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好像比以前舒服多了-私人婚-
私人婚

第339章 好像比以前舒服多了

    第二天,当乔依然神清气爽地在顾澈怀里睡醒之后。

    她伸了伸懒腰,又踢了踢腿,就听到了有什么东西被她给踢了下去的声音了,她想起身去捡,却被顾澈给按在了怀里,“几件衣服而已。”

    “这样啊。”乔依然应着声,又忍不住咬了他下巴一下,“干嘛要把衣服乱放,你这习惯很不好哦!”

    才睡醒的女人,声音比平时说话还要柔软,顾澈慵懒地眨了眨眼,“昨天逛那么久,你的腿和脚没事吧。”

    说到这个,乔依然还特意地动了动腿和脚,以往她但凡逛街回来之后,一定要泡个半小时的脚才行,要不然第二天她的脚和腿就会酸疼得不想她的了。

    毕竟扁平足,路走多了,就比正常人要难受许多。

    可是很奇怪,昨天顾澈不让她泡澡,在浴室就没有泡脚和腿,可是她却感觉今天早上起来她的腿和脚比以往泡过之后还要舒服。

    “好奇怪,一点感觉也没有,甚至有点舒服的感觉呢。”兴奋又好奇的小女人,在他薄唇上留下了一个开心的吻。

    她那胡乱动弹的腿,还特意抬高,在他腿上造次着,可渐渐地她感受了不对劲,却碰到了一个滚烫又挺的东西,就弱弱地把腿想从他身上拿下来。

    “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乔依然“刷”的一下就红了整个脸和脖子,他怎么总是有那么大反应。

    觉得好笑的顾澈,咬了咬她耳垂,他那双大手轻轻把她的腿给放平了,“男人早上起来就是这个样。”

    “哦”,乔依然尴尬地应了一声,然后又喃喃自语着,“也知道别的男人是不是也这样。”

    尽管她的声音很小,可在她身边的顾澈可是一字不落地入了耳,他掐着她细腰,“乔依然,你这辈子就死了跟别的男人的心。”

    昨晚没享受到福利的男人,到了现在就一点也不客气了,还没等乔依然脸上的害羞红色散去,他就撑着双臂趴在她身上双眸紧紧锁着她。

    她的小妻子,比刚认识的时候,要有女人味多了,那双勾人的眼睛真舍不得让别人看了去。

    鬼使神差的乔依然,轻轻拍着他胸口,用着软糯又轻柔的声音说,“我下辈子也要嫁你”,便抬起头主动吻住了他那薄唇。

    于是,寂静的早晨,房间里很是热闹与甜蜜。

    过了许久,她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更不愿让他抱着她去洗澡,就死劲地抱着枕头继续睡着觉。

    顾澈也没多想,既然她又困,而且他们还有着要孩子的打算,不洗澡,有些东西还存留的久一点。

    他吻了吻她额头,直到那闭着眼抗议的女人捂着额头,疲倦地睁眼看了他一眼,抗议着,“为什么你还这么神清气爽,我就这么累。”

    明明在这件事上,男人出力更多啊。

    她迷迷糊糊又滚了几圈就睡着了,也不知道顾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一直到柳正荣的电话把她吵醒了。

    “依然,这都变天了,你爸爸没带厚衣服过来,你回家去给他拿几件来。”柳正荣的声音瞬间就让乔依然不想睡觉了。

    她毫不犹豫地说着,“我昨晚跟阿澈去逛街了,给爸爸已经买了厚衣服,我马上拿过去。”

    既然给乔志远都买了新衣服,柳正荣觉得按照乔依然那爱为所有人置办好一切的想法,她觉得她也会有新衣服。

    如果只有乔依然在,她倒是会很怀疑她自己女儿的买东西的质素,可是今天不同,顾澈在,堂堂的dl总裁又岂会买一些不上档次的东西呢。

    想着想着,柳正荣那得意的笑容就掩饰不住了,本来她从病房出来偷偷给乔依然打电话,就想趁机教育自己女儿要给她买好点的衣服。

    她望着窗边消防栓镜子上倒映出来的女人得意的笑容,她毫不掩饰地又加大了那笑容的弧度。

    同时,柳正荣在消防栓的镜子里看到了电梯开门了,电梯里乌压压都是人。

    “请让让,我要下去了。”熙攘的电梯里,白衣护士对着身边的人说着。

    今天电梯里的人很多,人挤人的,在电梯中间站着的护士,不得不等着站在门口的人下了电梯,再慢慢给她让出下去的空间。

    吵闹的声音,使得柳正荣不悦地蹙了蹙眉,她嘀咕着,“吵死了,我这还怎么打电话啊。”

    电梯里,除了这个护士要下来之外,还有一个推着轮椅的女孩正在步步维艰地往电梯外挪动着,“大家伙能不能让让我,我们要出去了,请注意一下脚。”

    在拥挤的电梯里,有的人配合地缩了缩身体,有的人装听不见。

    “哎呦,你砸到我脚了,小心点啊,长眼睛没,你们住这层私人病房的有钱人怎么就这么没有礼貌。”一个中气十足的男人凶着女孩。

    推轮椅的是个年轻的保姆,她急忙忙地倒完歉,就下来了,轮椅上的坐着一个富态的老妇人,她左手一直拿着一串佛珠。

    一直是阖着眼的老妇人,穿作都是十足的有腔调,她抬了抬那尽是皱纹的眼皮,只是瞪了一眼那个凶她看护的中年男人,“欺负一个小女孩还算什么男人。”

    “哼,谁让她故意砸到我的脚的。”中年男人挺了挺胸,还把脖子扬的高高的,一副他才不怕吵架闹事。

    “是故意吗?”那老妇人本来已经被保姆正在往电梯外推着,突然就让保姆停下来了,“这道理说不通啊,我明明是看见你故意绊小丽的。”

    “奶奶,是我不好,是我撞到了叔叔,医生还等着给您量血压。”年纪轻轻的小丽很是不乐意地想大事化小,她这是才刚刚开始当看护,万一惹了麻烦,以后的工作就不好继续了。

    那老妇人像是不肯罢休,扶着轮椅就要起身来讨个道理。

    这时站在电梯口附近的任叔叔望了望电梯外,看着电梯外有几个看热闹的人,他打着圆场说,“老太太,都是我刚才在口袋里掏手机撞到了我身边的这位先生,他不是故意撞到那小姑娘的。”

    随之,任叔叔又真诚地跟小姑娘道歉,“小姑娘,对不起,都是我给你们添麻烦了。”

    老妇人也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她冷笑了一声,“同时作为男人,怎么就有人是缩头乌龟了,有人就绅士风度,仇富也要有个限度,你自己年轻不奋斗不努力,到老了就只会酸别人,欺负弱小,真是亏而为人。”

    任叔叔和电梯里的其他人被耗在电梯里也觉得不舒服,他们就都打着圆场,“大家都互相体谅一下,公共场合,这种碰撞在所难免的。”

    不知道是就谁把电梯就给关上了。

    “什么人,蛮狠不讲理,活该他穷。”老妇人她带着镶着宝石的铂金手链在轮椅扶手上敲了敲。

    小看护害怕老妇人对她生气,一再道着歉,“奶奶,都是我给您添麻烦了。”

    “小丽,这又不是你的错,以后这种情况都不许认,知道了吗?”老妇人生怕小看护听不懂似的,就又用带着手链的左手敲了敲轮椅的扶手。

    那“哐哐”声,引得柳正荣多看了几眼那宝石手链。

    那色泽鲜艳的红宝石,一看就不是便宜货,柳正荣忍不住挪动着脚步往前走了几步,那老妇人手上也是带着超大颗镶着宝石的戒指,从侧面都能看到她埋在衣服里的金项链。

    那金项链看起来就很粗,一看就不是便宜货。

    真是个贵妇人,浑身上下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钱。

    可惜老妇人立马就拐弯了,她没能数清楚那手链上究竟有几个红宝石。

    电话里的乔依然,见柳正荣不再说话,她用着毫无感情的声音说着,“我马上就过去了,先挂了。”

    乔依然的声音把沉浸在那个贵气的老太太穿作身上的柳正荣给扰清醒了。

    “依然,你怎么睡到这么晚了,是不是嗜睡啊,你最近好像总是起很晚啊,你这个孩子又没有赖床的习惯的,”柳正荣估摸着自己大女儿多半是肚子里有货了。

    她要是肚子里有货了,柳正荣觉得他这个当外婆的可以趁机多找顾澈要点东西,刚才那个贵气的老妇人,那身打扮,她必须要比她更气派才行。

    她的女婿可是dl的总裁呢,在s市可没几个人比他更有钱了。

    ...