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绷不住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333章 绷不住了

    苏潇越想越不对劲,当她听到门口有人扭动钥匙的声音,她瞟着猫眼里的两个女人,就立马把门从里面给打开了。

    湿漉漉的高雅澜全身都是水,当她进屋的时候,她身上的水像是外面的雨一样下在了苏嘉怡家的地板上。

    不止苏潇,就连跟高雅澜认识了十几年的苏嘉怡也不曾见过一向注重形象的高雅澜会有这么失魂落魄的样子。

    高雅澜所到之处就会留下很大一片水渍,她不停说着,“嘉怡,对不起,我把你家地板弄脏了,我看我还是回家去好了。”

    她的语气少见的卑微,那说话的身体还不停地在打着抖,她还“阿嚏,阿嚏”不断地打个不停。

    这时候,她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高雅澜慌慌张张地在包包里找着手机,“一定是阿澈,一定是他打电话来了,以前他就最担心我下雨天开车了。”

    她连来电姓名也来不及看就接起了电话,可是电话里那关心的声音不是来自于顾澈的,她手一松,手机便掉在了地上,正巧撞到了免提按钮。

    那是来自方睿霖着急的声音,“雅澜,雅澜,你在吗,为什么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都不接,信息也没回,你安全到家了吗,你……”

    “她在我家,拜托你告诉顾……”不等苏嘉怡把话说完,高雅澜就把电话给抢了过来,她干咳了两下,使得她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那么重的哭腔,“睿霖,我没事,很晚了,我先挂了。”

    高雅澜着急地挂了电话,又有些失望地看了看手机,没有来自于顾澈的电话。

    “雅澜,你为了顾澈弄成这幅鬼样子,值得吗?你的高傲,你的优雅去哪里了?”苏嘉怡气不打一处出来,高雅澜居然为了顾澈放弃了国外优厚的职位和光明的前途回来。

    顾澈?正从浴室拿着干毛巾出来的苏潇,好奇了一下,顾谦的大哥似乎就是叫这个名字。

    他们说的人会是顾谦的大哥吗?

    “就是这些该死的高傲,如果当年不是我那么高傲,就不会惹阿澈生气,我更不该赌气跟他分开,我后悔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女人而已,我只是想跟我爱的男人在一起而已,为什么,你们都要我保持优雅和高傲。”高雅澜虚弱地大叫着,她无力地瘫在地上,失声大哭了起来。

    就算当年跟顾澈分开,他一句都没挽留,她也不曾掉过一滴眼泪,可是她现在却只想尽情地大哭一场。

    “嘉怡,为什么,你说为什么,为什么他不等我,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回头了,他怎么就可以不等我,为什么不等我……为什么……”

    那嘤嘤呜呜的哭声,让苏嘉怡把责骂的话吞进了肚子里,已经过了五年还是放不下的感情,也不是三言两句就劝的好的。

    苏嘉怡接过苏潇手里的毛巾给高雅澜擦了擦头发,心疼地望着这个失魂落魄的女人,“雅澜,去泡个澡,舒缓一下,你想不想吃东西,我煮点给你吃。”

    “雅澜姐,你试试那个薰衣草精油吧,我平时拍戏累的时候,只要滴一点在泡澡的水里,就感觉到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我堂姐浴室里最近刚装了一套音响,关上门听音乐的感觉很好的。”

    苏潇自从跟高雅澜开始合作做义工还有之后的联合设计,她的人气就成直线上涨,她心里还是很感激高雅澜的。

    犹如一个木偶人一样的高雅澜任凭苏潇和苏嘉怡把她扶进了浴室。

    “雅澜,你好好泡个澡,小心感冒了,有什么事洗完澡再出来说。”苏嘉怡把精油滴了一小瓶在放好的洗澡水里。

    看着无精打采的高雅澜,她还特意选了很多欢快的曲子播放着。

    密闭的浴室里,那套音响效果很棒,堪比现场演奏的音乐。

    高雅澜躺在浴室里,任凭她自己往水下坠,那浴缸里的水很快就淹没住了她。

    为什么要活得这么痛苦。

    为什么顾澈都不愿意看她一眼。

    为什么顾澈脸一句话都不愿意跟她说。

    为什么,为什么她后悔了,还是晚了。

    咸咸的眼泪混杂着洗澡水涌进了她的耳朵里。

    记忆里,顾澈是那么在乎她的,从他十五岁开始他就好好守护着她,不让别人欺负她,不让她穿短裙……

    耳边,像是听到了有人在说,“雅澜,顾澈的电话,我看还是暂时别接,先晾晾他。”

    这时候音响里很巧的想起了《仲夏夜之梦》的旋律,高雅澜逐渐浮出水面。

    那年他们高中毕业,他是那么耐心地教她跳交谊舞,最后他俩明明还在毕业晚会上被所有人起哄……

    甜蜜难忘的回忆在她脑海里慢慢浮现,那个霸气的少年,为了不让她淋雨,故意把雨伞扔给她,然后酷酷地说,“打伞太娘了,送你算了。”

    于是那晚,她在前面走,他在后面假装顺路去找朋友,一路护送她到家了。

    如今,大雨磅礴的晚上,他压根都不管她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嘉怡听见浴室里压根就没有一丝声音,她心里很是不放心,“雅澜,我朋友刚送我一批她在法国酒庄新酿出来的葡萄酒,我拿点进去给你尝尝。”

    听不到回声,站在一旁的苏潇望着自己堂姐,她愁苦说着,“姐,她该不会想不通了吧。”

    “瞎胡说什么呢,我认识的雅澜才不会那么脆弱。”以苏嘉怡对高雅澜的了解,她不会脆弱到结束生命。

    苏潇努了努嘴,“我也是担心雅澜姐,你是不知道顾澈的老婆有多……反正换了我是雅澜姐,我肯定心里很难受,输给一个不如她的女人。”

    “什么输不输的,雅澜那是压根就没有争取过,她要是争取了,还有顾澈那个老婆什么事。”苏嘉怡倒是也听说过一些顾澈老婆的小道消息,大概只知道不是个名媛而已。

    “扣扣”两声,苏潇再次敲了敲浴室的门,听不到高雅澜的回声,她才捂着嘴小声对苏嘉怡说,“我听阿谦说,他大哥很在乎他大嫂的。他那个大嫂比我还小一岁呢。”

    苏潇今年23岁,正处在一个女人最好的年华里,既有小女生的娇憨,又有着女人的妩媚,正是受男人欢迎的时候。

    既然比苏潇还小一岁,那就是才22岁,怕是比苏潇更要水灵了。

    毕竟每个男人心里都是喜欢年轻的女人。

    比年纪,高雅澜完全是处在了下风,就算她保养得再好,也没有了小女孩自然的年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