了什么事竟让她连她最宝贵的面膜都不贴了呢。

    :to蕊蕊,请问,是哪章我弄错人名啦,请告诉我一下,我回去改!

    欢迎大家给果汁纠错,欢迎订阅,欢迎收藏,欢迎打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