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今天要罚你-私人婚-
私人婚

第337章 今天要罚你

    挂上电话后的乔依然,直接把手机对着顾澈砸了去。

    只是这次,顾澈并没有用手给接住,而是随着手机砸在了地上,原本已经做好准备要好好教训顾澈一顿的乔依然,心疼万分地跑到顾澈前面,蹲在地上捡起了那手机。

    她心疼地用身上的衣服擦拭着手机,嘴里全是责怪的语句,“你不是挺会接的吗,干嘛不把你手机给接住,你看,手机的边角都有点刮痕了。”

    顾澈看着她把手机放在嘴巴哈着气,又用手来回擦着,可那小小的一道刮痕就是那么自然而然地存在着了。

    “你高兴就好。”顾澈不以为意地把手机给仍在了一边。

    “你怎么又仍,你个败家男人”,乔依然心疼地望着那被顾澈丢进沙发角落里的手机,她叹息着,“还好掉在沙发上了,要不然你再往地上扔,你的手机该生气了。”

    他拦腰将噘着嘴满不高兴的小妻子抱起来,“你再不洗澡,我就该生气了。”

    “哼,关我什么事,你这么脸皮厚的人,还会生气啊。”乔依然故意捏着顾澈的脸颊,揶揄着。

    顾澈也不恼,只要他的小妻子高兴,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只是有的人很显然就是在他小妻子身边开始按耐不住了……

    “顾澈,你干嘛不说话,”这个对外表十分在意的男人,应该也很在意他的脸吧,乔依然松掉了捏着顾澈脸颊的手,“你又生气了吗?”

    “我干嘛要生气,马上要吃大餐了。”

    “不许,今天罚你,谁让你今天又欺负我的。”乔依然很别扭地说着这些话,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爱在浴室里做些与洗澡不相关的事情呢。

    进了浴室,乔依然发现浴室里早已弥漫着水的热气了,这不是那种暖气设备能够给予的舒适温度。

    灯暖只会让整个浴室的温度热起来,而热水的水汽却能渗透到人的肌肤里让人全身温暖舒服。

    这个季节的s市,说不上冷,晚上的气温也进入了深秋的温度,尤其是今晚降温,温度更要低了几度。

    看样子有的人很用心嘛!

    今天逛了那么久,后来又跟顾澈在雨中漫步了好大一会,乔依然的腿早已很酸了,她指着那按摩浴缸说,“我想泡澡,我的腿脚需要放松一下。”

    才说完,那娇小的身子就朝着那浴缸走了去,当她的一只脚还没踏进浴缸的时候,就被顾澈给抱出来了。

    他俩都是一丝不挂地准备要洗澡了,他身上硬硬的肌肉是那么滚烫,乔依然有些难为情,而且他薄唇就那么贴在她眼角边,还似有似无地碰触着她。

    她能感受到他的视线停在了她那傲人的地方了,她下意识地就觉得很羞耻,虽然他俩更亲密的事情也没少做,可是被他这样在光亮的灯光下一直盯着看的样子,很别扭,很想逃。

    莲蓬头里出来的热水带带着滚烫的热气,那热气正在整个浴室蔓延着,这个房间的浴室不如他们家里浴室宽敞,但是也足够空间给他俩做那些亲密的事了。

    在浴室被他抱在半空中,这种姿势过于暧昧了,尤其对于一个种马一样的男人,乔依然保持着低头的状态。

    她觉得这个时候一定不能去看顾澈的眼睛,他一定是一副大灰狼要吃小白兔的猩红眼神。

    紧张的乔依然双脚的拇指紧绷着还不停地在空间蜷缩着,她的手也很不自然地,像是在害怕什么。

    “赶快洗个热水澡,你今天可是淋雨了,这里的浴缸不卫生,不知道泡过多少人了,明天你抽时间回家再好好泡。”耳边是他低沉宛如大提琴的声音,他把她轻轻放在了地上,但视线没从她身上挪开。

    他用手感受了一下水温,发现略高,又瞟了瞟乔依然那明晃晃瓷白的肌肤,他便调低了那水温。

    他干嘛又要这样紧盯着她啊,难道又是在酝酿什么坏事吗?

    可恶死了。

    “你,你又想……”乔依然都感觉到她全身因为害羞而发红了。

    她话还没说完,就感受到了头发正在被冲洗着。

    原来不是想那么,干嘛要用那种眼神看她啦,害她尽瞎想。

    “怎么就不卫生啦。”乔依然闷闷不乐地盯着顾澈,头上浇下来的水一点也不爽,她就是很想泡个澡嘛,“那你还住怡悦大酒店的时候,我就不信你没泡过澡啊,怎么不嫌脏。”

    这个男人哪里那么多该死的讲究,她不配合顾澈给她洗澡,他给她头上抹洗发水,她就故意躲,差点顾澈就把洗发水抹到她眼睛上了。

    明明只是想为难他而已,却变成了为难她自己了。

    乔依然甚至后悔,刚才的不配合,“呸,呸,呸。”

    被人按在洗手盆里冲眼睛的感觉就是,千万别再洗澡的时候淘气,尤其是有洗发水的时候。

    “你干嘛要给我冲眼睛啦,洗发水没进去我眼里。”乔依然挣扎着,她很是不舒服地抗议着。

    “冲干净,本来你眼睛就瞎,这要进了洗发水,我怕你直接成盲人。”这个小东西,不顺便给她点教训,还会不知死活地乱来。

    乔依然也不好再造次了,只是以一种很不爽的样子看着顾澈不说话,“我还是自己洗澡,我又不是没手没脚的。”她总觉得让顾澈给她洗澡,某个种马一样的男人一定会额外做点什么的。

    “嗯。”顾澈倒是也没反对,他由着乔依然自己洗着澡,反正她头发长,动作又慢,估计等到他洗完,她也还没洗完,他默默地把灯暖给打开了。

    当顾澈以很快的速度把他的头发和身体洗好后,乔依然也洗完了,她正裹着浴巾,以一种防备的眼神紧紧盯着顾澈,像是在警告他别乱来。

    “我,我,我洗好了,我先出去啦。”乔依然随意地把浴巾裹在身上,也没管头发还有没有在滴水。

    “等等,把……”,顾澈还没把话给说话完,乔依然就拉开了浴室的门。

    “阿嚏,阿嚏,阿嚏”,她才把露在外面的大腿抬出去,就觉得有些冷了,浑身也禁不住起了鸡皮疙瘩了。

    叹了一口气的男人,直接把她给拉了回去,脱掉了她的浴袍。

    面对突入起来的衣不覆体,乔依然甚是慌张,一双手不知道该去遮哪里。

    她就知道这头饿狼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她的,于是她故意又连续打了好几个“阿嚏”,还假装要有鼻涕出来的样子。

    哼,这头饿狼不是有洁癖吗,看他这样子还怎么继续下去,她故意吸着鼻子,还用胳膊抹着鼻子。

    一副她很多鼻涕,她现在很脏的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