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顾氏足底按摩-私人婚-
私人婚

第338章 顾氏足底按摩

    无语的顾澈,冷嗤了一声,“哼。”

    这小白眼狼,真是什么时候都喂不熟,什么时候都爱防着他。

    原本想帮她穿睡衣的想法也打消了,他直接把她长袖长裤的睡衣给甩给了她。

    乔依然的睫毛还弥漫着水汽,这就使得她眼睛看起来都湿漉漉的,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她穿上睡衣后,她身上的鸡皮疙瘩也降下去了不少,就好奇问着,“咦,好奇怪,你怎么会跟我拿长袖长裤的睡衣,你不是……”

    身旁穿完睡衣的男人,正好整以暇看着她,乔依然就抿住了唇。

    她心不在焉,又弯着身子,很着急地穿着睡裤,她怎么就这么没脑子,差点就脱口而出“你曾经可是说长袖长裤的睡衣碍事,怎么还给我长袖长裤睡衣”。

    她要是把那句话给说了,他一定是以为她在暗示他什么,那样子她就是把她自己给搭进去了。

    那样就太傻了。

    不是,那样就太蠢了,蠢到无可救药了,乔依然咬着唇,生怕她自己把话给脱口而出了,她看了一眼顾澈,就又低下了头。

    他从墙上的柜子里把吹风拿出来,在他自己头上胡乱吹了几下,又把乔依然给拉了过去,这时候的吹风已经是热风了,他就对着乔依然那还在滴水的头发吹了起来。

    他的个子很高,乔依然只到他胸前的地方,他就那么慵懒地看着低着头的乔依然,“把头抬起来。”

    “哦”,乔依然像个听话的小孩一样把头抬起来,看着顾澈,跟他四目相对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浴室的温度太高,还是心里的想法太多了,她那张小脸红得发烫了。

    全然无视乔依然这脸红的样子,顾澈快速给她吹着头发,待她头发全部干了之后,他才把手上的吹风给停了下来。

    那迫不及待就想跑出去的女人,含糊不清说着,“我,我,我先出去了。”

    “急什么?”顾澈说话的声音既不想平时说话那般的没有温度,也不是像在两人亲密时候的那种亲近。

    又不像是生气,也不像是生气,乔依然咬着唇,她踌躇不已地站在门前,看了看顾澈,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老公,你头发还是湿的,我给你吹吹。”

    俗话说的礼尚往来嘛,乔依然觉得一定是这样,可当她的手还没拿到吹风的时候,她头顶响起了低沉磁性的声音,“仔细一看,你这睡衣是真碍事。”

    “啊?”乔依然欲哭无泪,所以今天是逃不过了吗?

    逃不过被他在浴室折腾的命运了吗?

    她那颤抖的胳膊停在空中,又慢吞吞地收了回来,她很是害怕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

    顾澈直接从她身后抱着她的腰,他舔了舔她耳垂,“你好像很抗拒我。”

    “不,不是,不是的。”乔依然真的不抗拒那些男女之间的亲昵行为,可生性胆小的她就是很不喜欢在浴室做那些事,尤其是还有镜子的地方。

    而且她发现这里的浴室上镜子,比他们家里的镜子要更大,她很接受不了亲眼看见她情动的样子,那让她觉得很羞耻。

    那双滚烫的大手在她睡衣里肆意地揉捏着,他把她的下巴固定住了,使得两人能方便的接吻,她很知道他接下来会一步步地得寸进尺的,她歪着头就是不配合。

    他的唇很有魔力,就那么轻而易举地撬开了她的牙齿,使得两人就那么亲密地交换着彼此的呼吸。

    实在忍不住身体的反应,乔依然软着身子,紧紧捏着他的衣角,她就那么在他的吻里沉沦着。

    顾澈向来对男女亲密的事情很不温柔,无论多温柔的开场,最后都会变成像猛兽一样的进攻,乔依然尚存的理智告诉她自己千万不要对着来,小心明天走不了路。

    那缠绵的吻,在顾澈把乔依然翻了一个身之后,就那么断断续续结束了,他那双迷离的眼眸,恋恋不舍地盯着她微肿的红唇。

    “小妖精,就这么爱勾引我,嗯?”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的乔依然呆住了,她半晌才咬牙回答,那语气很是委屈,“我没有,都是你……洗个澡也不老实。”

    正在给她扣着睡衣扣子的男人,抬了抬眼皮,一副“事实不是你说的这样”。

    乔依然小声嘀咕着,“为什么就这么爱在浴室里那个,我好怕。”

    顾澈又忍不住把她抵在门上,狠狠亲了好几口,他哑着嗓子说,“胆小鬼。”

    看着自己小妻子把睡衣穿得严严实实之后,顾澈才揽着她肩膀出去,他并没跟她一起钻进被窝,而是给她掖了掖被子,淡淡地说,“你先睡,我还有工作。”

    “好”,乔依然看着顾澈离开的背影有些失望。

    算了,工作要紧嘛。

    房间里的灯逐渐全被关掉了,他去了这个休息间的那个小书房去了。

    乔依然瘪了瘪嘴,抬了抬因为逛街而酸疼的脚和腿,不一会就睡着了。

    而书房里的男人,抽完了一根烟之后,那滚烫的身体也逐渐凉了下来。

    方睿霖已经敲了他很多次,美国专利权的官司,还有新闻发布会的选址全等着他来答复。

    顾澈只是简短回复了一下,“我再考虑考虑。”

    末了,又回复了一句,“你怎么也是董事会成员,这种小事非要我决定吗,你自己又不是不能拿主意,我还有重要的事得忙。”

    他重要的事,就是要咨询赖柏海,如何给乔依然那扁平足的小女人按摩腿和脚。

    洗澡的时候,他就注意了,那小东西的小腿很明显已经浮肿了,想必她的脚也很难受吧。

    问题才问完,那边的赖柏海很是快速地回复着,“泡个脚就行了,又不是什么大问题。”

    “没让她用这里的浴缸,总觉得不干净。”顾澈很快地在键盘上回了消息过去。

    正跟朋友在厮杀游戏的赖柏海,听着手机上那一条条信息跑进来的声音,听见就烦,他眯了眯眼,飞快地用语音回复着,“这还不简单,你给你童养媳按按脚,做做足底按摩不就行啦。”

    “什么?足底按摩?”顾澈看了看他白净的手,他蹙了蹙眉,但还是继续问着赖柏海,“不会。”

    “这还不简单,我发给视频给你。”

    赖柏海飞快地就甩了一则视频过去。

    又怕大少爷脾气的顾澈学不会把他叫过去,还特意不忘说了句,“脚跟小腿太敏感了,可能你童养媳会发出太舒服的声音,那种声音被别的男人听到可就不好了。所以,你自己的女人得自己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